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61262|回复: 2

伪娘小生活:给老公穿女装-3

[复制链接]

2008

主题

2363

帖子

9721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721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4-8-5 14: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汪恺小年夜开着车从上海赶回来老家,但吃完年夜饭,初一上母亲的坟上扫完墓,就载着大哥汪怀一家四口赶去了合肥。原因无他,他和大哥都受不了继母姚小兰的臭脸和阴阳怪气的语调。继母的脸难看,无非是兄弟两人过年回来,给自己父亲和同父异母的小妹汪忆的红包少了罢了。汪恺到很想得开,虽说是父亲和妹妹的至亲,但也就是一年见一回的关系。没必要弄这么僵,本打算回来给一个大点的红包了事,图个开心年罢了。但回家之前和在合肥做教师的大哥通电话,大哥却说:“要给你给,反正我就给妹妹五百块钱。”大哥只出手五百,自己给多了反而把大哥显得太那个了。汪恺也只得给了五百块钱。但额外的送了父亲、继母、和小妹一些礼物。当然汪恺也理解大哥,毕竟父亲续弦后自己在上海由外公、外婆照顾,没受继母多大的窝囊气。而大哥却和父亲与继母生活在一起有几年,和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继母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是可以想见的。

  初二的早晨,汪恺起床洗漱完了,同为教师的大嫂给自己端上了稀饭和包子。汪恺却不见大哥和两个双胞胎侄儿,不由得问起了大嫂。大嫂笑道:“你大哥每天雷打不动的5:30起床,然后叫上小山和小海在楼下练拳。”汪恺却没想到做了八九年教师的大哥依然保持着这习惯,现在即使原来在县里做体委主任的父亲都好几年不动弹了,肚子都大出来很多。

  汪恺吃完早饭,下得楼去,两个六岁的侄儿汪重山、汪重海,扎着马步,练着吐纳和出拳。大哥却气势如虹的打着家传的拳法。此时在大冬天穿着短裤和背心的大哥,又哪里有平时戴着眼镜、穿着朴素、斯文的半分学究气。

  汪恺的老家,自唐宋以来便盛产宣纸、宣笔、徽墨、歙砚等物产。这些货物在古时都是大宗货物贸易,汪家祖上是当地有名的镖师,常年保镖押送货物,来往于古徽州与扬州两地。算起来也是当地的武学世家了,因为这个原因,父亲汪民福还在老家的小县城做上了体委主任,听外公、外婆说,当年插队落户到泾县的母亲就因为怕受人欺负,才嫁给了身材高大并且孔武有力的父亲。而比父亲足足小了十六岁的继母也只是因为当年的父亲是个正科级的官员才委身嫁给这个半大老头的。这次回家还听父亲说,县里还将汪家留下的这早已残缺不全的汪家拳加了很多花架势后包装一新,摇身一变成了“汪式形意拳”,已经申请到了省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在进一步申请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以前在老家时,汪恺四岁就被父亲强按着头如现在的两个侄儿一般大早的就被父亲拎了起来练拳。七岁到上海后,在班里和弄堂里和曹东兴一起被老师、同学还有邻居叫做“小安徽”的汪恺,也坚持练了几年,原因只不过是练得壮实些不受人欺负罢了。到了高中开始谈恋爱的年纪,为了在女生面前耍酷和增加点身上的肌肉,也两天打渔、三天晒网的练过段日子。但到了大学,尤其是自己在大学里开始创业后,练习的次数便急剧减少了,到了现在一年到头也动弹不了几回。却没想到已做初中语文教师的大哥却持之以恒的保留了这习惯,还言传身教的传给了两个侄儿。看着大哥沉雄却不失敏捷的拳路、身法已不下盛年时的父亲。

  汪怀一路拳打完,看着汪恺说道:“别光看着,也动动。”汪恺深吸了几口气,找了半天的感觉才动弹起来。一路拳打下来,两个已经不外行的侄儿却欢天喜地的一路跳着自己的毛病,“这里发拳虚了,哪里走步错了、肩没沉下来、转身早了…………………………。”汪恺打完了,跑到两个侄儿面前,一手一个拧起耳朵,笑骂道:“你们两个这么坏,下次来不给你们带玩具了。”汪恺和两个侄儿闹腾了一阵,汪怀拍着自己的肩头说道:“陪大哥走走。”

  兄弟两人走出没多远,汪怀说道:“现在老板不做了,改做打工仔了,还习惯的了吗?”

