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47948|回复: 2

心锁-星空变装:妙文共赏

[复制链接]

1519

主题

1788

帖子

7576

积分

雍容华贵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576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5-5-20 19: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又是一个星期天,天气颇有些燥热,无风。这样的天气本是最令人反感的天气了,不过我心情还算不错。因为今天我将要去见一个人。

  之前从没见过的一个人,不错,就是网友。一个很神密的网友。我坐了足有十五站的车程到达了目的地。这里是一个地势偏辟的公园,环境尚佳,最重要的是有个可以遮掩骄阳的小树林子。林子的旁边是一条弯延的大河,河水已几尽干涸,高处的地方显露出白花花的水泥河床,但还是能看见那断断续续的一抹碧水。

  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心里颇有些紧张。这个网友之所以神秘那就是她,哦不准确而言应该是“他”,是一个CD。也就是网上称之为的变装者。

  当然我也一个变装者,否则不可能去交一个这样的网友。

  我身高约一米七五,很瘦,尽管自认为自己的姿容秀丽,但在变装这个群体内属于高海拨的那一种,所以注定了我不可能随心所欲的穿着女装走上大街。因此今天我是着男性便装而来的。我也从没有见过除我之外的任何变装者,第一次与陌生的同好相见紧张是难免的了。

  电话通了,我压低声音轻轻说:“我到了。”其实我对自己的声音还是颇为自豪的,因为如果不看装束,只闻其音的话,我的声音与女生神似之极。我也从没有专门去练过发音改变音道什么的,这种条件本是天生的,在我羡慕网络上好多变装者身高的同时,她们也对我的发音赞叹不已,这就叫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粗的声音:“我也早到了,你没发现我吗?”

  我回头四下张望,小树林内的确有几个男的或者女的稀稀落落在行走着。我的确不能确定是哪一个,我电话里说:“别开玩笑了,娜娜,你出来吧,我好想见你。”他的网名就叫娜娜,她哧哧一笑:“我在你身后呐,真的没看到吗?”他的声音明明很粗,却偏偏要做故意撒娇的语气,令我颇觉不适,但同为变装爱好者的我倒不会觉得反感,只是觉得CD本不应该故意做作,事实上只要保持自然,自然就有了美感。

  我回过头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子,白se高跟凉鞋,右脚腕上系着红绳穿着的脚铃,长长的头发长长的睫毛,明显的这女孩化了妆,但是她的确非常漂亮,微笑起来非常迷人,还有着一对小酒窝。我第一感觉是,这个女孩绝不会是娜娜,没有哪个男孩子打扮起来能漂亮到这种地步。我正准备再打娜娜的电话,只见那女孩将手中的电话扬了扬冲我一笑:“发什么愣啊?认不出我了吗?”果真是娜娜啊!这样粗旷的语音发自这么娇柔的小女生之口还真是令我爆汗。

  我愣了半天才笑了笑打招呼:“真的是你吗娜姐?小弟真的没认出来,怎么可能这样漂亮呢?”我惊讶之极的表情显然令她颇为开心,她笑着说:“铃儿,其实你的条件也非常棒,也可以很漂亮啊!这是化妆的魅力所在。

  我心里颇有些激动:“我真的可以吗?我好想像你一样漂亮的,但是我又好怕。。。”

  “怕什么呢?”娜娜拉了我细看。我给她瞧得面红耳赤:“怕。。。怕打扮出来像如花。”她笑喷了,但顾忌淑女形影还是用涂了红se甲油的纤纤玉手掩了口:“什么什么?如花?妹妹你好逗啊!这么好的条件打扮出来绝对漂亮之极。”她叫我妹妹我颇觉不适,但对于打扮成美女却是有几分期待。的确,我期待,甚至是渴望那个样子。我有种强烈的欲望想打扮成女子,这个形象非但要漂亮,而且要性感。

  事实上也有许多人对变装者的心理是不甚理解的,认为这些人心理上不甚正常。但做为当事人的我却明白,这与心理正常与否绝无任何关系,我自己的解释是变装者的身体内有类同于荷尔蒙,兴奋剂一类的物质存在,能够直接剌激到人的神经从而影响思绪。其实这种物质每个人都有,只不过影响的方向不同罢了。

