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18735|回复: 1

伪娘小生活:给老公穿女装-1

[复制链接]

2008

主题

2363

帖子

9721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721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4-8-3 18: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汪恺在周六的下午正在家睡着午觉,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身吵醒了,来电者是今天的新郎官,也是汪恺的老乡兼发小、兼死党胖子曹东兴的电话。

  “你快点到酒店来。” 曹东兴口气焦急的说着。

  汪恺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再抬头看了看屋内的钟才四点不到。不耐烦的说道:“你的婚礼不是要六点半才开席嘛。我六点准到,保证不迟到。” 汪恺说完就想挂了电话,再睡回笼觉。

  “不是和你说这个,小蓝要来砸场子了。现在只有你能帮我这个忙了。”

  汪恺听此一个激灵,挂了曹东兴电话,也不及穿上人模狗样的西服、皮鞋、领带,抓起扔在地上的便服迅速的穿好了,也不及整理自己的乱发和洗上一把脸,就冲出了自己的屋子,开着车去了曹东兴在希尔顿酒店的婚礼现场。

  90年代有部叫《孽债》的电视剧轰动上海滩,说的是几个回沪知青子女的各种遭遇。而汪恺、曹东兴就是回沪知青子女。汪恺的母亲早年插队安徽的泾县,与当地人结婚之后生下了两个儿子。在小儿子汪恺在即将入学的年纪,按照政策送小儿子回沪读书,寄养在父母也就是汪恺的外公、外婆的家中。而与汪恺小学同班的曹东兴也是来自安徽南部小县城的回沪知青子女,生活在爷爷奶奶家中。相近的身世、相同的语言使得两个少年很自然的混成了铁哥们。从小学一年级算起两个人快认识二十年了,在有些人眼里这两个同龄的年轻人好的就如对基友一般。其实真还说中了,这对铁哥们还真都是同志,只不过都是相同属性的“攻“罢了,除了深厚的友情之外再无任何其他感情因素。平时还经常切磋泡小受的心得,而刚才曹东兴火急火燎说的“小蓝”,就是和曹东兴好了一年多的受娘。

  汪恺在路上不断的超着车,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从大柏树赶到了曹东兴在静安区的希尔顿酒店婚宴现场。进入婚宴现场,已经稀稀拉拉的来了几十号人了,估计来这么早的都是曹东兴的至亲。正在应酬亲朋的曹东兴看到了汪恺的到来,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安心的神情,装着从容、淡定的样子走向了汪恺,走近时对汪恺使了个眼色。两人相识近二十年,汪恺自然领会了曹东兴的意思,也不说话跟在曹东兴身后上了电梯到了一间标房。进了房间后曹东兴才大大的舒了口气,满脸的汗水也下来了。

  汪恺骂道:“你小子搞的是哪一出啊,PG没擦干净就这么闪婚了,今天你的婚礼真被小蓝来一出伪娘抢新郎,我看你爸妈今晚就要送医院,你不用二十四小时就能上电视了。”

  曹东兴擦了擦满脸的汗水,说道:“现在说这些都晚了,我的这些事情,身边的亲朋也就你知道,现在也就你能帮我了。你不想你兄弟出丑的话,待会就帮我在酒店外面截住小蓝,截住了就领进这间房来。待会有事也别电话联系,你发我短消息就是了。” 曹东兴说完把房卡塞到了汪恺的手里。

  汪恺心中骂了句“这他妈的叫什么事情。”但看着发小曹东兴看着自己有些绝望的眼神,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个红包塞在了他的口袋里,拍了拍曹东兴的肩头温言说道:“你安心结婚吧,只要我看见她了,就不会让她闹事的。” 曹东兴听此才露出了些笑容,用力的打了汪恺一拳胸口转身出去了。