  “也没什么,从头学起吧。”

  汪怀看都没看兄弟一眼,就说道:“口是心非,你小子现在说瞎话气定神闲、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汪恺被大哥说中了心事讪讪一笑,以前自己的公司员工最多的时候有三十多人,每月的流水账都有一百几十万的。现在突然成为了公司里的新人,每天准点上班、被公司里的领导和同事呼来喝去的还要陪着笑脸,一月到头才四五千块的工资,和刚进公司的大学生一个待遇。更让自己难以接受的是往日里接触的都是身价不菲的商人,而现在一下子跌落到了上海底层的打工圈子。落差之大自然是常人难以体会的。汪恺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汪怀却说道:“你发家发的太早、上升的又太快,其实对你这年纪的人未必是什么好事。以前在你顺的时候也说你好多回了,但当时你是半句话都听不见。做大了之后只想着怎么再做大,现在这么摔一下对你的未来也未必是什么坏事。好在没摔的太疼。现在我看你能踏踏实实的在现在的公司做下去,学点本事,看看人家大公司是怎么管理和运营的我挺高兴的。说明你没沉在以前的事情里拔不出来。能上能下才算本事。当初的邓公,没有之前的三落,又何来最后的扭转大中国乾坤的手笔。平时有时间家里传下来的那几手也多练练,身体好总归没错的。”

  汪恺听着大哥的肺腑之言,不由得频频点头。但还是笑着说道:“大哥,怎么每次和你说话我总感觉像是小学生一样。你是不是做老师做惯了,逢人说话都这口气?”

  汪怀听此也不由得扶着眼镜笑了,说道:“谁让我们的妈走的早,家里又接连遇到这么多事情。别看我只大你五岁,你在我眼里也就比重山、重海大那么一点。”汪怀说此,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汪恺说道:“你还在玩那种事情?”

  原来三年前,汪怀突然被学校派到上海参加一个教研会议。没打招呼的就赶去了弟弟的家里,撞到了汪恺正和一个小受亲密的场景。

  汪恺也停下了脚步,点了颗烟抽了,深吸了一口说道:“大半年没碰那些人了,现在我也没心思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汪怀重重的叹了口气,又看了眼弟弟。说道:“我也知道现在这种事情不稀奇了,尤其是在上海这样开放的大城市。在你们那里也许这就不是事情了。虽然我只比你大五岁,但也许是一直生活在小地方的缘故,不怎么能接受的了这个。我总还是觉得你早点结婚有个自己的孩子为好,一个人总不能说是个家。尤其是男人,有了孩子才能真正的成熟起来。”汪怀知道,像汪恺这样年纪的年轻人,你硬声硬气的教训他,是没半点用处的,反而只会增强他的逆反心理。只能用尽量平缓的语气劝戒他。

  “大哥你也别太担心了,我碰过的女孩比同志多多了,我不是那些只喜欢男的。当初也只是觉得新鲜玩玩的。我现在没结婚,也不过是因为现在的事业没起来而已。哥,你别老担心我这个。我自己有分寸的。”

  汪怀听了这些心里多少有些安慰,点了点头说道:“明年过年希望能看见你把老婆带上。重山、重海能早点多个弟弟或者妹妹。这样再上妈的坟上扫墓,我也能向她交代了。妈走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你。”

  有些玩事不恭的汪恺听着大哥诚挚的关怀和提到了早逝的母亲,顿时心中起了愧疚之心。

  初三,嫂子将自己的父母接到了家中居住。汪恺觉得夹在当中有些异样,便告辞回了上海。临走时汪怀却赶到了车前,把两沓钱塞回了汪恺的车中。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这是给重山、重海的。”

  “用不了这么多,我每份都留了五百,剩下的你拿回去。现在我和你嫂子都是事业编制的教师,我还能补课挣钱。家里的钱够花了。放在以前我也不和你客气了。你现在是坐吃以前赚得钱,这钱你自己留着。等你再办公司上了轨道了。你再给这么多红包我绝不和你推辞。”汪怀说完没给汪恺留机会,身子就探回车外转身上楼了。