  娜娜笑了,拉了我的手:“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跟着她上了出租车,她说了一个地址,司机惊讶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娜娜粗旷的嗓音大概令他吓了一跳。娜娜却似习以为常:“看什么看,大姐我嗓子哑了,有什么好奇怪的,开你的车,又不会少你一分钱。

  车子发动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在一条老巷子前停了下来。娜娜从她精致的红se手包内甩出了张大团结,然后和我一起下车。

  下车后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地方好破旧。娜娜拉着我的手一面走一面说:“前面就是我住的地方,房子是租的,你一定奇怪姐姐为什么会住在这么个地方吧?没办法,姐也不是百万富婆,这里的房子便宜嘛,但最主要的是这里很偏辟,是我变装出行的最佳场所。

  我点头以示理解,其实从她身上的衣服我能看得出来,她收入应该是不低,我倒有些好奇她是做什么的,但是我明白变装者交友的第一原则:那就是尊重朋友的隐私。如果她想让你知道,你根本不必费心去问。

  娜娜是住在巷尾的一间老房子内,而且在二楼,一路走来的确都没有任何居住的人,这里是老城区,绝大部分原来居民都已经搬了出去,从外面看娜娜的住所也是破旧不堪,但当她打开门我看到里面的情形我才知道自己错的多么利害。里面当然不是宫殿,但地方很大,装饰非常华丽,窗明几亮,家电家具也非常齐全而且高档。她给我倒了杯茶:“来这里的客人你可是第一个,这里可并非临时居所,而是我永久的小窝,我找了一年多才找到合适我一个人住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她打开了空调,一阵阵清爽的凉意扑面而来。我羡慕不已,什么时候我才能有自己的小窝呢?她脱去高跟鞋,将我从客厅领到另一间屋子内,这里是一间非常大的房间,里面琳琅满目,遍布着各种各样的女性服装,连衣裙,短裙,包臀裙,旗袍五颜六se的,雪纺的蕾丝,丝绸的纱的应有尽有,大多是性感的,令人在第一视觉就血脉贲张的。我的眼光一一扫过,衣服的旁边是丝袜鞋子的陈列,红se的,白se的,黑se的各式各样漂亮到极致的高跟鞋。

  再往边上是假发,饰品的陈列将一排的货架摆得满满的。另一边靠着窗户的部位是一个梳妆台,一面大镜前摆满了各种化妆品。

  置备这些物品绝对是一笔不菲的代价,我颇有些惊叹。娜娜微笑着欣赏着我的表情,这也正是她所希望看到的表情,这种心情正如同收藏家将自己多年的收藏品在客人面前展示那样。我情不自禁地呼道:“娜娜姐,你好有钱啊!而且也好有眼光的,这里简直是我梦想的天堂。

  她微笑:“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的有钱,不然早住别墅了。不过我的一生也没有什么过多的爱好,一个人生活就是有这点好处,怎么快乐怎么活着,有了点钱就投入到这个上面,好在也花不了多少钱。而且这也才是冰山一角而已,消Mw费最多的还是去俱乐部。

  我也没问她花了多少钱,但从装修房子到家具,物品几十万是少不了的,我也从没想到变装是如此费钱的爱好,以我的条件是无法实现这样随心所欲,更别说她口中那个什么俱乐部的消费。看来,网络上对她的了解也正如她刚才的那个形容:冰山一角。

  她将一件红se的连衣裙在我身上比了比:“想不想马上打扮一下给我看,这件

  新的我从没穿过,看起来好合适你呢!”

  我心跳开始加快,虽有些怕羞,却有着更加强烈的欲望,我要马上变成和娜娜一样漂亮的女人。我闭上眼睛点着头。

  娜娜指着浴室的位置:“快去洗了澡,我帮你变了装后还有点小惊喜要给你。

  我用最快的步子走向浴室,脱的干干净净,开始冲洗,我洗的非常仔细。

  洗过了澡,我全身的皮肤都变的敏感,我全身赤果着站在娜娜面前,想到马上要进行的事情脸se变得绯红。同时光着身子也颇有些羞怯。娜娜仔细观察着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一边赞口不绝:“嗯,皮肤好白也够细腻,腿长且直,腰也够细,手臂也很细长,形象是够完美了,只是个子的确高了些,脚也稍大有三九的吧?”我点头:四零的。

  她没说什么从柜子里拿出一双约八厘米的红se高跟鞋:“穿上看合适不?”

