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92879|回复: 1

我被变成了女人,一个真正的女人

[复制链接]

469

主题

570

帖子

2186

积分

如花似玉

Rank: 5Rank: 5

积分
2186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4-11-2 11: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昨夜我梦见了死亡,梦见了自己的死亡。我的躯体渐渐地消瘦下去,最后就只剩下皮包着细细的骨头,就像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的犹太人。我是在图书馆的老照片上看到他们的,那大腿就是两根细木棍,我说这就是死亡。那时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我已经死了,我就在我身边,我不知何去何从,我已经静静地死在这里。不!我还没有老去,我还很年轻,我还没有到死的时候,就在三秒内我由二十岁变成了八十岁,而且我已经死去。我能够感到我躯体的僵硬和冰冷。它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冷,像河边的石头。三秒钟前我还是一个年轻而有朝气的小伙子,三秒钟后,我就老去,变成河边的一块又硬又冷的石头。我能够感知我的存在,我能够感知我作为死的存在。我感知到了死,没有永生,没有前世,也没有来生来世,只有死。

  第二天早晨,我从不安的睡眠中醒来,发现自己在床上变了性!

  我下面的那东西不见了,而且我的胸前多出两个我并不喜欢的馒头。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梦!这是一个可怕的梦!

  梦套着梦,梦又套着梦……每一次梦醒都是进入另一个梦。

  墙上东方神起的肖像让我吓了一跳,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帅哥沈昌珉有五百岁了吧!但这不是梦。这是真实。我已经不再是帅哥一号,就在一夜之间,转变。

  现在我是个女的,我对自己说,这不是我所愿。

  一双超级电力的眼睛,清癯的脸颊,这原来是我帅气之所在,现在我是个女的,也许更匹配了。我习惯留短发,干净利索,给人清爽的感觉。我把自己裹在大大的衣服里,不想让人看出我在性别上的变迁。我轻轻地咳嗽几声,我的嗓子变得尖细,说话得小心千万不能让别人起疑心。现在我是个女人,但我必须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男人,我在超市的女士专用品区徘徊,超市管理小姐时不时的拿眼睛看我,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她一定看出了我身上的一样,但那又怎样呢。在付款机旁边,我不用眼睛看就能感受到周围的许多眼睛在盯着我,这事要搁以前反倒让我觉得欣慰,帅哥嘛,人家多看几眼自己脸上也有光彩,但现在不同,我的心蜷缩在里面像地洞里的昆虫,虽然我知道他们不可能看出我的变化,但世界是我认为的世界,现在我的世界彻底翻覆了,我当然就不得不认为他们的确看出了什么,我无法挣脱出我心造的观念的世界。

  从超市购物回来我有一种被释放的感觉,昆虫返回他的地洞,不管他是惶恐不安还是神经变态,他知道他是安全的了。

  我坐在沙发上整理我买回的东西,多味山楂片,男士休闲袜,麦丽素,长鼻王蛋黄口味膨化夹心卷,烧薄香葱饼,双汇清蒸牛肉王……我也不清楚自己要买这么多零食回来,都是下意识选购的,见着喜欢了,便选中了。以前我不喜欢吃零食,我也不知该怎么处理这些东西。正当我一筹莫展时,门铃响了。我的心簌地一下加快了跳动。是殊曼来了,她说过今天要来的,我早就把这事给忘了,这些零食也是为她准备的,早上发现变性后,我惊惶的把以前的事都忘了,现在我都记起来了,除了自我,还有殊曼还有世界。

  殊曼进门后,发现沙发上的零食,很激动地说,老公,你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欢你了。她说出这种本想让我高兴的话,却让我的心被撕裂般的伤心。殊曼你知道吗,我已经再也不是你的帅哥老公了,你不要喜欢我,你喜欢的人已经不复存在,我软绵绵地摊缩在沙发了,蹙着眉头,殊曼看了看我说,帅哥你怎么啦,好像见到我不高兴的样子。我说没有啊,我见到你很高兴,我的话是虚假的,我见到她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害怕。我怕她知道我的变性,我不想让她知道,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

  你声音怎么啦?

