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20014|回复: 1

伪娘小生活:给老公穿女装-4

[复制链接]

2008

主题

2361

帖子

9609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09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4-8-5 14: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次过年对于宁云林来说有不少的收获。由于一年来的踏实肯干,她被财务部评选为了年度最佳部门员工,拿了一万块的奖励。再加上公司发的一万多块年终奖。宁云林有生以来第一次成为了万元户。储蓄卡上算是略微的有些存款了,这对于这个挣扎在上海这座米珠薪桂、居大不易的大都市的外来人口而言,显得格外不易,至少有些钱能放在身边防身了。二来过年回去后,面对母亲、姐姐、外甥女不用这么拮据了。第二,由于这几年的通胀压力巨大和公司近年来的效益不错,董事会终于同意公司上下整体提薪。第三,由于宁云林的工作任劳任怨,财务部总监将她的行政级别提为资深财务专员,虽然不是领导。但基本工资能提上去一块了。这两厢一加,宁云林每月能多千把块钱了。而更让宁云林兴奋的是,她现在用“霖霖”的小号QQ几乎每晚都能和心上人胡见峰聊天,听他倾诉内心的甜酸苦辣。胡见峰几次提出了见面的请求,都被宁云林拒绝了,能这样她已经觉得够了。而且大年初一的时候,当初学校里暗恋对象刘磊完成了两个月的旅游回来了。并且在微博上@了留在上海的要好大学同学,组织聚会。宁云林已经有大半年没见这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了。而对于宁云林最大的好消息就是,经过两个月的激素服用,自己原本有些黝黑的皮肤变得白皙和柔嫩了。自己的乳头也开始做痛了慢慢的隆起了。现在即使穿男装走在马路上,宁云林不开口说话,很多人都把她当女孩子。挤地铁的时候,时常有男的向自己身上蹭。当然代价也是惨重的,自己始终没有能适应激素的副作用。经常莫名的心跳加快,胃口也极具的减少,有一次出地铁口,宁云林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差点从地铁的电动扶梯上滚落下去。她上去之后,在台阶上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之后足足花了40多分钟才走完原本只需十分钟的回家路程。晚上也时常惊醒,不能熟睡。她现在的体重已经减到83斤,比很多和她差不多身高的女孩还瘦。但为了自己的梦想,宁云林没打算过放弃。只是为了回家,能让自己精神些,宁云林减半了自己的药量。

  说起来宁云林这个长相清秀的假丫头,除了皮肤黝黑了些,一副江南女孩的长相。但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为山东济南人士。这次回家,发现原本身体不佳的母亲更加瘦和苍老了,宁云林看得心疼不已。母亲却丝毫不在意,只说自己现在每月上医院。小病不断,大病没有。让儿子别担心。还拉着宁云林的手说,上海的水土就是养人,一年不见儿子,儿子又俊了不少,就是太瘦、太瘦了。宁云林听得心里却不知该做何感想,回家这几天,母亲没让宁云林动弹,为她做了许多她爱吃的。宁云林虽然胃口不佳,却将母亲做的饭菜全部吃下了。但大姐宁云秀似乎看出了弟弟的异常。一次借口要买东西,拉着宁云林出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瞪着弟弟说道:“你现在用激素了?”

  宁云林从小不会说谎,只得在大姐面前低下了头。自己的事情大姐是知道的,以前读高中的时候自己和未出嫁的大姐睡一间房。自己的秘密没有瞒住大姐。

  “以前你的毛病,大姐只是以为你人小不懂事,长大了就好了。你怎么现在变本加厉了?你真要我告诉娘,把她气得半死你才高兴?”

  宁云林急忙抬起头,急道:“别,千万别告诉娘!”宁云林却见大姐的眼里渗出了泪水。

  “你还知道心疼娘?娘千辛万苦的把我们两个拉巴长大了,为了我俩不受委屈,硬是没改嫁。她现在的这身病都是为了我们落下的。她最心疼的又是你这个儿子,总是念叨着,她能培养出一个上海名牌大学毕业又在上海工作的儿子够本了,如果能在闭眼前再看到你结婚和抱上孙子就足够了。你就是这么报答她的养育之恩的?”宁云秀说完,眼泪哗啦啦的落下了。

  “姐,你别哭了。我知道错了。”宁云林也痛哭了起来。

  宁云秀看着弟弟痛苦的样子也是心疼。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独自回去了。宁云林抹干眼泪回去后,小心的看着家里的一举一动,发现母亲依然是那么的和蔼,看见了自己脸上就乐开了花。外甥女也总是拉着自己让自己说上海的事情。姐夫依然对自己是那么的客气。大姐却对自己多了一份冷漠。

  临走前的一晚,宁云林挑了姐夫不在屋里的机会。进了大姐的房间,塞给了大姐一万块钱。“姐,这是我在上海挣得钱,你多给妈买些补品吃。”