  汪恺七岁就和大哥分开生活了,但兄弟两人的感情却比其他的亲兄弟感情深厚的多。当初按国家政策,兄弟两人只能一个回上海。父母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汪怀主动将机会让给了弟弟。当年由于母亲是为了几个比自己年幼的舅舅才插队来的安徽,外公、外婆曾言明,自己居住的老宅将留给女儿的两个儿子。但外公、外婆死后,遇上老宅动迁,几个舅舅却联名将自己的亲外甥告上了法庭,好在外公、外婆留了遗嘱,动迁之后的房子才归了兄弟两人。当时继母姚小兰知道了之后,还鼓动着父亲汪民福让汪恺将妹妹汪忆的名字写到动迁房的产证上,被大哥坚决的抵制了。并且汪怀放弃了自己的那份遗产,让给了弟弟。说自己已经在省城谋得了一份教师的工作,以后也不会来上海生活,这套房子就留给独自一人在上海生活的弟弟吧。现在汪恺居住的那套动迁房价值已经在二百大几十万,汪怀等于放弃了一百多万属于自己的遗产。前几年,汪怀在合肥买房贷了不少的款。当时在经营文房雅玩的汪恺已经赚了几桶金,要替大哥出资承担贷款,也被汪怀言辞拒绝了。汪恺对这个大哥的感情更胜于自己的父亲。

  年初四,汪恺提着从老家带回的土产上自己的发小曹东兴家拜年。汪恺和曹东兴一家都非常的熟悉,说起了都算是世交了。自己的母亲在上海读书时就和曹东兴的母亲是邻居和同学。插队又只隔了一个县。汪恺和曹东兴一家是同一年回的上海,住的又是同一个弄堂,往来自然十分的频繁。汪恺在曹东兴家中吃完午饭,曹东兴的父亲曹三胜却将汪恺单独叫到了自己的书房。

  曹三胜比自己的儿子还要矮,身高都不足170CM,体型却更胖大,像个大皮球。但这个农名出身的企业家气场却极为强大,坐到了自己的大班椅上,甩了一根烟给汪恺后说道:“阿恺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把你当家里的孩子看待,当初你这份工作还是我介绍的,但你听我的没错,打工打的再好,都不如自己做生意。如果你缺头寸和我说。要多了没有,百八十万帮你再起步是没问题的,你按银行正常的贷款利息给我就行,也不会催着你马上还钱。”

  汪恺笑了笑说道:“谢谢曹叔了,不过我想在现在的企业再学几年,再重新出来自己干。”

  曹三胜一手抽着烟、一手抚着自己的大肚皮,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比阿兴沉得住气、耐得下心,是块成事情的料。唉,你怎么不是我儿子,阿兴比起来你来差太远了。”

  汪恺起身为曹三胜刚才一口喝干的茶杯续上了水,说道:“你别这么说阿兴,阿兴这几年在你的调教下成熟多了。我陪他应酬过几次,他场面上的事情现在基本都能应酬下来了。你底下的人看的出也挺服这个小老板的。阿兴这人脾气好,不像我,别人赚了我的钱都不说我好,当初被自己底下人坑了都不知道。”

  曹三胜听此有些满意的笑了起来,脸上的肥肉都扬了起来。却说道:“他还是太嫩了,离上道还早着呢。你以后再做起来也记住了,生意小的时候,跑业务、拉关系是第一位的。等生意干大了进了圈子,业务、各种关系很多就是自然而然就能接触到的。这个时候管住下面的人,能让他们帮你一起干活就是第一位的。当初我起来的时候,很多原本生意比我大的老板就是因为管不好自己下面的人干黄了得。尤其是这世道,你企业流程不规范,底下的人坑你的钱没商量的。就是被你发现了,他攥着你什么把柄了,你还不能告他。顶多把他开除了,他再换家公司从新开始。他之前捞你的钱算是白捞。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难了。你年纪还轻,慢慢的悟吧。”

  汪恺听此不由的连连点头,说道:“我现在上这家企业干,其实就像看看像他们这么大的企业是怎么做流程和管理、运营的。”

  “嗯,这也是条路,毕竟像我们这辈人做生意的法子,以后是越来越吃不开了。你在这家大企业多学学也没坏处。”曹三胜说完凝视着汪恺,说道:“曹叔再托你件事,你能不能帮忙?”