  我好像是感冒了。

  我的心跳急速,脚下是不见底的深渊,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一旦坠落,不是粉身碎骨也是半身不遂。

  我早就跟你说过一个人要注意照顾自己,你们男孩子都是这样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殊曼总是这样爱关心人。她与我同岁,在月份上比我大两个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还是姐弟恋呢,她总喜欢把我当弟弟看待,但有时她又像个没头没脑的小女孩。此刻她摇身一变担当姐姐的角色,她的话和风细雨,沁人心田,我一下子就被感动了,一股酸酸的流体向我的鼻头涌来,我想哭,殊曼我再不能爱你,我已经不是你看到的我。身体?殊曼,你刚才说身体是吗?敏感的词,我的身体在哪里,灵魂离了肉体,我被迫接受我不想要的身体。身体?殊曼,你刚才说身体是吗?身体是什么?它是灵魂的载体,是吗?除此之外它还是什么呢?我是个女人我现在是个女人我身体是个女人,我仍然爱殊曼,以一个女人的肉身爱着我的殊曼,灵魂,灵魂有性别吗?

  殊曼为我在我的抽屉里挖空心思地寻找,那一刻我感到无比的幸福,殊曼为我在找感冒药,有一个你心爱的和爱你的人在为你挖空心思地找感冒药,这是多么让人感到幸福的事啊!感冒药是幸福,但感冒药并没有发挥它的功效,它对我是失效的,幸福对我也是失效的。

  殊曼找回了感冒药,她强制我服下去。她将脸贴近我的脸,她要吻我,被我以感冒为借口推开了。

  殊曼说,就吻一下,我只吻你一下。

  我说好的,就吻一下。

  我跟殊曼接吻了,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

  在那一瞬间,我想到了我跟殊曼的第一次,我骑着我的摩托车把她带到我的住所,然后,我要求与她[zuo_ai],她答应了。

  紧接着我又想到了我跟殊曼的初次见面,那时一个阳光普照的早晨,这一直被我看做是一种命定,一种命中的注定。假如那天我不是去得那么早,假如她也不是正巧那时候到,假如没有那本绿面子的物理书,假如那本物理书不是有意或无意地从楼上掉下来,假如……我知道假如不是这样,还会是那样,一切都是注定了的。我们的相遇和结合是注定的。那天我去得特别早,我站在栏杆边上看太阳,其他同学都还没到,上课的时间也还没到。这时有一个个子不是很高的女生来了,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她应该是我们般的,大学开学没几天,我们班的人彼此都相对陌生,特别是男生和女生。她有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她正好奇地盯着我,她说你来这么早呢?我说你也是……其实那时我们没说什么,或者说了什么又被我忘掉了,但这些都不重要,对谁都不重要。那时她说,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帅哥,那你叫什么?她说我是叫殊曼啦。我说殊曼?哪个殊曼。她欲开口解释,又什么也没说的认真地看了一下我。然后急切地卸下肩上的书包,从书包里掏出一本绿色面子的物理书,打开扉页,又掏出一支钢笔,在书上写下俊秀的两个字——殊曼。我看着字,说原来是这个殊曼。她笑着点点头,仍旧用好奇的眼睛认真地读着我,我当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她眼神里的意思,或者什么意思也没有,她仅仅是在观察。她把书包放在阳台上,物理书放在书包上,第一节是物理课,她懒得把书再放回书包了,我当时就想说,小心书掉下去,但我没有说。她说你比我幸运,我是第二年才考进来的,我当时觉得很奇怪,她为何要跟我说这个。她也许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就是这样吗?我们互相在交换着一些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所以然的无聊的话语,词语在组构我们人类,组构我们人类的世界。当我们走过一段又一段的路途后,我们的心中留下的只能是观念,一种观念,除此之外,一切都是虚幻的不存在的。

  我们正说话时,她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她的书包,书包上的物理书哗地一声掉了下去,落在楼檐边的一块排水界面上,书掉的地方离我们有一人多高,她啊地叫了一声,我已经不假思索地跳了下去,她说你小心一点。我把书扔给她后发现我不能上去了,我是不会武功的。她说你别急,我去拿凳子给你。她拿来一个椅子我站在上面向上攀爬,这是其他同学蜂拥而至,上课铃也同时响起,有人见我爬上来,问我干什么。我说没什么,他诡异地笑。

  然后我们进教室上课,我坐在殊曼旁边。从那以后我们就经常坐在一起,很快我们之间就不是秘密,我们班上人都知道我跟殊曼谈恋爱了。

  还有一个印象我记得特别清楚。周六周日是不上课的,女生宿舍的楼是在校外的,我站在女生宿舍的楼底下等殊曼下来。我看见她下来了,她走在茵茵的树底下,她的身影显得特别的孤寂,我心中顿生一片怜悯之情。我要保护她,从此不会让她孤单。这个印记一直在我心中,在那一刻我才认清了我的爱。她就那样孤寂地向我走来,无数个梦里,她都是这样向我走来,我的爱,殊曼。