  宁云秀却把钱塞回了弟弟的口袋里。淡淡的说道:“姐知道你在上海生活也不容易,你自己没说罢了。这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妈现在每月有一千六七百的退休工资,刨去吃药的六七百,吃饭什么的也花不了几个钱,有我在,你别担心妈的生活。你每月寄回来的钱,我都用你名字的卡存着呢。本来是打算留给你结婚用的。你心里如果真有妈、真有姐,该怎么做你自己知道。”说完宁云秀不再理会弟弟就出去了。

  宁云林在初五怀着无比矛盾和愧疚的心理坐上了高铁,回到了上海。从高铁站到她的居所,有地铁相连,但提着沉重行李的宁云林,还是累得满头大汗,并且心跳就如要蹦出嗓子眼一般。宁云林站在门口喘了半天的气才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之后只见在自己卧室的小蓝不断来回走动着,并用着男人的嗓门骂着粗口。宁云林看了一眼。小蓝就大发邪火的骂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失恋啊。你他妈的有男人要吗?”宁云林不想和她一般见识,提着自己的行李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刚躺下歇了没多久,屋外就响起了敲门声。宁云林一来刚躺在床上也没力气起来,二来是怕喜怒无常的小蓝是冲自己发邪火的。隔着门叫道:“你有什么事情啊?”

  却没想到小蓝用着委婉的口气说道:“刚才是我不对,和你说对不起了。我最近失恋,还请你谅解。”小蓝的这个态度却出乎宁云林意料之外,和小蓝同住三四个月了,却不知道她为什么始终看自己不顺眼,也从来没给过自己好脸。今天难道是西边出太阳了?她会主动向自己说对不起。

  但宁云林还是不敢开门,只是隔着门说道:“没关系的,你也别太心烦了。”

  “你能开下门吗?我有事情要请你帮忙。”

  宁云林听此摇了摇头,原来小蓝是有事要求着自己帮忙才向自己道歉的,宁云林也知道她所求没好事。但再不开门就显得自己太那个了。只得挣扎着起身为了她开了门。

  小蓝一进屋,就径直的走到了宁云林的床边,一PG坐下了,宁云林本来想躺着和她说话的,现在也只能坐在了板凳上。小蓝进了屋后什么话也没说就掩面大哭。一头雾水的宁云林只能为她递着纸巾。小蓝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大哭道:“我被我男朋友骗了。他答应过一辈子对我好的,四个月前还在我生日上向我求婚。我现在手上的戒指就是她送的。但他在一个月前却和一个真女闪婚了,我去问他为什么这么对我,他还把我痛揍了一顿。”

  宁云林不知道该怎么答她的话,因为和小蓝同住三四个月,已经见过三个男的来小蓝的房里留宿了。这个风情的小蓝不骗直男就不错了,会有直男骗她?她既然答应了别人的求婚,怎么生活还这么不检点?

  宁云林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想开点吧,一切会过去的。你长得这么漂亮,很多男孩子追你的。你会找到更好的。”

  小蓝听宁云林夸自己漂亮,顿时破啼为笑了。“哪有,你才长得漂亮呢。见过你的直男都说你穿男装都看不出是个男的。”

  宁云林听此一阵兴奋与激动。其实这个时候的小蓝说的是实话。她之前一直看宁云林这么不顺眼,就是因为她长得比自己漂亮和女人味比自己足罢了。几个来小蓝家里的男友都对这个宁云林侧目,还向小蓝打听宁云林的消息。唯一的例外还是曹东兴。小蓝既怕宁云林抢了自己的风头,又想继续和她合租。毕竟像她们这样的人找个合租伙伴很困难得,即使找到了彼此之间蝇营狗苟的事情也很多,CD又大多具备男人的性格和体格,脾气火爆,之前小蓝的一任室友,两人还大打出手了。如宁云林这般老实的CD还是小蓝仅见的。

  两人几句互相的恭维顿时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小蓝哭哭啼啼的继续说道:“其实我知道东兴还是爱我的,只不过是迫于他父母的压力罢了。我刚才打他的手机,总是关机。我就想最后再见他一面,你能帮我吗?”

  “我能帮你什么?你说的东兴就那个长头发的还打了一串耳钉的?”

  “不是那个,长头发我早不理他了。这个穷鬼,给我买的东西没一样超过四位数的,出去吃饭也都是小饭馆。东兴是那个胖胖的,个子不高的那个。”

  宁云林想起了曹东兴是谁,说道:“就那个老是挨你骂的老实胖子啊。那我怎么帮你呢?”

  “今天我打了东兴一天的手机,以前都是他不接,今天整天关机了。我估计是他迫于父母的压力换手机号码了。但我知道他有个好朋友的手机号码。待会你帮我打他好友的手机,就说我自杀了,让东兴来救我。”

  宁云林听此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不是骗人嘛。”并且她隐隐的感觉到,小蓝和曹东兴之间的事情未必如她说的这么简单,这些都是她的一面之词。而且人家刚结婚一个月,宁云林觉得自己不该帮这个小蓝破坏曹东兴的婚姻。

  小蓝无论怎么说,宁云林只是摇头不允。小蓝此时气得就想当面给宁云林两个嘴巴子,就打一个电话而已。你他妈的还给老娘推三阻四的。但现在除了宁云林又没其她人可以帮自己。而自己打电话给那个滑头的汪恺说自己马上要死了,他可没曹东兴这么好骗,肯定不信自己。小蓝把口水都说干了,宁云林就是不答应帮她骗人。小蓝一怒起身出去了,但很快的就折回了宁云林的房间,手机还拿了把水果刀。宁云林见此吓的失声惊叫,急忙操起了椅子提在胸前。

  小蓝拿着水果刀说道:“你到底帮不帮我?”