  汪恺躲在希尔顿大门口的一个角落,两支眼睛如雷达般的看着人来人往,无论男女,只要体型和小篮相仿都仔细的看着来人的面容。因为小蓝是个伪娘,汪恺怕小蓝男装来此,自己还真没见过她男装时的样子。汪恺瞪着眼睛足足看了半个小时,突然眼前一亮,一个穿着一身婚纱,脸上化着浓妆的“女人”昂首挺胸的进了酒店的大门。汪恺一边心中落下了块石头,好在小蓝没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进了婚宴现场。但看着小蓝现在这副架势,汪恺的心又很快的提到了嗓子眼,显然小蓝是不把自己BF的婚礼闹个惊天动地是誓不罢手的。

  汪恺快步赶了过去,装着偶遇和恶作剧的样子,从后面单手搂住了小蓝的腰,还在她脸上吻了一口,突然袭击完了后,嬉皮笑脸的说道:“美女,没想到你也来了,我们有缘分吧在这里就碰上了。”

  小蓝一把推开了汪恺的手,冷冷的看着汪恺,操着她男人的嗓音说道:“是曹东兴让你在这里等我的吧?”

  汪恺装着惊讶的说道:“他让我等你干嘛?今天是他结婚,又不是我和你结婚。刚才和你开个玩笑,你不必这么生气吧?你有火也冲他发去。”

  小蓝看着汪恺一脸的无知相,犹疑的看着他说道:“真不是曹东兴让你在这里等我的?”

  汪恺不屑的说了句:“你今天怎么这么一本正经的?像吃了枪药一样,不就是你的BF结个婚嘛,你有脾气也冲他发去,和我无关。刚才我下车给他电话,他说他在婚房里陪新娘子化妆,要不我们一起去热闹热闹?”

  小蓝“哼”了一声,冷冷的笑道:“那你带我去,我正想闹闹他的洞房呢。”

  小蓝跟着汪恺上了电梯,出了电梯跟着汪恺走了几步,才发现有异,四周的客房和走廊都安静异常,不像有婚房的样子。小蓝意识到了自己上当了,对着汪恺怒吼道:“你帮着曹东兴骗我,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汪恺见自己的把戏被拆穿,也不再掩饰,单手死死的把小蓝夹住抱起,快步的进了曹东兴为自己开得房间。进了房间后,汪恺放下小蓝才发现自己刚才夹小蓝的手的衣袖已经被她的指甲抓破了,手臂有两道伤口,皮肉都隐隐的翻了出来。

  小蓝不顾一切的冲上来要和汪恺厮打,汪恺一个巴掌把小蓝拍在了地上,怒道:“你闹够了没有。”

  小蓝被汪恺的巴掌打得嘴角渗出了血,半个脸都肿起来了。但也被汪恺的这记沉重清脆的耳光打去一半来砸场的怒气,在地上哭道:“是小兴答应过一辈子和我在一起的,他三个月前还在我的生日宴会上当着你们的面跪在地上给我戴上婚戒的,说会爱我一生一世的。现在就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是他欺骗了我的感情。当时你也看见的,现在你就帮他来对付我了。”

  汪恺伸手拽过张凳子,坐在门口。看着哭成一团的小蓝也有些于心不忍。一边和曹东兴发着短信,一边对小蓝说道:“这种关系不能当真的,他父母就他一个儿子,总要和女人结婚的。这一年多他在你身上花了三四十万了,也真心爱过你了。他再怎么不对,你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和他闹啊。那个新娘我也见过一面,还没你漂亮呢。认识没两个月就结婚了,我看他也只是为了和父母交代而已,不是不爱你的,以后你们还有机会在一起。你真这么闹了,他就是结不了婚也不会再和你在一起了。你在这个圈里混了这么久,应该知道像他这样真心对伪娘好和肯为自己的伪娘花钱的富二代是千里挑一的了,你以后还能找到他这样好的直男吗?”