  我接过来穿了,由于没穿袜子稍显挤了点,但码号是合适的,我看了自己的白玉般的纤足穿着高跟XT忽然莫名涌动了一下,由于什么都没穿,娜娜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笑嘻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小弟弟:“它好像不太听你话哦,来穿上这个。”她手里拿的是红se的蕾丝半透明女式内裤

  。我穿上之后尽管很舒服却还是难掩XT的勃起,我一脸尴尬,娜娜却似没有看到,她从身后将一个红se的纹胸围在我胸前然后扣上,接着让我坐在梳装台拿出几种颜se的指甲油:“喜欢哪一种?”我似乎没怎么犹豫。指了指红se,她嫣然一笑:“和我想的一样,我同样也钟爱红se,只有这个颜se才能体现出女性的热情奔放。”她半跪在我椅子的边上为我涂手上的指甲油,十指都涂满了,又脱下高跟涂抹我脚上的甲油,涂得很认真很仔细,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的手,她的手是那样纤细小巧,男人是不可能长出这样的小手的,我心念不由得一动,难道她真的是一个女孩子?但想到她的声音也就释然了,不可能有哪个女孩子有他那么粗的嗓音的。由于离得很近,这时我看到她白se的裙装领口之间两只小白兔若隐若现。我哑然:“怎么跟真的似的?”她吃吃地笑:“本就是真的,你想看吗?”她帮我涂好指甲油穿上高跟后便脱下自己的裙子,解开胸罩给我看。她的乳房雪白而混圆,乳晕上的两只乳头也很大,每个乳头上都挂着明晃晃的银se乳环,随着她呼吸胸部的起伏不停的晃动。我用手轻轻的触摸她的胸部,很软,有些温热,还很有弹性,完全是真的啊!这怎么可能?我呆了呆,最后轻触她的乳环:“这个穿在上面不疼吗?”

  这么轻轻一碰她似有了反应,轻声呻吟了一下,嗔道:“坏死,谢让你碰那里了,你想要吗?其实不难。”我拼命点头,拥有一对傲人的双峰绝对是我的梦想。

  她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白se的小瓶子:“你可要想好了,长出来就缩不回去了。”我仍然以为她在开玩笑,乳房是那么好长的吗?难道这小瓶里还能真是什么神丹妙药?虽然我绝不相信,但既然要玩当然不能扫了她的兴致。所以坚持说:“娜姐,我很想要。”她将我胸罩解开,将小瓶子里的药膏涂抹在我豆子般小的乳头上,然后划动着向外慢慢扩大。一边说“这里的药是我根据丰乳霜的原料自己配制的,原来的丰乳药物虽然也有效果,但要日日坚持,而且过于漫长的时间是我所不能忍受的,女人的青春才有几年啊!怎能将数年的时间耗尽在等待上。这药虽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却是我阅扁古中医方又结合现代制药原理,将之溶合,提炼的产物,你是这药物的第一个试验者啊!”

  我惊讶之极“不是吧?如果这药品量产的话你可就发达了!”

  “话不能这样讲了,其实我只是因为喜欢到痴迷的地步才会费尽心思去研究它,没想到用这来赚钱,用这个来赚钱的话也好费心神的,市场上的那些丰胸药厂也会骂死你,我又何苦呢?话说到这里相信你已经猜出了我是做什么工作的了吧,我的工作就是配药制药的研究,而且职位不低,所以我不缺钱,干嘛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嘛。”听到这里我隐隐约约觉得她的药可能真的管用,一时间我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有些激动,又有些后悔,种种情绪交织我居然没有做出任何阻止她的举动。她均匀地涂抹了一遍又一遍,药物渗透后又涂,只至我的**发红,并有肿痛的感觉为止。我轻声问:“什么时候才会显出效果啊!”娜娜随口答:“今天就行。”“不会吧?这么快吗?”