  宁云林吓得面色惨白却不答应小蓝的要求。小蓝没想到这个平时看上去柔弱的宁云林如此之倔。一狠心,撸开自己的袖管在自己的胳膊上来了一刀。血顿时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

  “现在你帮我打这个电话就不算骗人了吧,你再不打我就真死了。”

  宁云林没想到小蓝会做出如此过激的举动。惊得眼睛都直了。

  小蓝放下了手中的刀,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出了汪恺的手机号码递给了宁云林。“快打,不然我真要死了。”

  “要不我先帮你止血再打吧。”

  “废什么话,你现在就打。”其实刚才小蓝忍痛割了自己一刀,根本没割在血管上,就是划开了点皮肉而已。

  宁云林无奈的只得用小蓝的手机拨通了汪恺的电话。汪恺昨天刚劝曹东兴换了手机号码,小蓝就给自己来电话了。他就知道没好事。但还是接了起来,并用你自己的一贯口吻说道:“是小蓝大美女啊,怎么想的起来给我来电话。是想我了吗?”

  “不是的,我不是小蓝,我是她同住的室友,小蓝她…………她刚才自杀了。你能让你的朋友曹东兴来看看小蓝吗?她现在满手臂都是血,说东兴不来就不包扎伤口。”

  汪恺听此一阵不屑,这种事情他这几年来见了好几回。TS好像特别容易自杀似的,又没见哪个真去死的。而且这种要“自杀”的TS,你越搭理她,她越来劲。你不理她了,她也就觉得没意思,该吃吃、该喝喝,活的比自己都结实。

  汪恺装着惊讶的并且关心的语气说道:“小蓝自杀了啊,真不巧,曹东兴昨天和她老婆去国外旅游了。为了防止别人打扰他的新婚蜜月手机都关了,我都联系不到他,就是联系到了也救不了小蓝。你劝劝她吧,让她想开点,好男人有的是,她又这么漂亮。总会找到其他爱他的直男的。”

  宁云林听此也是一愕,对着小蓝说:“他朋友说,曹东兴和妻子去国外度蜜月了,他也联系不上曹东兴。”

  小蓝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这样一来自己这一刀不是白割了嘛。都他妈的疼死老娘了。小蓝一把夺过了手机对着汪恺说道:“曹胖子去哪里旅游了?”

  “是小蓝啊,你现在没事吧。我也不怎么清楚,据说是去南美什么巴西的亚马逊流域啊、阿根廷的坎帕斯草原啊,还有什么古巴、智利、玻利维亚的都要逛上一圈。你也知道这胖子有钱,是个典型的富二代土豪。又是第一次结婚,不知道要玩多久才回来了。你可千万想开点,别为了这么个胖子就做傻事。世界上的直男又不是他一个,你死了,他却活得好好的多不值啊。”

  小蓝被汪恺这一阵胡编乱造的太极拳打了没有脾气了。但看着自己已然受伤的手臂,却不甘心。想了一阵,怒道:“我不管,他老这么躲着我,我一个月后就上他家公司门口去自杀去。你帮我转告他。”

  汪恺见这个小蓝执意要将事情闹大,一阵皱眉。但马上有了计较。“行,我一定帮你转告这个死胖子。蓝大美女,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来看看你。你真有什么事情,我知道了却不来帮你。胖子回来也不会放过我的啊。”

  小蓝一想这样也好,让汪恺看看自己的伤口,也能让曹东兴知道自己是真自杀。就对汪恺说了自己的地址。汪恺挂了电话就给曹三胜打去了电话。

  半个小时候后汪恺就到了小蓝的住宿,这个时候宁云林正拿着刚才自己花钱从外面药店买来的纱布为小蓝包扎伤口。汪恺注视了宁云林几秒钟,宁云林被汪恺看的一阵害羞,汪恺笑道:“美女我来吧。让我也向蓝大美女献献殷勤。”说着接过了宁云林手中的纱布替小蓝包扎起来。宁云林放下纱布就急忙回自己的房间了,汪恺对着小蓝说道:“这也是TS?”

