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2156|回复: 0

爱上变性人-40尴尬的相逢

[复制链接]

350

主题

397

帖子

1478

积分

如花似玉

Rank: 5Rank: 5

积分
1478
发表于 2017-5-18 11: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几节课下来,都没有看到唐培辛,项繁暗自纳闷,于是刻意走到校长办公室的门口,希望能够与他不期而遇,也好看看他今日的情绪如何,昨天所发生的不快是否给他的心情造成了负面影响。办公室的门紧闭着,项繁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轻轻的推了推门,纹丝不动!她于是敲了敲门,半晌没有人答应。奇怪,他去哪了?没来上班吗?难道出了什么事?正想着教务主任走了过来,看见她杵在那里,于是问:‘江老师,你找校长有事吗?‘

  ‘哦!也没什么大事。。。唐校长没来上班吗?‘

  教务主任睁大眼睛问:‘你不知道吗?唐校长生病住院了!好象是血压出了点问题。‘

  项繁吃了一惊,心想唐培辛的心理承受能力还真差,于是问:‘在那家医院?‘

  主任诡异的盯着项繁说:‘不太清楚,我原本还想问你呢!难道你也不知道吗?‘

  项繁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

  ‘那好,我先去上课了,回见!‘主任说完朝楼梯口走去。

  项繁总觉得这人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清楚,于是扭头看了看他,结果看到他在楼梯口停住了,也在朝这边张望,碰到了项繁的目光,他赶快扭转头朝楼下走去。这鬼鬼祟祟的迹象更加重了项繁对他的怀疑,她想,这家伙一定在打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鬼主意。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项繁看着窗外,揣摩着唐培辛的心理状况和病情,心里竟有些担心,万一这老头翘辫子了怎么办,还有许多真相没向他道明。他就这么走了,未免太轻松了点,无论如何得让他心痛到极点才可以。是否应该去医院看看他,但如果唐威也在医院的话。。。对了,唐威!他现在的状况不知道怎么样,是否还是和几天前一样颓废没有起色。应该是这样,随着病情的恶化,弟弟只有更加的颓废,不可能过得好。想想自己竟将弟弟害到了这般田地,项繁心里一阵阵的懊恼。幸好龙亚洲最近没有打扰自己,否则非提把刀把他杀了不可。

  又放学了,大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往外走,也有人在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还观察着擦身而过的行人。那个人是。。。唐威!项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怎么会来?他来干什么?是找爸爸吗?不可能啊,找爸爸应该去医院!那他是来找谁?找我!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爸爸告诉他的吗?更不可能!爸爸不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

  一连串的问题将项繁原本就烦乱的脑浆搅和的更乱。她来不及细想,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是正经。去哪?从后门开溜吧!项繁于是急匆匆的向后门走去,半路却杀出个教务主任,他看到项繁神色慌张的从楼上下来,于是立刻伸出胳膊拦住她说:‘哎,江老师,你先别走。我这里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商量,是关于机房设备的更新,我们想听取一下你的意见。。。‘

  此时的项繁紧张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哪有心思听他汇报,她一边左顾右盼,一边想挣脱主任的手,并拒绝道:‘是这样啊,改天吧,我今天还有点事,我得先走一步了。‘她说完就向楼下奔去,到了楼门口却又停下了。只见她怔怔的站在那里,轻声说:‘唐威!‘

  ‘江小姐,好久不见了!‘

  弟弟的镇定与冷漠使项繁感到不寒而栗。她强抑止住狂乱跳动的心,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故作镇定的说:‘小威,你最近好吗?‘

  ‘好啊!当然好,为什么不好呢!你认为我过得不好吗?只是最近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要不要我给你娓娓道来。‘

  ‘下次吧!我今天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了。那个。。。‘

  项繁未将话说完便着急的向楼门口走去,无奈唐威从后面一把将她拉住了,并从身后抱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喃喃的说:‘你难道不想跟我叙叙旧吗?我可是夜夜想着你呢!想着那一晚。。。‘