  “这样给你讲你可能会更明白些,有句成语叫打肿脸充胖子,说明脸在外力的作用下会肿起来,会大起来,这是因为皮下组织受到力道的剌激会膨胀。而胸部,无论男女它的皮下组织都比任何部位要丰富的多,在药物的剌激下它同样能有膨胀的效果,而且还会更猛烈些。但与受力道打击不同的是它不会因为你的受力消失布消失,药物浸入体内的作用是永久性的,所以我才会让你选择哦!你的选择也没让我失望啊!”她满脸不怀好意的媚笑令我心中发寒。

  她将将两片圆形的白se的垫片沾了一种深褐se的液体,然后用胶带粘在我**之上:“这是催生液,与丰乳的药物配合使用,很快你就会感觉得到效果。”粘好垫片。她又重新将胸罩替我戴上,我没感觉痛,仅觉得胸前麻麻痒痒的不是太舒服。

  她接着要帮我穿那身挑好的连衣裙,但思索了一下后说:“铃儿你的腿很好看,不露出来的话的确很可惜,穿短裙子很有效果啊!”说着又拿出一身上红下黑的包臀裙在我身上比划,赞道:“刚好啊!”

  我在她的指示下换上这身短裙子,在镜前转了转,哇,我的身材在这身衣裙下显得凹凸有致,尤其是一双细长腿。由于高子很高,我的腿尽显卡修长的魅力。我颇有些自我陶醉的感觉了。

  接下来是化妆了。我对自己的姿容还是颇为自信的,鼻子很高,眼睛很大,五宫分布的极有分寸,这也是我为什么喜欢变装的原因之一,我始终认为,如果自己的变装不能给人美感,那么不如不变。

  娜娜先将我粗粗的眉毛用钳子给修好,使之呈柳叶状,然后是是胡子,我脸上基本上是看不到毛须的,但她仍然是仔细的修理,变装所要注重的就是细节,无论哪一个方面都要不厌其烦的追求极致的完美。

  我平常的胡子也从来不刮都是拨的,除了第一次会感觉痛楚,此后无论拨眉毛胡子都不会感觉痛,反而还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接下来是在脸上打粉底,娜娜打粉相当见功底,不一会儿我脸上本就不多的凹凸不平的地方都看不见了,显得光滑而润泽。她又帮我描了下眉毛,涂上口红。粘上假睫毛。每一个步骤都非常仔细,且不厌其烦。当我睁开眼睛再看到镜中的自己。我情不自禁心悸地颤动,这是我么?娜娜仅仅是简单的淡妆处理我便判若两人,我从未想过我也能够如此美艳动人。这的确是我第一次化妆,我的心里可以用震撼来形容。娜娜轻拍我面颊:“小美人,底子很好呐,虽然说化妆无丑女,但没有好的底子再怎么化妆也没效果的。这就是所谓的条件,天份。”娜娜说着话又将一顶长长的假发戴在我头上然后梳理好,让长长的发丝自然下垂,额前是齐眉的刘海。

  我站在镜子前静静的端详着自己,美若天仙是谈不上的,但用性感美艳来形容绝不过份。

  尤其是身材,我也是此时才不感到自卑,个子高也并非一无是处,我一米七五的身高加上八公分的高跟鞋子,在这身红黑短裙的陪衬下显得那样挺拨,一双穿着黑se丝袜的美腿纤细而笔直。

  娜娜笑着说:“还真是好看,我也不要做女人了,做回男人娶了你得了。”我一脸绯红,喃喃道:“娜姐,说笑了……不过,我真的好激动,谢谢你。我。。。。。。我好开心。”说着眼泪几欲夺眶而出。娜娜急忙说:“别哭别哭,一哭妆就花了,搞不懂你好好的干嘛要哭。”我轻拭泪水换做笑容:“娜姐,我只是太开心了,这种心理你懂的,愿望达成的那一刹真的会开心的流泪啊!”

  娜娜笑了:“好没出息,这才刚开始嘛,嗯,好像缺点什么。。。”她盯了我好一会才醒悟:“对了,就是首饰,饰品的包装才是变装的点晴之笔。”她兴冲冲的从柜子里又拿出一大堆金光闪烁,灿然生辉的饰品要替我配戴,我个子比她高了十公分又穿了高跟,忙矮XS子,方便她行动,她挑了件水钻的项链替我戴在脖子上,又拿出一对碧se的玉镯子问我:“这个款式的喜欢吗?”我不便拂了她兴致点头说喜欢。她将镯子往我手上套,我的手虽比一般的男生纤细的多但那镯子太小了,怎么也套不上去,她想了一下说:“有了。”急匆匆端出一盆水在里面打了肥皂让给我洗手。我的手沾了肥皂水滑腻得多,饶自如此她也很费劲的才帮我将一双镯子套在双腕上,套镯子时我的手钻心地痛,我忍着没吭声,诂计想将镯子除下来应该是办不到了。镯子刚好贴腕,中间缝隙很小,看上去真的是漂亮之极。我晃动着双腕,感受着镯子在腕间滑动带来的触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19