  小蓝不屑的看了有些色迷迷的汪恺一眼后说道:“是个CD,你真没眼光,这样的怎么也看的上?长得又黑、又矮又瘦的。像个猴子一样。”

  汪恺刚才看见宁云林仔细的替她包扎伤口,却没想到小蓝这么说这个宁云林。汪恺嘴上却笑道:“还真没看出来,我都以为是个真女了。我想追你,你不给我机会呗。不然我怎么会看她呢。我们的小蓝比河莉秀都差不到哪里去。”

  小蓝看着高大帅气的汪恺娇嗔道:“去你的,你什么时候追过我了?你从来没主动给我打过电话。还说想追我呢。”

  “今天不是听到你有事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嘛。现在还是在年里,我爸和我哥都在我家呢。为了你,我连他们也扔在家里不管了。”汪恺为了增加情节胡编乱造的说着。

  小蓝被汪恺一阵甜言蜜语挑逗的心花怒放。但很快的收敛了心神。知道汪恺和曹东兴关系非同一般。自己真和他有什么了,被曹东兴这个有钱的大凯子知道了,估计是再也没机会钓到他了。

  “少和我说这些,我心里就东兴一个人,其他的直男都是和他们玩玩的。”小蓝一本正经的说道。

  汪恺也不再油腔滑调了,说道:“上次东兴在房里和你说的话你忘了,你真把事情闹大了,你不怕他来找你拼命?”

  小蓝听此想起曹东兴一个月前的样子,也是一阵心悸。但看着已经被划开的手,却不想就此退缩。但再无刚才的凌厉。只是嘟囔道:“我又没想破坏他的婚姻,他婚结了也就结了,我就想和他在一起而已。”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们是同志关系。你不怕被他爸知道?你应该听过胖子说起过他爸。他爸是干包工头起家的,可不是吃素的主儿。这一年多你也花了胖子不少钱了,该赚的也赚到了。他也算对得起你了。何必这么缠着他不放呢。我劝你还是好好的想想,别太一厢情愿了。”

  小看着汪恺逐渐冷峻的面容,和半软半硬的话,似乎明白了过来他不是来看自己伤情这么简单的。怒道:“你到底是不是来帮我的?我和胖子好了一年多了,他爸也没知道,怎么可能以后就知道了?你给我走,把我刚才说的去和胖子说。一个月内我见不到他人就去他公司自杀。”

  汪恺听此一阵皮笑,却没离开。在小蓝的屋里打起了手机。“曹叔,我现在就在小蓝的家里。我劝不了她,你来劝劝她吧。”说完把手机递给了小蓝。小蓝见是曹东兴的爸爸曹三胜的电话吓得一阵慌乱却不肯接着这个电话。

  汪恺说道:“还是接了吧,不然他爸要找你当面说话了。”

  小蓝才小心翼翼的接过了手机。“曹叔叔你好。”

  “谁他妈的是你的叔,你个不要脸的男婊子给我听好了,你他妈的再去找我儿子或者打我儿子电话,我知道了一回找人打断你一条腿。知道两回让你走不了路坐轮椅。老子我说到做到,你个臭不要脸的不信现在就可以给你试试看!”

  小蓝被曹三胜这番干脆利落的话吓傻了。不敢说话。曹三胜见电话那头没声音了,继续骂道:“你个男婊子听到我说什么了吗?没听到我今天就带人来找你,让你知道知道。”

  小蓝急忙说道:“听到了、听到了,曹总我再也不会去找东兴了。”曹三胜听此也不答话,直接挂了电话。

  汪恺此时坐在小蓝房中的一角抽着烟,对着小蓝勾了勾手指。小蓝再不敢在汪恺面前摆架子了,急忙起身将手机还给了汪恺。汪恺冷冷的说道:“现在还死不死了?”小蓝不敢说话,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汪恺见此将烟头在小蓝房间的地板上一扔,也不踩灭起身就要离去。

  小蓝却哭了起来,说道:“我也是没办法的,我身上就几百块钱了。再过半个月就要付房租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割伤自己再去找胖子的。你看在我们以前也算朋友的面子上能帮帮我吗?要不我就做你的女友怎么样?”

  汪恺不屑的挖苦道:“你家不是在上海嘛,大不了搬回去不就是了。你这样的大美女我可高攀不上。”

  “回去了,我爸妈老是骂我。今年过年我都没回去。”

  “那就上网发征友帖子,你不是一直认为自己很漂亮吗。做上几票不就有钱花了,到时候再去钓有钱的凯子不就行了?”

  小蓝见汪恺如此神情知道他是不会帮自己的了。但灵机一动想出了条办法。说道:“隔壁那个骚货你真看上了?要不我帮你钓上她。不过你得事先给我五千块钱,我保证帮你搞上她。”

  汪恺刚才见了宁云林的样子,知道这她和小蓝就只是一般的室友关系,绝非一路人。这个小蓝肯定没憋什么好水。汪恺坐了下来,装着玩手机游戏,暗暗的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一边说道:“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这你就别管了,到时候你就管玩就是了。”

  “你不说清楚了我怎么敢玩?”