  殊曼的性格好到我无法与她争吵,而且我也不会与她争吵,但我们之间还是闹了点小矛盾。

  那时一天上夜自习的时候,我因为有事比其他同学都要晚到,我走进教室后发现殊曼跟另一个男生坐在一起,我就在旁边找了一个位置做下来,翻着一本英语书,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精神无法聚集在书上,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就站起来要会宿舍,负责纪录的那个女的问我,你想干什么,我说回宿舍,她说现在还不好走。我说什么好走不好走?她说你走我记你名字。我说你记吧。

  宿舍里有几个学长在打牌,我也跟着他们一起玩,玩到晚上快熄灯了。这时,卫进学长又像往常一样到我们宿舍来,他坐在我床边说,帅哥,我们的上课时间到了,他每晚向我传授泡妞秘籍,我虔诚地拜他为师。这是我每晚睡觉之前的必修课程,我总是收益歹浅的渐渐入睡。他讲到一半就熄灯了。胖胖学长跟卫进学长说,你不要在这里教坏小朋友,我们要睡觉了,你回去睡觉吧。卫进学长说,你懂个屁!这时我们的公用电话响了。卫进学长很敏捷地冲过去接电话,他对着电话接筒说,你找哪个啊?你找帅哥阿?我们这边没有帅哥。难后他把话筒递给我说,是找你的。我接过话筒,那边说我是殊曼,我说什么事?她说,你生气啦!我打电话告诉你叫你不要生气。我说什么生气不生气你搞错了。说完,我就把话筒挂了。卫进学长说,是哪个女的呵?你怎么这样子跟人家说话?我说是我们班上一个女生,她叫殊曼。胖胖学长说,殊曼呵,那女的我见过几次,人长得不算漂亮,倍骚!我想也是以前明明跟我好的,今天上晚自习她又跟其他男生坐一起了。卫进学长说话语速很快,他不无夸张的说,你吃醋啦,这证明你在乎人家。我说我在乎他?他说我先回去睡觉了,明天继续。卫进学长半开玩笑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我真的在乎她吗?为什么我现在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真的有爱情存在吗?这世间真的有吗?

  第二天上课时我主动没有坐在殊曼旁边。吃饭时间到了,殊曼从我身后追上来,她说,帅哥,你昨天生气啦。我说没有啊,什么生气不生气?她说,我要请你吃饭。我说,不用了。然后就加快步伐走了。

  卫进学长说你是新生,不知道周末晚上有电影看吧!就在学校的放映厅内。那个周末的晚上,卫进学长请我看了一部电影,电影的名字我已经忘掉了,是一部美国片,卫进学长说,这是一部很经典的片子。我说,画面蛮美的,而且还有美女,还有战争,我最喜欢看战争片,流血,受伤,然后是死亡。卫进学长说,爱情只有发生在战争中,才能像玫瑰一样带着鲜血的红色艳丽夺目。我说你真是爱情高手。他说不敢当不敢当。

  这部影片并没有一个好的结局。影片中那个心底无比善良和纯洁的女人最后死了,女主角的女儿也从马上摔下来摔死了,女主角爱过的两个男人都离开了她。第一个男人,她很爱他,但他不怎么爱她;第二个男人要她爱他,但她说她永远也不可能爱他。后来她跟第二个男人结了婚,生了个女儿,男人非常爱女儿,不久他们的女儿死了,女儿骑着马,她想让马跃过一个木栅栏,马跳起来把栅栏摔坏了,小女孩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脖子,那个心底无比善良的女人也死了。女儿死后,悲痛的男主角决定离开女主角,女主角叫他不要走,但他还是走了,这是女主角发现她爱的是他,而不是第一个男人。那个男人,那个曾经爱过他的男人认为她已经不值得去爱了,他离开了她。她说她一定要把他找回来,她说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然后影片就结束了。

  卫进学长说,这个你的漂亮又有个性,就是脑子稀里糊涂,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什么。我笑了。卫进学长说,这种女的,我们不要!我不是爱看电影,也不常看电影,我觉得这部影片还是蛮好看的,画面也蛮美的,情节也很生动的扣人心弦的,就是有一个问题让我很迷惑,也就是卫进学长说的,为什么她就没脑子呢,为什么她在爱情面前就不知道自己爱哪个呢?