主题

1788

帖子

7576

积分

雍容华贵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576

花容月貌

 楼主| 发表于 2015-5-20 19: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镯子套好后她又拿出两条极漂亮的链子,链子上有一串的小铃铛,她将链子围在我脚腕上量了一下长度,去掉多出的那部分然后重新挂在我的脚腕上,链子是没有活扣的,她直接找来钳子将封口处的金属挂钩用钳子压的闭合,这样的话,没有工具的情况下链子是取不下来的。我稍一抬脚,脚链上的小铃铛就会哗啦啦地响起,非常有趣。

  接她又拿出打耳环孔的钉枪要给我穿上耳洞,我犹豫了下说:“娜姐,这个太明晃了,有夹式的耳环吗?”娜娜一面帮我用酒精擦拭耳垂消毒一面说:“夹式的耳环戴久了会很痛,而且也没什么感觉,你决定。”我不再说什么示意娜娜继续,她先在我双耳垂上各做了记号,然后用钉枪卡住我的耳垂,只听啪地一声轻响,我左耳朵有如蚊虫叮咬般细痛,接着是右耳垂,双耳都被洞穿后有种发热的感觉。接下来娜娜又将耳钉取出来换上一付带链子的珍珠耳坠,耳坠挂好的一刹我忽有种奇妙的感觉,我感受着双耳微微下坠的力道和耳坠的摇晃,这种感觉好美妙。

  任务完成,娜娜欣赏着她的杰作,一面在我脸蛋上拧一把:“真是个美人胚子,娜姐好想吃了你。”

  我也满意之极:“娜姐,我这个样子上街不会有人认出来吧?”

  “怎么可能认出?你比娜姐我还完美,还真是不打扮不知道,一打扮就令人惊喜的效果,娜姐带你上街好不?”我只是点头,能伪装上街是我期待已久的事情,想想都觉热血沸腾。

  “不过在走之前我还是要看下你的小兔兔怎么样了?”她帮我解开胸前短裙的扣子,掩起胸罩拿出里面的垫片,我惊讶地发现,我的乳房的确大了许多,我竟然毫无知觉。现在它已经能将乳罩挺的凸起,应该是有b的尺寸了,而且乳头也大了不少。只是颜se很红,像被打肿了一样。

  她轻轻抚我的乳头,我立时有了感觉,脸上一红。她道:“药物的效果,红颜se一天后才会消除,但尺寸还是小了,而且不可能继续生长了,有些可惜。”我倒不怕乳房长得小,只是挺担心它如果缩不回去,以后怎么生活啊?我忙问:“真的缩不回去了吗?”

  娜娜摇头笑道:“这么快就后悔了吗?但我真的无能为力了,这样不也挺好的吗?来,我为你配上乳环好吗?”我点头,对她胸前挂的那对乳环的确喜欢之极,对于喜欢的东西我从不加以虚伪的掩饰,明明想的要命,偏偏要假装是被人强迫的那种姿态不是我的风格,喜欢就要立马实现,绝不藏着掖着,这才是我的性格。娜娜拿出钉枪重又装好钉针对我说:“会非常疼,你忍耐下吧!”她捏了我变大的乳头对准根部钉了下去。“啊!”尽管有心理准备我还是被这种钻心的痛给打败了,疼得我差点跳起来。但这还没完,我还要再忍一次,我咬着牙许久才吐出一句:再来另一个吧!娜娜下手是挺狠的,又一声响后两只乳头都被洞穿,她取出耳钉将一对金se的小巧乳环挂在了我的**之上,血水顺着乳环往下掉,她拿绵球压了好一会儿血才止住,这个过程虽然痛苦不堪,但我看了一眼**乳头上靓丽的乳环,便觉得什么都值了,我决定一辈子都不将之取下来了。

  我感到很满足,下面的蕾丝裤头都已经湿了,我羞于启齿,便借口上卫生间略作处理,出来的时候眼睛忽被蒙住了。接着双手被拉向背后,一付冰冷的SK嚓嚓两声将我双手在背后锁死。我先是吃了一惊,继而醒悟过来,笑道:“娜姐,别闹了,这样不好玩。事实上变装者的人群里有很大一部分人都喜欢束缚,大多数的人是不拒绝,这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娜娜显然属于前者。