  “那好,我说了你可要给我钱啊。我拿了钱就帮你办事。办不成钱就还你。”

  汪恺看也不看小蓝一眼,摩棱两可得说道:“有屁快放,我大过年的可没时间和你磨叽。”

  “她刚才看都不看你,就被你这样子吓跑了,她肯定看不上你的。但我和她住一起有的是机会,趁她不注意在她水里多放点安眠药。她不就随你玩了,我以前问过她,她同事和家里人都不知道她的事情的。你就是玩了她,她也不敢报J的。你说我这个主意怎么样?”小蓝得意洋洋的刚说完,原本以为汪恺就会给她钱了。没想到汪恺起身跑到隔壁,叫开了宁云林的门。把宁云林叫了过来。

  当着宁云林和小蓝的面把刚才小蓝的录音播了出来。录音放完了,宁云林怔怔的看着小蓝,不解的说道:“我刚才还帮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神情之中满是不解和迷茫,搞不明白这个小蓝为何如此恶毒。自己究竟是哪里得罪她了,还是她就为了这区区几千块钱就能把别人卖了。

  小蓝以为是汪恺卖了自己讨好小蓝,不由得怒气冲昏了头对着汪恺骂道:“你把我卖了,讨好这个小骚货。你他妈的装什么正经………………。”小蓝刚骂到一半,汪恺一个兜风巴掌就上来。一个月前汪恺也打过小蓝一个耳光,但当时就用了三四分的力道。这次却用了六七分的力气。一个耳光把小蓝打了原地转了一圈,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汪恺怒道:“人家刚才这么帮你,你就这么报答这位的?你是个人嘛。”

  挨了揍的小蓝昏头昏脑的兀自犟嘴道:“你个大老爷们打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他妈的算哪门子女人?你信不信我现在一脚踢废了你,让你彻底做不了男的。”小蓝听此再看汪恺一脸的凶相,捂着脸却再也不敢说话。

  却没想到此时的宁云林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就地摔倒在了小蓝的屋子中。原来宁云林因为服用激素的关系,本来就身体状况不佳,今天又经过了一天的旅途劳顿,回来后又被小蓝折腾了好久不得休息,现在再受了这个刺激,她身体再也承受不了了。

  汪恺急忙抱起了宁云林,掐起了她的人中。转头问起了小蓝:“她究竟怎么回事?她有什么病?”

  小蓝见此也是一阵惊慌。说道:“我也搞不太清楚,就知道这阵子老是用激素,身体和面色一直很差。”

  汪恺抱起小蓝就上了附近的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宁云林的血压很不稳定,心跳几乎到了不可思议的将近两百。还有什么心律不齐……………………等的一系列问题。

  宁云林挂了足足两瓶水,症状才稳定了下来。医生给宁云林开了半个月的病假单。宁云林看着一旁的汪恺有气无力的说道:“真是太谢谢你了。”

  “应该的,谁见了都会这么做的。”

  宁云林微微一笑道:“刚才不是你在的话,小蓝是不会管我的。我恐怕就死在那里了。”

  “举手之劳罢了。不过等你身体好了,你还是找地方搬家吧。以后也别和这些人住在一起了,这个圈子坏人不少的,那个小蓝还不是最坏的了。你最好一个人住。”

  宁云林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没得罪过她啊,她怎么这样。大家又都是同类,何必相煎如此呢。”

  “这个圈子里的人就是这样的,真女人她们比不了。平时又净受社会的窝囊气。只能在这个圈子里欺负欺负自己人。如果是个正常女人,她还敢这么设计害人家?人家还不报J抓她。就是因为她自己也是伪娘,知道你这样的就是在外面受了欺负也不敢声张的。你们不是同类,她还真不敢欺负你了。这些TS见人矮三分,见到同类就觉得自己高大的不行了。你看那些变装论坛上那些为了什么标准才是“真女人”的吵架帖子,她们也就敢在这个圈子里放这个臭屁,把她们换到正常人圈子里,你看她们还敢不敢说自己是真女人了。她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正常人面前这么说,别人当她们神经病。换到自己圈子里了就一个比一个神气活现的,想想都好笑,一群二尾子争着吵着谁是真女人。这个圈子坏人不少。你一个人在上海以后再和这些人打交道要千万当心了。”

  宁云林听此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这是何苦来着。”却不知道是说这个圈子里的人还是说自己。宁云林转头看着汪恺说道:“在你们直男眼里,我们这样的都不是真女人是二尾子吧?”

  汪恺没想到刚才自己的吐槽吐得一时高兴,却忘了顾及宁云林的身份,但他也不想掩饰什么。说道:“以后交男朋友也记住了,没有直男真会把伪娘当真女人的,说这些话都是哄你们玩得。直男之所以喜欢伪娘,也只是好这口而已。喜欢的就是你们不男不女。真的只喜欢真女人,何必来找你们?大街上真女人抓抓不是一大把。”但汪恺说完看着宁云林却有些彷徨了,自从被曹东兴这个损友带进这个圈子里后,自己形形色色的伪娘见了数百了,如雅宁之类比宁云林更加漂亮的都见过不少。但无论这些伪娘嘴上怎么标榜自己真女人的,却都能看出男人的痕迹来,这无论外在的外貌还是内在的性格上。尤其那副故意模仿女人的神态,装腔作势的劲头很让汪恺受不了。但这个宁云林,骨子里就透出股柔弱的劲头,这绝对是只有女人才独有的。而且在这个女汉子横行的年代,也未必是每个女孩都能有的。

  宁云林听此一阵苦笑,却看着汪恺笑道:“一开始见你那副油嘴滑舌的样子,怎么现在说却不拐个弯啊。让人听得难受。”

  汪恺也笑了起来,但又看着宁云林说道:“别用激素那个东西了,你再这样下去要命的。在上海生活不易,老这么病病歪歪的怎么行?”