  卫进学长那天晚上那句半开玩笑的话和这部影片并没有改变我多少,但看完电影后,我对殊曼有了不同的看法。我打电话给她叫她出来,没想到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约好在操场见面,那天晚上的月亮特别的明亮,事实上,月亮明亮与否与我们毫不相干,我说,我们一起看流星,而且我有话跟你说。她来了,没有流星,只有月亮。我们沿着操场踱步,我抬起头说,你看今天的月亮铮亮。她说,是的。我说,你不喜欢孤孤单单平平凡凡地过一生,是吧?她说,是的。我说,你也希望你的人生轰轰烈烈,对吧?她说,是的。我说,你想要带刺激点的生活,对吧?她说,是的。我说我也是的。然后我就觉得自己要有多可笑就有多可笑,我问自己,我叫她出来就是为跟她说这个?但她好像并不在乎这个,她也没有问我有什么话要跟她说。从她说话的语气里,我可以听出我叫她出来她很高兴。后来,她说,我还以为那天你生气了。我说没有。

  殊曼的性格是活泼开朗的。那天在图书馆一楼的书架边,我随手翻看着一本英语辅导书,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图书馆内的肃静,“帅哥——”我的心颤了一下手中的书啪哒一声掉在了地上,我听出了是殊曼的嗓音,锋利的戳出我一身冷汗,我伏XS子去捡书,心说自己是否做了亏心事。把书放回原处后,我一把抓住殊曼的手臂,她说你要带我去哪?周围看书的同学都把注意力给了我们。我把她拽出图书馆,她笑着说,你干什么呀。我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叫你见到我不要叫那么大声,刚才你那一叫,我心神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她只是笑,我的傻姑娘。我说,图书馆这种地方是让你大声喧哗的吗?她说,我大声喧哗怎么啦!难道我怕他们不成?我——我一时语塞。这就是我的傻姑娘殊曼,在大庭广众之下喜欢高声叫我的名字。

  然后我又想到那天晚自习时,殊曼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帅哥”两字,停顿了一下,又添上“一号”,我说你写什么呢,她说,写你。然后笑气来露出一排白牙,她的牙齿不算整齐,有一颗虎牙很突出不过很可爱。但现在我已经不再是帅哥一号,就在一夜之间,转变。

  殊曼,我已经不是你曾经爱过的那个男孩,我已经老了,我已经死去。我现在是个女人,但我仍然爱你,我仍然像以前一样爱着你,我的活泼可爱喜欢关心人的傻姑娘殊曼。我不想让你孤单。

  殊曼说,你睡过一觉感觉如何,感冒药吃下去有没有作用。我说我感觉好多了。我说殊曼,如果有一天我一下子突然从你的生活中消失了,你不要感到奇怪,我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很忧郁,一点也看不出是在开玩笑。殊曼笑着说,不会的,你不会的,你会活得好好的。我说,会的。殊曼说,无论你走到哪,我都要把你找回来。我说你不用去找了。她说为什么?我说因为我已经不存在了。殊曼说,好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要走了。你好好休息,注意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再见帅哥。我说,再见。但我知道我们在也不会见面了。我说你等一下,我想在你走之前吻你一下,她说好吧。我们接吻了,我的舌头舔着她的舌头,我以一个女人的身体爱着她。

  殊曼走了我也该走了。离开这座城市,远远地离开这座城市。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我新的生活,在那里,我的身子裹在大衣里,孤独地走在大街上,没有一个人认得出我来。我又是一个新的我。那天半夜,怕被别人发现,我决定连夜逃遁。我把我所有的行李装在一个小包包里,一只手拎着出了城。我走之前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我不想让殊曼找到我。在路上,我又想起殊曼的那句话,你无论走到哪,我都要把你找回来。

  殊曼,我要永远的离开你,我的爱。我的心是痛苦的。我的MP3里只有一首歌曲,它就是许慧欣的《幸福》。

  因为幸福在好久以前不小心迷了路
  我只能用记忆叙说曾经有过的感触
  可惜随时间揉搓变得有一点模糊
  所以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只是怕孤独
  所谓幸福凭着一朵玫瑰能否支撑的住
  还是加上爱情守候心中感觉再清楚
  如果幸福只是一种不再寂寞的感触
  那种幸福算不算幸福
  我的幸福是自己描绘的图
  这个世界是否真有个人能够与我相扶
  明明白白让我觉得心灵想起的束缚
  不必要朝夕相处也能有彼此安心的温度
  所谓幸福凭着一朵玫瑰能否支撑的住(能否支撑的住)
  还是加上爱情守候心中感觉再清楚
  如果幸福只是一种不再寂寞的感触(一种感触)
  那种幸福算不算幸福
  我多想打开把自己看清楚
  有多少恐惧有多少期待
  让我自己解开自己给自己的束缚
  展开双手迎接任何可能的幸福
  所谓幸福凭着一朵玫瑰能否支撑的住(能否撑的住)
  还是加上爱情守候心中感觉才清楚(这感觉才清楚)
  如果幸福只是一种不再寂寞的感触(一种不再寂寞的感触)
  那种幸福那种幸福算不算幸福
  所谓幸福凭着一朵玫瑰能否支撑的住
  还是加上爱情守候心中感觉再清楚
  如果幸福只是一种不再寂寞的感触
  那种幸福算不算幸福