  “你这话怎么说的,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话,只要我办的到,保管帮你办漂亮了,办不了的想尽办法帮你办妥了。”

  曹三胜听着汪恺说的这么诚恳,满意的笑了笑,又给汪恺甩去了一颗烟。说道:“你和阿兴的事情,其实我早知道了。以前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罢了,反正这种事情社会上也不稀奇了。男老板玩小白脸和二尾子的事情我早见怪不怪了。就是放以前,老家的徽班里面的小生唱不下去了,不也到相公堂子里做相公卖P眼去了吗。男人嘛多玩玩是本事。你们又这么年轻,出格点也没啥。但现在阿兴不同了,毕竟刚结婚,这傻小子又从小感情用事。你们俩又常在一起,他也听你的话。平时帮你帮曹叔看住了他,就是玩也别太出圈了。真遇上你管不了的事情和化解不了的矛盾你直接和我说。我和你阿姨还等着抱孙子呢。刚帮他办了这么场婚礼,在生意上的、上海和老家的亲戚朋友面前都撑足了面子,他如果因为这事离婚了或者闹出什么笑话,我的这张老脸可丢不起。”

  汪恺没想到这个看似粗鲁和大大咧咧的曹三胜早知道了自己和曹东兴的事情,只是一切佯作不知罢了。老江湖就是老江湖,曹三胜的城府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多了。说起来中国的社会从古至今的个人价值观就是典型的二元社会。如曹三胜这样的上流社会人物,什么同性恋、多男多女的混P等光怪陆离的事情早见怪不怪了。在这个上流社会圈子里,也许你能玩这个还代表了你时尚和新潮。而在如自己的大哥这样的社会普通百姓来看,就不能接受自己这样的事情了。并且还有可能在工作和生活中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前几年汪恺陪着自己的大学女友上北京旅游时,去了北京的八大胡同。看八大胡同历史介绍才知道,这条当年中国最有名的红灯区的兴起的历史就是当年徽汉二班进京后,在八大胡同进行演出。而那些口红齿白的小生在演出之余,还接些王公大臣、文人雅世、富商巨贾的皮肉生意,上相公堂子玩那些涂脂抹粉、男扮女装的小生还被当时的上流社会奉为风雅之事。八大胡同的艳名最先兴起,竟然是因为同性恋的相公堂子而兴起的,之后才慢慢的有各种花楼、名妓入驻。但同样的在那个时期,如果是在乡间和县城出现这种事情,伪娘被当地的世绅、保长当成妖孽沉河、推进铡刀也不稀奇。

  汪恺出了曹三胜的别墅去了曹东兴的家。曹东兴虽然和父母分开居住,但就是在一个高档小区里的两栋相邻的独栋别墅。曹东兴的新婚妻子李虹琳正在网上浏览着世界各地的旅游信息,正打算着上哪里去渡新婚蜜月。两人是闪婚,从认识到办婚礼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还没有提前去蜜月旅行。汪恺对着曹东兴使了个眼色,曹东兴对妻子说道:“我和阿恺上楼上晒台上抽颗烟去。”

  两人上了楼,曹东兴正要说话,汪恺却瞪了他一眼。把晒台上的门轻轻的关死了。跑到晒台一角对着曹东兴小声说道:“你爸知道了你的事情知道不?”

  曹东兴用着惊讶的眼神看着汪恺小声说道:“他怎么知道的?他怎么从来没对我说起过?”

  “我也不知道,但他让我以后看着你,别让你再乱来了。毕竟现在你已经结婚了,你爸又是个要面子的人。不想因为你这事情刚结婚就闹得露了馅而离婚。他还等着抱你的孙子呢。你和小蓝还联系吗?”