  宁云林无奈的笑道:“为了做二尾子更像点,可以装真女人呗。”

  “你这小家伙还真倔,你用激素是为了做漂亮女人,不是为了做病病歪歪的女人的。你以后老这样,谈什么真女人、假女人的。想想老家的父母和家人,为了他们以后也别这样了。你就是用了再多的激素,无论是正常男人还是直男,甚至是你们伪娘圈的,也没谁真把你当女人的。河秀莉、金星又怎么样?”

  宁云林听此长叹一口气,在躺椅上默默的点了点头。黯然的说道:“你说的也对,再这样下去我恐怕熬不到手术就要倒下了。”

  汪恺足足在医院陪了宁云林五个多小时才送开车送她回去。回去后汪恺对着小蓝冷冷的说道:“这半个月你把小宁照顾好了,我把我的手机和地址都给她了,她有什么闪失或者听她说你欺负她了,我扒了你的皮。”小蓝刚才被汪恺一个耳光打得自己的脸肿的老高,一只眼睛都不怎么挣得开了。但头却点的如鸡啄米一般。汪恺出了宁云林的屋子,掏出自己的钱包抽出了三千多块钱给小蓝后说道:“这钱够你自己应付一阵子的了,剩下的钱多给小宁买点有营养的东西吃。”小蓝见到了钱了,又是一阵欣喜。口齿不清的就让汪恺放心。

  一个星期后的周末,汪恺在家楼下的绿化旁练着拳脚。自从过年见到大哥依然每日不间断的带着两个侄儿练拳。汪恺也把家传的东西重新拾了起来,每天大早的起来练上一趟。趁现在蓄势待发的时候打熬好自己的身体,以便日后自己再次创业后能有副经得起各种透支的好身体。

  汪恺刚收完了势,就听旁边一阵掌声。转眼看去竟然是宁云林站在一旁鼓掌,脚边还放着个保温桶。

  “你怎么来了?”汪恺有些惊奇的说道,上周一别后,汪恺以为这个宁云林和小蓝就如同之前生活的许多有过数面之缘的过客一般再不会相见了。

  “没想到你还会武术,你拳打的真好看。上次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还没谢谢你呢。今天是专程来谢谢你的,这些包子是按我们济南做法做的,以后我在老家跟一个做大饭店做厨子的邻居学的。做的不好你别嫌弃。”说完拎着保温桶给汪恺打开了,里面放着七八个包子。汪恺带着宁云林上了自己的家中。

  宁云林这还是第一次上直男家中,但并没有多少紧张。上次和汪恺接触了一次,虽然感觉此人有些匪气,但为人却不坏。进了汪恺的家中,汪恺的家出奇的简单,客厅就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连电视和茶几都没有。但放着一堆堆的石头。一个大的玻璃橱柜里放满了一个个的小锦盒。

  汪恺打开保温桶一口塞进了个包子,脸上露出有些出人意料惊喜的表情。宁云林急道:“我做的怎么样?”汪恺嚼了一阵咽下之后,脸色陡然变的颓丧起来,随口说道:“一般般”宁云林听此低下了头抠着指甲说道:“我本来想按你们上海人的口味放点糖的,但一想这就不是我老家的味道了。知道你不爱吃我就放些了。”

  汪恺笑道:“我刚才骗你的,挺好吃的。我其实是安徽人,也不能说是上海人。”说完又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又喝了口水,又接着吃了一个。宁云林见汪恺大口大口吃的高兴才知道刚才被汪恺涮了,但只是笑道:“你真会骗人。”

  汪恺一边吃着包子一边说道:“看你的气色好些了,好像也比以前胖点了,身体好些了?”

  “嗯,听你的话这阵子不吃激素,身体有劲多了。吃的也比以前多了,上班时头昏和冒冷汗的情况也少了起来。”

  “你没在家休息,怎么还上班呢?医生不是给你开了半个月的病假?”

  “我这样的新上海人,哪里有福气享受这个啊。我公司过年前刚给我提了级别加了工资,现在可不敢请长假。哦,对了这是上次你帮我垫付的医药费。”说完宁云林在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九百块钱递给汪恺。汪恺也没推脱收下了。

  “还和小蓝住一起?”

  “呵呵,上海的一千二的单间可不好找。凑合着吧,自己小心提放着点她就是了。再说你上次帮我吓唬过她之后,她对我客气多了。这几天还一直为我做晚饭和早饭。我给她钱,给了好几次她才收下的。”汪恺听此也没说破小蓝之所以这么殷勤是因为自己给过小蓝钱了。惟恐经济不宽裕的宁云林再把这钱给自己。

  宁云林继续说道:“你是练过武术的,你上次对小蓝下手也太重了,她的脸到现在都肿着,后槽牙都给你打断了一根。”语气之中有些责备汪恺的意思。

  汪恺听此却毫不在意,反而把手支在桌子上撑着自己凑近宁云林的脑袋,一副风情的又带着坏的样子说道:“美女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今天来找我,还给我送包子,是不是看上我这个坏蛋了?”