  小蓝趴在地上被汪恺这番话说得有些冷静了下来,但还是喃喃的哭道:“他答应过我的,只要我一个老婆的,现在却和其她女人结婚了……………………。”

  小蓝哭到一半,门外响起了沉重而急促的敲门声,汪恺知道是曹东兴来了,开了门便见到曹东兴怒气冲冲的进来了,而趴在地上的小蓝也不起身,窜到了曹东兴的身下,死死的抱住了曹东兴的腿,哭喊道:“小兴我知道是我的不对,我再也不和michael见面了,我对天发誓。以后我就你一个男人,求求你别结婚。”

  曹东兴听此却更怒,一脚把小蓝踹开了,几乎歇斯底里的叫道:“你这样的誓发过几回了?和你这一年多的时间,你敢说就让michael一个人给我戴绿帽子?我一再的相信你,你倒好,把我当猴耍!还用我给你的钱,为其他小白脸买衣服。三个月前,我当着圈里的这么多人给你戴上戒指,我想你总归会收收心了吧,不到半个月你就去和michael开房了。你他妈的把我当凯子,今天竟然还敢来搅我的婚礼!”

  小蓝又爬回了曹东兴的脚边,又抱住了曹东兴的双腿哭道:“我知道错了,我这次发誓是真的,我保证改。求求你别结婚了,我和michael他们只是玩玩的,我最爱的还是你。我不管,反正我今天不让你去结婚。”

  曹东兴冷笑道:“你最爱的还是我的钱吧,以前你说晚饭要吃正宗的阳澄湖的大闸蟹,我为了让你晚饭吃到大闸蟹,一路超速开到阳澄湖为你买大闸蟹。吃的罚款单都足足有三千了。你在网上看到日本有漫展,让我陪你去。我只能放大客户的鸽子,一起陪你飞到日本。你有一次看到其她伪娘买了卡地亚的首饰,哭着闹着也要我帮你买。我当时身上没钱,只能挪公司的钱给你买,还害得被我爸打了几个耳光。我把我的心肝肺全掏给你了,你是怎么对我的?好啊,你今天不是要闹我的婚礼吗?我让你去闹,我拦你一下我不姓曹。”曹东兴说完,又一脚踹开了小蓝,自己走到门边把门打开了。

  汪恺怕小蓝真的冲了出去,急忙要关门。曹东兴却一把把汪恺推开了,看着小蓝一眼后,阴森森的说道:“她今天敢去闹,我明天就亲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宰了她全家。以前对她卑躬屈膝,她还真把自己当个高贵女人,把我当个窝囊废了。今天我倒要看看她还有没有胆子再在我面前“作”上一把。”曹东兴把目光又移到了小蓝身上,挑衅的说道:“无比高傲的女王你去啊,你今天给我闹个试试看?”

  趴在地上的小蓝看着曹东兴无比阴冷的目光,吓得一哆嗦,手脚并用的往后爬了几步,贴到了墙根上。曹东兴看得却气不打一出来,怒道:“老子今天也SM一把。”说完冲上去一手揪着小蓝的长发、另外一只手就是一顿左右开弓的耳光,一边打着一边叫道:“我他妈的让你女王、让你耍我…………。”原来的“高贵女人”小蓝却是惊叫呼救连连。

  一旁的汪恺还真怕曹东兴在自己的大喜日子把小蓝揍出个好歹,急忙隔开了两人,推着曹东兴出了房间,说道:“你别冲动,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这里有我看着。”

  刚才被怒气冲昏了头的曹东兴这才想起了今天是自己的婚礼,但还是用手指着屋内的小蓝骂道:“别他妈的让我再看见你,看见一次就揍你一次。”说完才一边整理起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一边走了。