  曹东兴掏出了手机,翻出了微信说道:“我没主动联系过她,但她老给我打电话和发微信。”说完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汪恺,汪恺看了一眼,竟然手机里有百来条最近小蓝发来的微信。

  汪恺看了眼身后,对着曹东兴小声怒骂道:“你他妈的神经病啊。怎么还没将她的手机和微信删除?还把她的这么多信息保留着。你不怕你老婆看见?怪不得你爸早知道了你怎么回事情,你都没半点感觉,PG都擦不干净。也难怪你爸担心你老婆会知道你的事情。”

  曹东兴嘟囔道:“我手机有密码的,李虹琳她不知道的。再说………………。”

  “你他妈的脑残,以后你和你老婆整天睡在一起,万一她偶然知道了你的手机密码你该怎么办?你现在还是放不下小蓝这骚货吧?”

  曹东兴叹了口气,一口接着一口的吸着烟,却说不出话来。

  汪恺说道:“你明天就把这个手机号码换了,这个号以后别用了。微信上关于小蓝的所有信息都删除了。”

  曹东兴沉默了一阵,点了点头。

  一举成名的“中国最美伪娘”的钟明宇这一个月的日子并不好过。先是单位里的各种风言风语,自己的岳父母知道了这事情也打电话给女儿,问女婿究竟是怎么回事情。还有一个直男属性的年轻人根据网上的人肉信息,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到了诺信公司门口要进去向中国最美伪娘献花表白,好在被保安拦住了。但年轻人不肯离去,就守在公司的门口,钟明宇无奈只得问两个同事分别借了副墨镜和鸭舌帽,趁着下班的大人流在年轻人的眼皮底下溜走了。还有一些伪娘和直男通过网上人肉公布出自己的手机,接连给自己打电话。弄得钟明宇只得换手机号码了事。有一次自己陪同本部事业群的总裁招待大客户,客户已经知道了钟明宇的艳名,竟然提出要求让钟明宇当场反串一把。好在总裁还很维护下属,帮着钟明宇在客户面前打哈哈过去了。这阵子钟明宇在家是审查对象,在公司里沦为了同事们的笑柄。钟明宇再想起年会上的疯狂和兴奋,现在想来更多是别人把自己当个小丑罢了。再想想前几年那些为了出名而在媒体上乱蹦乱跳的伪娘和变性人,其实观众也不过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再看她们而已。真心为她们出柜而喝彩的人又有几人?只不过自己这个群体总是沉浸在YY的氛围当中,有点什么喝彩和掌声就不究原有的当成了对自己的真心鼓励而全盘接受了。

  而高志飞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反对,而停止将自己的老父母迁入原本两人的爱巢,搬家之前高志飞还给钟明宇打来电话,让钟明宇一起去准备新租的房子和收拾原来屋里的东西。钟明宇本来就在气头上,又在自己的敏感时刻,不敢轻举妄动。便让高志飞自己去搬去。

  年初四,尹素琴带着儿子钟尹骏去娘家应酬一些半远不近的亲戚去了,要晚饭后才回来。本来钟明宇要同去的,但尹素琴怕最近成了名的钟明宇出去给自己和父母、哥嫂丢人现眼,让他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尹素琴大早带着儿子一走,一个人空虚在家的钟明宇又狗改不了吃屎了,毕竟快一个月没女妆了,这是以前前所未有的事情。而且钟明宇最大的诱惑来自于妻子在香港培训期间买回的一套海军蓝的衣裙和一件粉色的织花毛衣。钟明宇看见妻子穿上这套衣服除了有些男人的冲动之外还有作为女人的羡慕之情,并且后者似乎还大于前者。今天终于趁一个人在家面壁思过的机会能将这身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了。