  宁云林有些紧张了起来,身子往后缩了缩,喃喃的说道:“你不坏的,不然上次也不会救我了。就是有的时候有点凶罢了。”但宁云林此时也有些紧张现在和这个高大威猛的直男同在一室了。

  汪恺见自己的一个玩笑就把宁云林吓成这样,不由的也是一阵莞尔。撤回了脑袋和手,却依然开着玩笑的说道:“宁宁大美女,这次我就放过你了。但下次你再穿男装来找我,我就生气了。下次要短裙和黑丝。”

  宁云林心松了口气,却细声细气的笑道:“你刚才又骗人。”

  “不骗你的,你问小蓝好了,我糟蹋了不少伪娘了。这其中也没几个比你漂亮的。”

  “听小蓝说起过,不过我不怎么认为,反正感觉你人不坏。”

  汪恺笑道:“大奸似忠、大佞似信,你怎么就因为我救过你一次就相信我是好人了。说不准我是有什么目的的呢?你又长得这么漂亮。”

  “你有目的话就自己来找我了,不用等着我今天来找你了。反正我感觉你像个大哥哥一样。以后我就叫你汪哥吧。”

  “呵呵,现在这世道,哥哥妹妹那套都俗了。还是叫我老汪吧。”

  宁云林在汪恺家吃了午饭后告辞回去了。汪恺在阳台上看着宁云林出了自己的小区。宁云林的外貌不但上佳,并且为人更是难得的善良、单纯、温柔。即使女孩当中也没几个能有这样的,但汪恺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对她没一丝的冲动之情。或许就是因为宁云林太过单纯了,使得自己这个腹黑之人也对她不忍起一丝邪念。又或许是这几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半年前耗费了自己大量心血、从大学里办起的公司转让他人后,自己的相识几年的未婚妻也和自己分手了,自己什么事情都看得很淡的缘故。能有这么一个单纯的朋友就很好,自己的朋友不少,但如今天和宁云林一般轻松的畅谈一个上午的确不多。有些事情落了俗套就没意思了。

  宁云林离开汪恺的家中之后便赶去参加了刘磊组织的大学同学聚会,当年的学校风云人物和系草刘磊的号召组织能力很强,竟然组织到了二十多个同学参加聚会。这些许久未见的大学刚毕业一年多同学,再次聚首气氛很是热闹,都在交流着各自毕业后的经历。往日的同学之间的关系,也不似现在的职场同事关系那么的复杂和勾心斗角,彼此之间说话都可藏开心扉。同学们见了身体还虚弱的宁云林也很关心,纷纷问她怎么瘦成了这样,宁云林只是笑着说工作太忙了而已。

  但吃完晚饭宁云林就黯然的离席,不再参加接下来的活动,独自一人坐着地铁回家了。刘磊在这次聚会上宣布了婚讯。新娘子就是这次刘磊两个月旅程中结识的一个姑娘。在春节期间,双方的家长也都见了面,并且两人已在三天前领证结婚了。两人的婚姻不但是闪婚、还是裸婚。两人没有按现在上海新人结婚的架势,花上双方父母百八十万的婚房钱,两人再背上一PG的房贷,再花上十来万组织一场婚宴。什么都有没有,婚后也不住在各自的父母家中,打算租房居住。这在纸醉金迷的大上海也算是真爱了吧。女生的样子有些假小子,短发、穿着一身的运动装,脸上也有些青春痘。但也不失为一个帅气的美女,和相貌俊秀的刘磊很般配。尤其是两人十分阳光的气质。她叫梁佳。两人在聚会上始终是手牵着手,面对大家的起哄和作弄脸上也始终洋溢着幸福。当这对新人给聚会上给同学轮流敬酒,快要敬到宁云林的时候,宁云林悄悄的和身边的同事说自己有事便黯然离席了。

  一出饭店,宁云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找了个角落一PG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自己的最爱刘磊结婚了,成为了受法律保护的合法夫妻了。嗯,是受法律保护的。自己内心中所有的幻想和梦都破灭了。坐着地铁回去的路上,宁云林的泪水始终没有止住,却开始暗暗的责备起了自己。梁佳是个好女孩,配的上刘磊,自己应该要祝福她们的,为什么要这样呢。但宁云林一路的泪水始终没有停,正哭到一半时,她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地铁的服务人员对宁云林说道:“到终点站了,快车下车。”宁云林这才意识到自己坐过了站头,只得再上了往回的地铁。周末的时候小蓝是肯定不在家的,不过宁云林觉得这样也好,安静是她现在最需要的。宁云林在床上躺了两个多小时,既没睡着,却自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两个小时候后宁云林起床了,在自己的校内网发了自己私藏了很久的女妆照片,原本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她不愿意向任何人倾吐的,今天她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什么有这勇气在校内网发这照片。发完了宁云林又躺回了床上,衣裤、袜子都没脱,抱着被子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睡去了。一个人的孤独又有谁能明白?