  汪恺关上了门,看着此时已经有些不成人形的小蓝躲在墙角处抽泣着,但听了刚才曹东兴的话语却对她再无丝毫的怜悯之情。也哀叹自己的好友太过愚蠢,既然早知道这个小蓝是个浪货,还投入这么多感情和钱干嘛。其实在汪恺的意识中,这种异爱游戏本来就是玩玩就可以了,用真感情不是脑残嘛。说起来汪恺原本不是个同志,是在读大学期间,被自己这个好兄弟曹东兴死拖硬拽的陪他一起上伪娘聚会。当时也不过是看上了一个比女人还美貌的伪娘,为了寻求刺激,体验下假女人和真女人的不同才开始的。不过虽然汪恺出道的比曹东兴晚许多年,但凭着自己出众的外貌和健硕的体格与187CM的身高,却玩的比矮胖而多金的曹东兴欢实的多了。这五六年的时间,从汪恺手里过过的伪娘也有十来个,并且大多都不比这个胭脂俗粉的小蓝差。有一个伪娘,汪恺足足和她好了半年,但从头至尾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平时男人时用的手机和QQ号是什么。而这种现象在汪恺接触的女人中是不可思议的,就拿去年的一段经历来说,汪恺从微信上勾引了一个住在他家附近的三十来岁的少妇。好了小半年,那个少妇把和不能与老公、家人说的话都在床上对自己说了,这其中包括她的私房钱有多少、和婚前、婚后有过几段风花雪月史。说到底,伪娘骨子里是根深蒂固的男人思维,用这下半身来考虑性,用着自己理性的男性思维来考虑着自己的感情。伪娘再歇斯底里的标榜、宣扬自己是真女人,说白了其实就是男人。男人和男人之间,除了激情有个屁的真感情。

  汪恺在房内抽着烟,小蓝蜷缩在墙根抽泣着。两人谁也不说话,半个小时后,小蓝站了起来。汪恺也立马站了起来注视着小蓝。小蓝小声的说道:“我上个卫生间。”汪恺用着目光押送着小蓝进了卫生间,十多分钟后小蓝出来了,虽然双匣依然高高的肿起,但脸上的泪水和血渍都擦干净了,凌乱的头发和衣服也都整理好了。小蓝出来后,弱弱的看了汪恺一眼后说道:“我想去看看他的婚礼,我保证不闹。”

  汪恺只是从嘴里迸出了两个字,“不行”。

  小蓝一PG坐到了床上,捂着脸哭道:“我真的只想再看他一眼,和他的新娘长什么样就够了。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爱过小兴的。”

  汪恺揶揄道:“你爱他就是不断的给他戴绿帽子?”

  没想到汪恺刚说完这句,小蓝却一把擦干了眼泪,狠狠的看着汪恺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其实别说你了,小兴现在也不会再相信我真心的是爱着他的。想追我的直男多了去了,在网上发个帖子,再留个自己的QQ号或者微信,就一把把的直男来追我了。但这些人当中就像你刚才说的,没一个是像小兴那样真心实意对我好的。他们99%是来找我约炮的,有点涵养或者城府的也不过是能多和我吃上几次饭、看上几场电影,但最终的目的还是把我骗上床,玩腻了就拍拍PG走人了。能像小兴这样对我的,这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汪恺听此一笑,继续揶揄道:“你既然知道他真心对你好,你还怎么不知道珍惜?是你骨子里骚,没男人不行了喽?”

  小蓝苦笑了一下,没去理会汪恺的暗损,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和一个男人好着的时候还找其他男人吗?我在初中就有男同学追我了,读大专的时候就开始和男同学谈恋爱了。最初两段恋情我都是全身心的投入了,但被他们玩腻了后,他们最后都以我不是真女人不能结婚生孩子为理由把我甩了,在此之后我无论和什么男人谈恋爱,都是备着一个或者几个备胎,以防被甩。这样自己不会一个人舔伤口和寂寞了。以前我和其他男友分手,顶多背地里自己哭几场,或者窝在家里几天不出门,之后就慢慢的好了。但当我知道小兴真要结婚了,我感觉我的天都塌下来了。”

  汪恺听此叹了口气,站在直男的角度,伪娘是那么的薄情寡义。其实站在伪娘的角度,直男又何尝不是如此。而如被这种异爱伤害过的小蓝和日后的曹东兴再继续异爱游戏恐怕都不会再放下这种高戒备的提防之心了。这样的异爱从这个角度来看,又是一个化不开的死结。

  汪恺也坐了下来,并且给小蓝递上了颗烟,说道:“你就没想过换个活法?”