  尹素琴的身高171CM在女人中有些鹤立鸡群。而钟明宇的身高在男人中就有些三等残废了,才173CM。平时两人一起出去,尹素琴一穿上高跟鞋,就能让钟明宇自卑不已。不过这点却成了偷偷共享妻子衣物的有利条件了。钟明宇花了一个小时化完妆,偷穿上了妻子的衣服,又挑了个妻子的驴牌的坤包,套了双厚黑丝。在全身镜前摆了几种姿势,却还是有不满的地方。第一自己的假发没戴,前阵子原本自己飘逸的中长发因为成了中国最美伪娘的事情又被尹素琴强令改成了板寸。显得怪模怪样的。第二,妻子和这套衣服配套的还有双褐色的真皮长筒皮靴,妻子的脚是37码,自己39码的脚穿上不上这双皮靴。只得穿了双平时和妻子打羽毛球的灰色跑步鞋凑合。说来也奇怪,钟明宇平时虽然人长得白净、俊秀了些,但也是个干练的职业经理人,自己手下管着七八号人。在年会之前没人说自己有半点的娘娘腔。但当自己一穿上女妆。自己的性格就完全的变了,不再有男人时的刚硬,反而显得温柔,也多了几分无厘头的刁蛮和任性。这究竟是为什么,钟明宇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这种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钟明宇打扮完了给高志飞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一个月没见的高志飞直接摁掉了。钟明宇一阵扫兴,但此时穿上妻子的衣物,她的热血已经开始慢慢的沸腾了。钟明宇草草的吃了几口午饭便再也按捺不住了,又在脸上戴了副墨镜和缠了条丝巾,唯恐别人认出自己是“中国最美伪娘”和遮盖住自己怪模怪样的板寸头伪街去了。

  出门后钟明宇唯恐撞到邻居,迅速的闪到了楼梯口,没坐电梯。直接从十楼的高层走了下去。下得大楼后低着头快步的出了小区,又偷偷的往后看了一眼,感觉没人在围观自己才松了口气。拐出了两条街钟明宇才站在路口打了辆车去了远处的繁华地段。下车后才发现自己的皮包竟然忘在了自己男装的裤子中,好在妻子的坤包里有几十元的碎钱才帮着钟明宇解了围。钟明宇起初小心的走着,初四的上海街头还有不少游客,显得非常的热闹。也不时的有男人向身材窈窕、打扮时尚,但又包裹的像女特务的钟明宇投来瞩目礼。钟明宇面对这种目光显得既兴奋又紧张,唯恐别人认出自己是“中国最美伪娘”。但走了一阵便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网络时代,几乎每天都有因荒诞离奇的事情而成名的人。时间一长大众又能记得哪个是哪个?现在在网上带有这个“最”那个“最”的帖子满天飞,“最”字在网络时代成了最不值钱的字眼了。那些看自己的男人,也不过只是看上自己几眼,自己也别太拿自己当回事情了。灰色跑步鞋虽然和钟明宇的这身衣物中有些不搭和碍眼,但走路逛街却是绝佳的。如果换成一双五公分以上的高跟,踩上一个小时的高跷自己就要歇下来了。

  钟明宇兴致勃勃的在街头和商场内逛了一个多小时,越逛越觉得自己越有女人的风韵,走到后半程竟然摘掉了自己的眼镜。当那些路上的那些男人看见钟明宇精致的五官,她的回头率也越来越高了。钟明宇独自一人逛性正浓时,手机却响了。是妻子尹素琴的来电。

  “你怎么不在家,上哪里去了?”

  钟明宇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了一下,显然尹素琴已经回家了。

  “你和骏骏不在家,我就在外面瞎转转。现在在徐家汇呢。”

  “钱包都没拿你瞎逛个什么啊,快回来吧,爸妈来我家住几天。这几天来给大哥拜年的人没断过,我爸的血压都上来了。”说完尹素琴就挂了电话。

  钟明宇听此,大冬天的额头上的冷汗却都留了下来。之前的事情,还可以说成是在公司年会上的搞怪活动引起的不必要的麻烦。但现在自己这个样子回去,在岳父母和妻儿面前现行,大小姐脾气的尹素琴恐怕当场就要和自己离婚了。真是祸不单行,前阵子刚发生了那场风波,现在又撞见这尴尬场面。赶巧的是正好自己身上没带钱。而之前自己还有套高志飞为自己提供的爱巢,现在高志飞把爱巢里的东西都搬走了。搬的新地方自己又没有钥匙。不然那里也有几套自己的男装能应急的。而自己的父母初二又跟着旅行团去台湾旅游了。

  钟明宇急忙拨了高志飞的电话,这个时候也就他能帮自己了。高志飞又像钟明宇出门前的那样挂了电话。钟明宇骂了一句,继续再拨,高志飞又摁掉了。钟明宇继续拨着电话,拨号音响了好久高志飞才接起电话。钟明宇还没发脾气,高志飞先骂开了。

  “你过年发什么神经病,我现在正和我爸妈还有常钰在一起。你有事情不能过完年再说?”高志飞的口气很坚决,但说话声音却很小,显然是怕别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钟明宇这个时候没有心思和高志飞纠缠他的态度问题。说道:“我现在一个人女妆在外面,尹素情刚才有突然带着她父母和我儿子回来了。我现在回不去了,身上又只有几十块钱了。你能不能过来给我点钱就行了。我自己买套男装换下现在的衣服回去。”

  高志飞听到这里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说道:“怎么会这样?我现在在滴水湖呢,怎么过得来?你能找其他人帮下忙吗?”