  我在一座新的城市找到了我新的家。那一夜我原来的超短发在一夜之间变得又长又直,我开始给自己画眉涂红,我已经是一个女人一个真正的女人。但我仍然爱殊曼,我听着《幸福》落泪,我以一个女人的身份爱着殊曼,而殊曼她爱着的却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男人,他的名字叫帅哥。

  我在新城呆的第三天,我认识了他。他是位帅哥。那天,他在楼梯口拦住了我。他说,美女,我早就已经开始注意你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说,我叫殊曼。他嘴里刁着一根烟,它吐了一口,侧着脸斜眯着眼睛看着我说,哪个殊曼呵?我说,关你鸟事。我一把推开他走上楼梯。他在楼梯下冲着上面说,我叫帅哥,我认识你了,你叫殊曼,我想要跟你做个朋友。我没有理他。那时,我觉得我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我是个女人,我对男人的诱惑无法克制,我可以很随便地爱上一个爱我的男人,然后很随便地疯狂爱着他,直到死。

  第二次他跟我说出同样的话时,我告诉自己我已经爱上了他。他说爱我,我相信。我也爱他。我已经忘记了我曾经的爱,忘记了殊曼,忘记了《幸福》,忘记了过去的痛苦,我已经有了新的《幸福》。

  那天我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一头长发一甩,高跟的鞋哒哒哒地响,街上的回头率是百分百。一辆摩托车嗞的停在我面前,我打了个激灵,手轻拍着胸口,做出了美女专用的矫揉造作的惊恐状。开车的是帅哥,他说,上车。我毫不犹豫地跳上了他的车后座。呼地一下我们飞了起来,我的一头乌黑的长发飘了起来,它们完全的释放,无比的快乐,我的身子也跟着飘了起来,我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我嗅得到他的男人香,风呼呼地在耳边啸,那时我觉得自己特别女人。

  他把我带到他的住所。他要求与我[zuo_ai]。我答应了他,因为我爱他,而且他也说过爱我。爱没有欺骗,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爱没有欺骗的成份。

  那一夜,我梦见自己是一只鸟,展着双翅可以自由的飞,我可以停在任何一棵我喜欢的树上,我是多么快乐,多么幸福。

  有一天,帅哥跟我说,殊曼,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一下子从你的生活中消失了,你不要感到奇怪,他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很忧郁,不像是在说笑。我说,你无论走到哪儿,我都要把你找回来。他说,你不用找了。我说,为什么?他说,我已经不存在了。我说,好了,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要走了。你好好休息,注意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再见帅哥。他说你等一下,我想在你走之前吻你一下。我说好吧。我们接吻了,我的舌头舔着她的舌头,我以一个女人的身体爱着他。

  第二天,我再到他的住所找他,他已经不在,他走了,他的房东告诉我,他是半夜走的,他走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房东说,我半夜在窗口看到他手里拎着一个小包包向城外走去,我找出他房间的钥匙,打开他的房门,他的行李都不见了。他走了。

  昨天我就知道他不是跟我开玩笑的。他要走,我亦留不住他。

  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卫进学长带我去看的那部电影的名字,它叫《飘》,又叫《乱世佳人》。最后女主角说,我一定要把他找回来。她又说,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

  明天,又将是新的一天。

  昨夜我梦见了死亡,梦见了自己的死亡。我的躯体渐渐地消瘦下去,最后就只剩下皮包着细细的骨头,就像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的犹太人。我是在图书馆的老照片上看到他们的,那大腿就是两根细木棍,我说这就是死亡。那时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我已经死了,我就在我身边,我不知何去何从,我已经静静地死在这里。不!我还没有老去,我还很年轻,我还没有到死的时候,就在三秒内我由二十岁变成了八十岁,而且我已经死去。我能够感到我躯体的僵硬和冰冷。它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冷,像河边的石头。三秒钟前我还是一个年轻而有朝气的小伙子,三秒钟后,我就老去,变成河边的一块又硬又冷的石头。我能够感知我的存在,我能够感知我作为死的存在。我感知到了死,没有永生,没有前世,也没有来生来世,只有死。

  我身子裹在大衣里,孤独地在人群中走过,不管我是男人还是女人,我都一定要把它找回来,我的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134

积分

秀外慧中

Rank: 2

积分
134
发表于 2017-10-20 16: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太美了,有这样的事情C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