  小蓝点上了烟之后,苦笑道:“还能怎么换?再做回男人?我从小不觉得自己是个男的,我现在再穿上男人衣服,比死了还难受。”

  “你父母也不管你?”

  “我家里也就我一个儿子,能不管吗?我妈为了我这个事情都装自杀装了两回了,我爸也被我气得进过一次医院。但她们自杀,我也自杀,有一次我都骑到了家里阳台的栏杆上了。后来他们也就不管了,我完全女装到现在一年多了,他们不也活的好好的。就是不再像以前一样,逢人就拿我这个宝贝儿子吹嘘了,除了少点面子,其他的都照旧。”小蓝说到这里露出了颇为得意的神情。

  汪恺的母亲在十岁时就因为疾病去世了,而自己的父亲在两年后就着急忙慌的续弦了。娶了一个比自己大哥只大七岁的女人,而汪恺又打小生活在上海。他和自己的父亲关系并不怎么和睦和亲密,但让他如小蓝这般的去气自己的父亲,自己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而这个小蓝却觉得这是自己巨大的成就一般。也许这是直男和伪娘的不同造成的吧。直男在这方面进退的余地要大多了,而伪娘、尤其是TS,她们如要真正的活出自己,恐怕只能像现在的小蓝一般这么活着。看似潇洒和受人追捧,但亲情、爱情都是伤痕累累。在阳光底下又是这么不值一哂,只能在这个阴暗的小圈子里,在直男没得手或者没玩腻之前享受一把高贵女人的瘾了。

  小蓝又看了汪恺一眼后哀求的说道:“我就看一眼,看完了我就走。我真的不闹。”

  汪恺掐灭了烟头,看一眼现在的小蓝,身高才170CM多、体重一百多斤。她真要闹起来,只要自己在她附近,瞬间就能把她制服了。再看着她无比哀求的眼神。汪恺思索良久后点了点头。

  两人在曹东兴的婚宴现场大门口停下了,曹东兴的父母虽然是九十年代中早期才落实政策回到上海的。但由于当初回来后没有工作,母亲只得在上海的街头巷尾摆地摊为生,父亲做起了最苦的工地农民工。但没想到他父亲没几年就成了小包工头,又过了几年就成立了自己的装潢公司。到了现在他父亲的公司除了干各种装潢外还有资质承接各类安防、消防等布线工程。公司光养着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就上百号了,身价早就上亿了。前阵子汪恺自己的公司干黄了之后,现在在五百强外企的工作还是曹东兴父亲的关系帮忙介绍的。曹东兴这次的婚宴,他父亲在希尔顿这间上海老牌的五星酒店足足摆了六十桌。除了上海的亲戚、朋友和生意上的伙伴请来了几百个人外,还将安徽老家的七大姑八大姨花钱雇车拉来了七八十号人与用高档小车请来县里的几个头目人物,场面之宏大,让人有些叹为观止。而婚礼主持人是上海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证婚人是曹东兴老家原来的县委书记,现在在市里做政协副主席的官员。

  小蓝在门外愣愣的看着这恢弘的婚礼场面半晌后,说道:“小兴三个月前为我办的生日比起这个场面又算什么,我们伪娘就是办婚礼,来的也只是乱七八糟、蹭吃蹭喝看热闹的圈里人。就是我不出轨,小兴也不会为我办这样梦幻般的婚礼的。”说完小蓝就黯然的转身走了。

  本来汪恺在里面也是有个席位的,曹东兴还将这个好兄弟安排在了新郎、新娘坐得主桌。但汪恺怕小蓝去而折返。只得跟着小蓝一起出去了,两人出了酒店门口后。汪恺肚子有些饿了,对着小蓝说道:“要不我们去对面的KFC吃点东西?”小蓝点了点头。

  两人在KFC坐下,小蓝吃了口汉堡后,看着汪恺说道:“你说我就是不出轨,小兴真会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吗?”