  只听她嘿嘿地笑着:“看到漂亮的妹妹我都有将她绑起来的冲动,你后悔也没了。

  “我心里在笑,事实上对于SM一类的游戏我也是喜欢的。但既然要玩,当然要讨得娜娜开心点,于是我配合着一边作意挣扎,一边恳求:“娜姐,放开我好了,我保证听话。”娜娜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好容易送上门的小妞怎么能放?放心,姐姐一定好好侍候你。”

  黑暗中我感觉肩膀一紧,她在用绳子绑我的身体,然后往臂膀上绕过又拉到胸前,这种手法我在网络上看过,应该叫龟甲缚,属于日式流派的一程缚朿方法。捆绑的手法之中中式的五花是最简单实用得了,欧式的驷马反吊是最复杂的,受绑者全身上下几乎一动也不能动。最漂亮的绑法还是龟甲缚,错落有致的棱角八字连接,能将女性S形的身材完美凹现,这种手法也相当繁琐,想不到娜娜水平还不低,在这个圈内应该很资深了。

  绳子在我身体上绕来绕去的渐渐收紧,我的一双大乳房也本能的受到挤压更显突出,我的双手戴了铐子后又被绳子缠的密密麻麻,一动也不能动,她力道掌握的很好,既让我动不了,却也不至于勒得手臂疼痛,血液循环不畅。她一面绑我一面说:“腿脚就先不绑了,不然一会出去不方便,但是脚镣一定是不能少的。”

  “什么?我就这个样子出去,不是开玩笑的吧?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相信一定变的煞白

  “不”,刚叫出一个字一只口球已经塞到我嘴巴里,口球两边的带子在脑后系紧。接着我感觉娜娜在用脚镣锁我的双脚,她锁好后我挣了挣两只锁环中间有一条二十多公公长的短链。接着脖子上一凉,一付金属的项圈套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本能的想抗拒,只听她道:“别乱动,卡到肉会很疼的。”我不动了,但这项圈真的好紧,紧紧贴着我的脖颈,她锁了几次才锁死,项圈的后面有一条长长的金属链子,她将我绑好的双手往上抬,又用一把锁将SK上的链子与项圈上的链子相连接,多出的那段链子又与脚镣上的链子相连。这样的话即使我走动起来脚镣上的链子也不会拖到地上而产生哗哗的响声。看来娜娜倒是经常这样干,不然不可能这么有经验。

  “好容易完工了,累死我了,小美女我们出去走走好吗?”我嘴巴里塞着口球当然什么也回答不了,但我拼命摇头示意她将我的眼罩除下,这样我才看得到路。

  我对变装捆绑出街还是相当紧张的,毕竟现在的人思相仍然非常落后,国人的眼光,舌头均是杀人利器。所以我们个人的言论自由及行为自由是被严重厄杀了的。cd与Ts的形成也多与此有关,小时候大人越不让去触碰的东西越觉神秘好奇,越不了解的东西愈发感兴趣,比如女装。

  好在来的时候我知道她这里是条老街,街上的人几乎是看不见的,何况有她在身边相陪,倒也没什么可怕的。想到这里我内心一宽。

  人的一生太多的平平淡淡,偶尔的剌激才能活跃麻木的神经。不是吗?

  娜娜打开门扶着我出去。接着

  扶着我下楼梯,打扮的如此妖艳,全身又被捆绑的动弹不得,楚楚动人却又可怜无助,口不言,目不能视,全身上下的小配饰,耳坠,乳环带来的触感,这种感觉妙极。而且想到将以这身装扮走上大街,我感觉着这种既想抗拒却又无能为力的状态,心里更加难以自持,这一刹那我的XT又有了反应,情不自禁地轻声呻吟了一下,这一次我没控制住,下面淋淋漓漓的。好舒服的感觉。这种温湿的感觉才让我觉察到现在不是做梦,既然享受着这种感觉,那就跟着感觉走吧!