  “笑话,我的事情就你一个知道。你不帮我谁帮我?”钟明宇刚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了常钰在远处的呼喊。“志飞你的电话打快点,我们在这里合个影。”高志飞应付到常钰说道:“我马上就好。”接着就对钟明宇说道:“我现在实在跑不开。你找找别人吧。”

  “喂喂喂、你先别挂……………………”钟明宇正在对着电话呼喊,高志飞已经把电话挂了。钟明宇此时气得浑身发抖。

  钟明宇现在脑子一片混乱,心想万不得已,也只能找自己以前的同学或者同事帮忙了。钟明宇刚打了一个从初中就认识的一个死党的电话。

  “老钟新年好啊。”

  “新年好,吴安杰你现在在哪里?”

  “在我老婆的老家过年呢,后天往上海赶,有什么事情?”

  “没事,祝你和你老婆全家新年快乐。”还不等这个同学说再见,钟明宇就急着挂了电话。

  她又拨去了另外个要好死党的电话。没想道这个家伙更绝,已经关机了。钟明宇崩溃了,又翻起了同事的电话。忽然灵机一动。她之前还女妆见过几个同好姐妹,也许她们更能理解自己的难处,伸手帮自己一把。大不了把老婆的名牌坤包压在她们那里就行了。

  钟明宇还记得以前自己的女妆QQ号和密码,在手机上打开了QQ。当初钟明宇废弃这个QQ,完全是迫于高志飞的压力。高志飞不喜欢自己结交那些伪娘和直男,说她们这个圈子太乱,人的素质也大多很低。也确实如此,钟明宇在这个圈子接触的那些伪娘尤其是直男,素质低的真是没话说。有的直男点开视频,就脱下自己的裤子给自己看。真不知道这些人对自己的女友是不是这个态度。那些伪娘同好也有不少本身就是直男的,还有不少有着SM之类的变态癖好。但高志飞说这些只是借口罢了,高志飞是怕自己被其他直男在网上把自己勾引上床了,给他戴绿帽而已。

  钟明宇刚在手机上点开了QQ,一个头像摇动了起来。钟明宇点开了,是个当初追过自己,QQ名叫汪恺的直男发来的消息。“你的骑马舞跳得真风骚”钟明宇没心情理会汪恺的调侃。但一翻查,亮着头像的那些姐妹都是外地的,鞭长莫及帮不上自己。在上海的姐妹头像都暗着。只有汪恺的头像一直亮着。

  钟明宇在认识高志飞之前也接触过些直男,大部分在网上就能感觉出他们的恶俗了。有些网上觉得素质还可以的,相貌也周正,一见面基本都露了原型了。在钟明宇的字典里,除了高志飞,直男基本上和垃圾画等号了。但这个时候病急乱投医的钟明宇只得向汪恺发去了求救的信息。“在的话,速回。”

  由于经商养成的习惯,汪恺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的。并且QQ也一直挂着,汪恺的QQ名用的就是真名。而且他不像很多直男都开个小号的QQ,他只有这一个QQ。无论是勾引女的还是勾引伪娘,都用这一个QQ。这也许是他在上海独自一人、无牵无挂的关系。原本在曹东兴家准备在混顿晚饭在回去的汪恺,手机震动了起来。点开一看竟然意外的是“雅宁”的消息。

  “什么事情?”