  项繁感到自己的脸火烧火燎的难受,于是一边徒劳的挣扎一边压低声音说:‘这样被老师们看到了不好,你如果想叙旧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先把我放开。‘

  ‘在哪叙旧?你的床上吗?‘唐威说完将项繁放开,并说:‘走吧!‘

  项繁不说话,也无话好说,她此时的心情怎一个‘愁‘字了得。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唐威后面,向校门外走去。到了就近的咖啡店,他们找到一处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项繁只管低头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唐威则抱着双臂仰坐在那里,两眼毫无生气的盯着她。

  半晌,项繁幽幽的说:‘小威,事实上你现在的状况。。。我知道!‘

  ‘我的什么状况?你知道什么?‘

  究竟该怎么说?项繁的心里七上八下,突然,一个凄楚的谎言在她的脑子里形成了,她于是化恐惧为悲剧,故作黯然的说:‘关于自己患了艾滋病的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在跟你上chuang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甚至现在我都想不通是怎么感染上它的。当我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后,整个人都懵了。我自己倒无所谓,只是一想到你。。。所以,这段时间我感觉都没脸见你。。。‘

  唐威故作惊讶的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什么艾滋病,谁得了艾滋病,你吗?‘

  项繁为唐威的城府感到吃惊,她悲伤的说:‘小威,你别这样。你这样。。。我。。。我难受!‘她说着竟哭了起来。

  唐威微笑着安慰项繁道:‘为什么要难过,千万别难过,你看,我们难得重逢了,你却哭成了这样。别哭!给,快擦擦吧!‘唐威说着把纸巾递给了项繁。然后接着说:‘我真是想你了才会找你的,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叙叙旧,仅此而已。今晚可以去你那儿吗?哦!对了,你搬家了,新家我还没去过呢!怎么,不请我去坐坐吗?‘

  项繁满眼挂着泪珠,惊诧的看着弟弟,猜不出他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正坐立不安时,唐威的手机响了,唐威一边紧盯着项繁一边掏出了手机。电话是妈妈打来的,说医院里有重要的事情要唐威过去一趟。唐威挂掉了手机,心想是不是爸爸有事。虽然好不容易逮到了项繁,但医院的事情犹为重要,至于项繁嘛。。。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谅她也不会再次换工作,下次照样可以逮到她。唐威于是无奈的起身准备离开。但仍不忘跟旧爱道别,而且道别语也很经典:‘甜心,我先走了,改天再找你,你别想躲,因为我爱你,所以即便你躲到了天涯海角我照样能找到你!别忘了,我们还要比翼双fei!‘他说完,温柔的在项繁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了。

  项繁长舒了一口气,压抑的神经状态还有待慢慢调整,她暗自纳闷刚才所见到的是不是自己的弟弟唐威。他的变化之大会让人误以为是鬼上身。印象里的弟弟善良温和,而现在的他竟变的面目全非,真是世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也许是病魔将他的心态扭曲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害人终害己啊,不知道自己将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但。。。龙亚洲!一定得让他接受惩罚。

  但是自己以后该怎么办,真要换工作吗?有这个必要吗?唐威说的对,无论躲到哪里,只要他想,就一定找得到。是福不的祸,是祸躲不过,算了,不躲了,听天由命吧!这样想着,项繁的心里反倒轻松了许多,只是弟弟,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回家的路上,昨夜的情形不断的在项繁的脑子里重复,不知方浩然此时会在哪,还会在自己家里吗?不大可能。他应该早就回公司了,只是没有了他,家对于项繁来说也失去了吸引力。但此时此刻,除了那个所谓的家,还能去哪呢?项繁于是无奈的掏出钥匙开了门。进门之后她甚至来不及换鞋便径直的走进了卧室。果然,方浩然已经走了,项繁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失望和怅然。她无意间看到床头柜上有张纸条,于是拿起来看,只见上面写道:‘无论你是否将我的心放开了,但我永远都不会放开你的心!‘

  项繁此时的心再次回复了温暖,很显然这纸条是方浩然留的。她看着留言,竟不由自主的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