  我的眼罩终于被除了下,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晚上了,一轮圆月挂在高空,我们身处老巷子中心,四周没什么人。娜娜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开心吗?不用急,这才刚刚开始,”这时我才发现她已不是刚才的打扮了,而是一身深se男式运动装,一头秀发也藏在太阳帽里。她又变成了他,我有些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尽管穿了男装的他也有些像女孩子,除了声音有些粗。他压低声音说:“现在开始,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就是我真的是女孩子,而不是变装的。”我惊讶之极,但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因为口里仍塞着口球。她从衣服里拿出香烟抽了一口,像是在自言自语:“你一定很奇怪我的声音为什么好粗,那是我服药的结果,同你一样,我也是CD,这点我并没有骗你,不同的是我是想将自己变成男的。女变男也是CD的一种,你如果不信的话我可以让你看我的下面哦。”

  我的思想有些混乱了,倒真的很想看下她的神秘地带来证实一下,她当然不会让我看到下面,显然是在挑逗我,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了张身份证,让我清楚地看清上面的内容:赵丽娜,性别:女,民族:汉,年龄二十四,比我也就大了一岁,上面的照片的确是她本人,很文静很清秀的女孩头像。我呆了呆,想到不久前还在她的乳房上摸来摸去不禁脸上有些发烧。

  这一刻事实上我有很多问题想问她,但我张不了口,也动不了,想到在她的闺房内我赤身**地换衣,乳房给她纤弱的小手摸了个遍,内心里竟有种奇异的感觉,尤其是我这样的女装形象在这样的小女生面前还真是羞惭。尽管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她抽着烟接着说:“你不必说话,听着就明白我的用意了,其实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像往自己是个男生,也喜欢捆绑别人,和你聊天的时候我看到你视屏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的形象,很清纯,是我喜欢的那种小女生形象。这种感觉你一定懂得了。说白了,就是我喜欢女生的你,所以我就用CD的身份和你交往,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不找真的女孩子,其实原因很简单的了,第一我不是女同,第二女孩子不可能容忍我怪辟的爱好,第三和女孩子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也就是不能结婚,不能爱爱。但Cd不同,找Cd交友能满足我所有的要求,不是吗?”

  她的话令我有点匪夷所思的感觉,但想想自己的爱好,在常人眼里又何尝不是匪夷所思呢?也许常人并非是不理解,其实大多数人内心之中都有那么一种变装情结,只是拒绝释放出来罢了。这样一想我便理解了,但我从来只是以此为游戏,从没想过真的去做一个女人,如果真要我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去找一个老公的话,而且这个老公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孩,这样的情形令我情何以堪呢?

  她扔了烟蒂接着说:“同你一样其实我也并不是非要变性非要成为男人才满足,但我现在已经是男性的思维,男性的生活方式,我想找一个值得我去追求,而且与我有着相同受好的”女孩子“,现在想必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吧?的确,我喜欢你,我在用这种方式引诱你,追求你,你喜欢的同样是我所喜欢的,我们为什么不能结合在一起?如果你不答应我。。。”她坏坏地一笑:“那么我就把你扔在这里,然后各走各的。如果你答应了的话就点下头,我马上放开你好吗?”

  她的样子很认真,不是在说笑,最后的一句话似在恳求却是实实在在的威胁,小女子的确够阴毒,一手拿着糖果,一手提着刀子。平心而论,我非常心动,但是我的性格中有那么一丝撞破南墙依然无悔的倔强,如果在这种情形下我低了头,那么我的尊严就被狠狠地践踏了,这辈子在她面前体想抬起头来。她隐瞒自己的性别倒没什么,毕竟我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快乐,如果刚才她屋内就向我表白的话,那么我不怎么思考就会答应了。但这小女人却用胁迫的方式,也许并非有心,但游戏就是游戏,拿游戏来开生活的玩笑就是一种错误,生活可以是场游戏,游戏却绝不能是生活,游戏中我可以没有任何尊严,生活中我的尊严却不容任何人有丝毫的辱慢。我不可能卑微的用尊严来换取快乐。这便是原则。

  她见我不言语,便上来抱着我的头:“小傻瓜,干嘛要强撑着,你喜欢被捆着,我喜欢捆人,你喜欢做女人,我喜欢做男人,我能理解你,你也完全理解我,我们这样的结合这样完美的二人世界不是很好吗?你真的不动心吗?我会尽我所有的能力让你得到想要的快乐,在家里你再也不必掩饰,想怎么装扮就怎么装扮,你的漂亮正是我的期待,你想要我怎么绑你我就怎么绑你,想怎么玩我都随你,这样的生活你真的不喜欢吗?”