  钟明宇没想到汪恺能这么快的就回消息了,有些喜出望外。“你在上海吗?”钟明宇祈祷着汪恺别像其他人一般过年外出了。

  “在上海。”

  “我现在在徐家汇,遇上了困难你能来帮我吗?万分紧急!希望你快点来。”

  汪恺见此一愣,他没想到雅宁的再次联系自己就提出见面的要求。汪恺考虑了一阵答应了。这阵子他也无聊的有些发慌。虽然不知道雅宁遇上什么难解之事了,但能见上这个刚荣获“中国最美伪娘”头衔的人一面也是好的。汪恺和钟明宇交换了电话后,就往徐家汇赶去了。

  曹东兴家离徐家汇不远,春节交通又异常的通畅。不到十分钟汪恺就赶到了。见到雅宁时,身材倒是不错,像模特一般。但她怪模怪样的头上裹了条头巾,脸上满脸的大汗,妆都花了。神色也紧张慌乱无比。这样子和“中国最美伪娘”的头衔天差地远。钟明宇却顾不上这些,急急的将汪恺拉到一角将自己遇到的麻烦说了。然后把自己妻子的坤包在汪恺面前一伸,说这个包在巴黎是一千五百多欧元买来的驴包,押在你这里。你今天为我买男装的钱加倍的奉还。汪恺没想到竟然会遇见这样的事情。但看雅宁慌乱的神情不像说谎。而识货的汪恺也看出了这个驴包的品质不太像假货。即使是高仿的,这玩意在上海也买到两千多了。

  汪恺花了一千多元,除了鞋子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在港汇替钟明宇换了一身的行头。分别时将钟明宇的驴包塞回他换下的女妆装的包内。钟明宇不解汪恺是什么意思,汪恺已经转身离去了。

  钟明宇急急的赶了回去,将尹素琴的衣服塞到了自己的汽车后备箱上楼去了。尹素琴此时正在厨房做饭,只是抱怨了丈夫没钱在外面瞎晃这么久干嘛。便指挥着钟明宇帮她一起做菜。钟明宇提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到了夜间,岳父母睡在儿子钟尹骏的房间里,儿子和他母亲睡在一起。钟明宇只得睡到客厅做起厅长了。他洗完澡躺倒在地铺上。手机震动了一下,打开了是高志飞来的微信。“白天真是对不起,实在走不开,你怎么样了?”

  钟明宇没回,想着自己在高志飞心目中到底是什么位置。他爱自己吗?毕竟三年多的感情了,如果只是激情那早已褪去了。平时他对自己也是呵护备至,自己做女人后的撒娇和任性他也总是迁就着自己。如果没有爱情,这个高段位的人士是不会这么长时间对自己这么千依百顺的。但这种爱却是见不得光的,并且是丝毫不能与家庭起冲突的。其实在北上广深这四个一线城市的风化来看,早比那些西方社会更加奔放了。玩婚外情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就拿自己的顶头上司,事业群的副总裁来说。不过一年一百多万的收入,在上海也算不上什么有钱人。公开的养了个85后情人,只要钱拿回家,老婆也不说什么。

       现在搞一些同学小范围的聚会,都流行带别人的老婆出来显摆。他们的老婆也未必不知道,睁只眼、闭只眼罢了。高志飞的现任妻子就是小三转正。家庭地位是由经济地位决定的,又要能赚钱的老公又要能安分守己,几乎是不可能的。反之亦然。但自己和高志飞的关系却一丝一毫不能见光。她们的这种关系,自己其实连小三都不如。一旦起了冲突,高志飞将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舍弃。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如果拿自己妻子尹素琴或者儿子钟尹骏的任何一人的一根小手指来和高志飞做比较。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钟明宇想此一阵无奈,也许自己并不能怪高志飞,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高志飞在当时的情况恐怕也只能这样,这也许就是她们这样的“真女人”要面对的现实。

  钟明宇又打开了女妆的QQ,汪恺的头像依然亮着。钟明宇给他发去了一条消息“谢谢你今天的帮助了,这钱我会尽快还你的。”汪恺很迅速的回了一条消息,但就一个字“哦”。再无其余。钟明宇等了好一阵都没见汪恺回自己的消息,自己好像在直男面前还没享受过这待遇,不由得有些生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41

帖子

3886

积分

沉鱼落雁

Rank: 6Rank: 6

积分
3886
发表于 2014-12-12 17: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 继续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52

帖子

1331

积分

才貌双全

Rank: 4

积分
1331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5-1-11 16: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变装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