  第二天宁云林起床后,对着镜子中看着蓬头垢面的自己,暗笑自己真是多愁善感的空吃醋。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吃醋,连个女人都不是,又有什么资格暗恋阳光男孩刘磊呢?宁云林洗漱完毕,又坐回了电脑前。再次打开校内网,已经收到几条大学同学的回复。

  美女班长回复道:“读书的时候别人就说你比我漂亮,现在我更不要活了。你这是玩COS吗?”

  在国外求学的同室兄弟老K的回复更直接“求交往,好基友一被子。”

  大学时的山东老乡小亮回复道:“你的大变活人亮瞎了我的眼,超级本分的你这是加入非主流的节奏吗?”

  刘磊竟然也回复了“人类已经阻止不了你了。”

  宁云林反反复复的看了十余遍这些回复终于关闭了网页。宁云林对于这些大学同学半开玩笑、半询问的回复没做任何的解释。她开启了“霖霖”的QQ,刚打开胡见峰的QQ就跳动了起来。是昨晚的留言。

  “彻底分手了,终于解脱了,我感觉我解放了。”

  宁云林迅速回复道:“同病相怜,我的爱人昨晚也宣布结婚了,可惜新娘不是我。”

  没想到胡见峰就在电脑前,马上回复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不上什么感觉,反正很难受。你呢?”

  “我还行,反而觉得轻松了。原来一到周末我都要想着法的选节目来哄她开心,并且还是要既能让她开心的节目又不怎么过度透支自己荷包的节目。现在感觉一个人真好。”

  “女孩子都喜欢男孩来呵护和哄得,你再换个其她的女孩也一样的。”

  “你也是这样?”

  宁云林见此一阵沉默,自己从小到大,除了被母亲和姐姐照顾过,还没享受过这个只有女孩才能享受的待遇。也许自己一辈子都难享受的到了吧。就比如隔壁的名媛小蓝,到有很多直男追在她PG后面哄她呵护她,让她发发大小姐脾气。但直男这种呵护在宁云林眼里总感觉是直奔性而去的,目的性太强,并且除此之外再无其余。和正常的男女恋爱的方式完全不同。她接受不了这种关系。

  宁云林和同病相怜的胡见峰聊了一个多小时,外面响起了开门声。接着就是虚掩的宁云林的房门被一把推开了,小蓝进来。宁云林见了她的样子却是一惊,她上周被汪恺一个巴掌打得高肿起来的脸还没完全的消肿,脸上又多了一道淤痕。

  “你这是怎么了?”宁云林不由得站起身问道。

  小蓝苦笑道:“呵呵,赚钱,还能怎么了。上次你买的酒精棉和红药水什么的还在吗?”

  宁云林马上跑到外屋的冰箱,拿出了上次小蓝自杀时自己买的那些东西。回到屋中,小蓝已经脱光了自己,身上横七竖八的有好几道淤痕,其中两处还翻出了皮肉,两个手腕上还有两道绳印。一看就知道是伺候了有极为严重的SM倾向的直男。现在的小蓝为了钱已经落水兼职了。

  宁云林在小蓝几处见血的伤痕处先小心的擦拭着酒精棉,然后涂上封口的伤药。十几处也不知道是被绳子勒的还是鞭子抽的瘀伤擦拭着跌打药。小蓝口中连呼:“轻点,疼死我了………………。”宁云林面对着小蓝的赤身裸*体,还要用手不断的擦拭着也是一阵尴尬。小蓝虽然整好号称自己有多女人,但坚决不吃药、不去势。现在的她还是个纯爷们的身体,腿上和手臂上的汗毛也很重。用她的话说,只要自己觉得自己内心是个女人就是女人了,吃药、去势这些伤害自己的事情坚决不去做。在这点上宁云林到觉得小蓝比自己理智,却也很难理解她这样的行动。对于宁云林来说,一个向往做女人的伪娘,让雌性激素在自己体内滋生,和去掉那个丑陋的玩意是必过的两道坎。不这样,怎么能说自己是个女人呢?对于伪娘来说,各种属性也是千差万别,怪不得变装论坛上有这么多的争论该怎么样才能做一个女人的帖子了。

  宁云林看着小蓝伤痕累累的身体不由的一阵心疼,一边帮着小蓝擦拭着伤处,一边说道:“你这样你父母知道了要心疼死的,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呢?”

  小蓝却不屑的说道:“我这样的职校毕业生能找到什么好工作?一个月三四千的,要上二十多天班。还要看人脸色。别看我现在被揍成这样,我现在虽然惨了点,但昨晚赚的抵你三个月的收入了吧。我们这样的不趁年轻多挣点钱,老了怎么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46

帖子

1316

积分

才貌双全

Rank: 4

积分
1316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5-1-12 08: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一来就自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