  我依然无动于衷,她说的都是我所向往的,但此时此刻我心里面游戏的快乐一扫而光,现在我就想马上挣开绳子,逃到没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好傻好天真的女人啊!为什么就一点也不了解男人,如果仅仅是游戏我怎么屈辱都是可以的,但是这样一来游戏不再是游戏,就会变得索然无味。

  她脸上强挤出一些笑容,终于失望的走开了。

  留下一个被绳捆索绑还戴着镣铐的我,最要命的是我身上性感的女装,在这夜深人静的巷子里绝对是一种致命的危险,我该怎么办?脚镣的束缚使得我只能迈着碎步行进,屈辱的`紧张的情绪在剌激着我的神经。她为什么不放开我?她一定以为我喜欢这样,我喜欢这样吗?感觉不会欺骗自己,我的XS又开始涌动。难道刚才没答应她就是潜意识里要体会这种剌激的滋味吗?不不,那么为什么我听到她要将我一个人这样留在这里会兴奋?

  我强迫自己想点别的,但脑子已经不听指挥,反而有些期待有人能看到这样的自己。这种想法好疯狂,但我的处境也好危险。

  未知的前路才是最有激情的魅力,因为你不知道将会碰到什么事情。人的确是很奇怪的生物,明明怕极了什么,却偏偏又极渴望得到,这种形式的暴露也许大多数的CDSM者的最终向望。也许,并非最终,变装捆绑伪街只是一道常人迈不过去只存在于内心幻想的门槛,一旦愿望达成,一定有着更“高远”的目标,这就是所谓的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我在内心里暗暗自嘲,身子贴着阴暗的角落缓缓前行,忽然间我停住了,月光下一个拎着水桶的老头在前方正注视着我,只见他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我也呆住了,脸上全然没有了妩媚之se,满身的冷汗,他一旦大叫我就糟糕之极了,但同时内心深处有如洪流爆发般的强大欲望迸出,我紧张的全身颤抖着,被绑着的手骨骼都响了,脚下的脖子上的链条也哗哗响动,我穿着高跟鞋本就行走不便,此时更是难以行动分毫,XS一股热流涌出,我身子软的几欲瘫倒在地。这种紧张之极之下才有的快乐颠峰的感觉的确很剌激,也很难忘。

  我强撑着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留下呆若木鸡的老头,只听“咣”一声水桶落地的声响。

  他并没有喊叫,我松了口气。身上的冷汗一浸,感觉绳子更紧了,我现在去哪里啊?我望着远处家家户户都亮着灯的窗户发呆,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难道走回去向娜娜苦苦哀求吗?那样的我还是我吗?

  无边的黑暗中,快乐与痛苦交织,我非常感激同时也恨娜娜,但无论如何现在我心里已有了她的影子,她坏坏的笑,粗粗的嗓音都显得那么可爱,向这样的小女生屈服有什么不好啊?但,我不能,死都不能。做人如果连自己坚持的底线都失去了,那也与行尸走肉没什么分别了。

  我累了,手开始麻木,脚腕也已经被脚镣的不锈钢环磨破了。乳房上的环与衣服磨擦有如针对扎般生疼,处境好凄惨,但是,这不正是我想要的,我所选择的吗?身上的束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心里有把解不开的锁,锁着其心才锁着其身。

  我蹲在路边无助地看着天上的月亮呜呜的哭泣。现在的我不再有男人的丝毫影子,我就是一个无助无依无靠的小女人,我彻底的被打败了。

  月光下一道影子投了过来,我抬起头,就看见娜娜满是泪痕的脸,她走过来帮我打开口球,声音非常轻柔带着哽咽:“对不起,我太任性太不负责任了。”我将头靠在她肩上:“为什么要哭?”她泪水本已止住,此时却又流下:“我心疼你。”

  我心里颤动了一下,有种好感动好感动的感觉侵入心扉,轻柔地说:“我的心里有把锁,现在我将钥匙交给你,让你锁住我一辈子。”

  她凝视我,忽然破涕为笑,笑的好美丽,好灿烂:“来,你的妆花了,我给你补上。”(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8

主题

1249

帖子

7639

积分

雍容华贵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639

花容月貌最佳新人

QQ
发表于 2018-2-9 13: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得太精彩了!让我爱不释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