  汪恺听此问题也是一阵黯然,曹东兴是家中的独子。现在二十六岁的年纪,就是不娶现在的这个新娘。他父母也迟早逼着他结婚的。小蓝就是个贤妻良母型的伪娘,也最终走不到阳光底下的。汪恺只得说道:“都过去别多想了。”

  小蓝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也知道小兴不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那么我找备胎那也是对的了。我和他的事情不能怪他,但也不能不怪我。”

  汪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将薯条推到小蓝的面前。说道:“吃东西吧。”

  小蓝却不去接,反而从自己的坤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我在希尔顿对面的KFC,你打车来接我。不许坐地铁。半个小时不到你就别来见我了。”小蓝口气凌厉的说完,就挂了电话。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气。

  果然不到半个小时,路口一个男的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小蓝却转身去了洗手间,大概过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来。脸上又厚厚的盖了一层粉。汪恺知道这是小蓝故意在这个直男面前摆架子。以前汪恺约会过一个伪娘,这家伙竟然在大热的天,让自己足足在太阳底下等了两个多小时。有些伪娘就是这样,给点阳光就犯贱。以前汪恺还在伪娘聚集的酒吧见过一个长相颇为出众的伪娘,在自己的凯子面前颐指气使的,凯子一开始还处处忍着她,结果被这个不知轻重的伪娘惹毛了。当场就电话叫来了四五个流氓,把这个摆高傲女人臭架子的伪娘揍成了个烂茄子。汪恺见刚才被自己和曹东兴揍得鼻青脸肿的小蓝,现在又摆出一副高傲女人的派头摇了摇头,不知道是该为这个小蓝感到可怜、可悲还是可气。

  汪恺见小蓝潇洒的走了,看了看被小蓝抓破的羊毛衫,也没兴趣去曹东兴的婚宴现场去凑热闹了,给曹东兴发去了条短消息,然后把房卡交到了酒店前台就取车走了。汪恺一边开着车一边好笑着,伪娘抢新郎,这种只在媒体上见过的新闻竟然被自己亲身遇见了一回。但结局好像又是皆大欢喜似的,曹东兴半个毫毛没掉的继续着自己盛大而奢华的婚礼,小蓝挨了一顿臭揍后依然神气活的搭着直男去嗨皮去了。倒霉的好像就自己,送了三千块的红包,还搭上自己花了七百多买来的羊毛衫和里面两百多的内衣,还一口饭菜没吃着就这么回去了。

  到了家之后汪恺打开电脑,无所事事的预览起了视频网站。春节将近,视频网站不少都是各大公司年会中搞怪节目的视频,汪恺看了一阵,其中一个的视频标题引起了汪恺的注意。“诺信科技年会最美伪娘跳骑马舞嗨翻全场。” 汪恺点击进去看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连衣短裙、黑丝、高跟跳着惹火的骑马舞,用男音唱着《江南style》。视频里的诺信科技几百号员工全都起立跟着台上的伪娘大跳骑马舞,口哨、尖叫声不断。场面确实火爆。但汪恺看了半晌却对台上那个惹火伪娘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了半天忽然想起了,两三年前在“变装天下”的论坛里,看见过一个叫“雅宁”的伪娘发布的照片。汪恺在QQ上追了她好几个月未果,之后也再未见她的QQ头像亮起。

  汪恺点开了“变装天下”的变装论坛,搜索起了“雅宁”二字。搜出了雅宁几年前发的几个帖子,一对比照片和视频里的伪娘,基本能确认无误了。汪恺又从QQ的“伪娘”一栏里找出了雅宁的QQ,QQ头像依然是暗着的。汪恺点开雅宁的QQ,发去了条消息“你的骑马舞跳得真风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52

帖子

1331

积分

才貌双全

Rank: 4

积分
1331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5-1-11 16: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伪娘能够强新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