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9463|回复: 2

伪娘小生活:给老公穿女装-7

[复制链接]

2008

主题

2363

帖子

9721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721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4-8-7 17: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周一上班的时候,宁云林刚出地铁口,见到了褚逸达正在地铁口旁的馄饨摊上吃着馄饨,褚逸达见到了宁云林脸上立马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手上的勺也放下了。但宁云林还未等褚逸达起身和自己打招呼就向他匆匆点了个头,加快了自己的步伐往厂区赶去。之后每一天无论宁云林早上什么时间出地铁口,总能遇见这个褚逸达在馄饨摊上吃着馄饨,两人也总是匆匆的这么一点头而过。这期间褚逸达还借着不大不小的事情来了财务部两次,在宁云林的办公室磨蹭了很久。到了午饭上公司的食堂打饭时,宁云林也总能见到褚逸达站在食堂的大门口。褚逸达大概也感觉出了宁云林对自己的回避之意,他从来不来和自己说话,只是这么看着自己,眼神之中却有些难言的异样。

  但一周后,宁云林再次上班却没在馄饨摊上见到褚逸达坐在那里不改口味的吃着馄饨了。第二天,宁云林再出地铁时依然没有见到褚逸达,宁云林还驻足往四周的早餐摊点看了看。之后几天也依然没有见到他,并且也再没见褚逸达来财务室协调工作,或者午饭时在食堂大门外见到他晃荡的身影。宁云林心想也许他放弃了吧,又或者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本来的一切都是巧合。宁云林想到这些从原先对褚逸达莫名的恐惧却变的有些内心失落了起来。

  周五的晚上,宁云林加了两个小时的班才出了公司,已经七点多了。肚子有些咕咕叫的宁云林也不回家吃饭了,到了厂区外的面馆,要了碗面条。刚坐下,却看见斜对面一桌有个熟悉的身影也在埋头吃着面条。宁云林不由的注视起了他,那个人也似乎感觉背后有人看着他,回过了头,两人的目光一对。眼神里似乎都是一震,褚逸达愣了半天,终于鼓起了勇气说道:“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啊。”

  “加班晚了些,所以就在这里吃了。好久没见到你了…………。”

  “前阵子去安阳的客户那里调试设备去了,今早刚回来。”褚逸达说完犹豫了一下,红着脸端着了自己的面条走到了宁云林的对面。说了一句:“我能坐在这里吗?”

  宁云林点了点头,但脸也有些红了。再看褚逸达的碗里,其实面条所剩无几,基本两口就能吃完了。褚逸达见宁云林看了眼自己的碗,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有些尴尬的说道:“这里的熬油牛肉做的不错。”说完对着服务员又叫了份熬油牛肉。加了份菜算是为自己找到了能继续坐在这里的理由。

  两人坐着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各自的情况。褚逸达也是如同宁云林一般是个新上海人,河北人士。不过不是上海本地大学毕业的,在石家庄的大学毕业后只身来到上海闯荡,也有三年的时间了,也如宁云林一般苦B的在生存线上挣扎着。两人吃完了,一起走到地铁口,乘坐的方向却是相反的。褚逸达似乎有些意犹未尽,不好意思的对宁云林说道:“正好我有个来上海的初中同学也住在你租的房子附近。今天我想去看看他。”说完褚逸达的脸色通红。

  宁云林理了理自己的发际,低头小声说道:“那就一起走吧。”褚逸达足足陪着宁云林坐了十多站的地铁才告别。出了地铁宁云林的脚步却轻快了许多。虽然两人都是在聊些琐事,但宁云林还是第一次和男生这么长时间的单独聊着。宁云林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见到一辆豪车旁站着一个身材异常高大、魁梧的女人,而且打扮极其夸张。女人目测身高几乎有185CM左右,一双7-8公分的高跟鞋去掉,裸高也应该在178CM左右。而且从她的高颧骨和宽肩膀来看,宁云林第一反应这个异常高大魁梧的“女人”是个伪娘。高大伪娘这个时候也将头转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宁云林,宁云林却被她异常冷峻的眼光和肃然的神情看的浑身一寒。宁云林这辈子还没见过如此骇人的神情和目光。加快了步伐往自己的租房走去,刚上楼时见小蓝正好快步下楼了。宁云林向她打了声招呼,小蓝只是“嗯”了一声,两人就错身而过了。但宁云林却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蓝眉头紧紧锁着的,表情甚是痛苦。

  宁云林到家后打开了自己的霖霖的QQ,周末的胡见峰头像依然暗着,估计是陪女友去了吧。自从胡见峰和女友复合之后,两人的Q聊明显减少。但这阵子的宁云林却似乎并没有感到失落。这是为什么?宁云林今天找到了答案,但一念及此,却又不敢往下想下去了。

  依婷是宁云林在百度的“女装子”吧认识的姐妹。一个月前宁云林偶然间看见了依婷写的自己的成长历程。从依婷懂事起一直写到了现在。宁云林当天看到了这个帖子,从晚上七点一口气看到凌晨两点,全部看完了。宁云林记得那晚自己是抹着眼泪,抽空了一整盒的纸巾。边流着泪、边看着依婷成长的点点滴滴,她也是似乎看到了以前和现在的自己。之后宁云林又花时间重读了两遍依婷的帖子。

  依婷从记事起的记忆就是在父母之间无休无止的争吵中渡过的。在她八岁那年,依婷的父母终于离婚了。依婷跟了自己的母亲生活,那个时候依婷的母亲收入不高,只得将自己大哥家的女儿,也就是依婷的表姐穿剩下的衣服要来给依婷穿。依婷的女妆情节就是这个时候开始产生的,宁云林也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如果不是因为母亲收入微薄自己老穿自己姐姐剩下的衣服,也许自己不会走上做女人的这条路。到了依婷十二岁的年纪,她母亲再婚了,并且很快的在一年后又有了依婷同母异父的弟弟。再次组成家庭对于依婷的母亲来说也许是件幸福的事情,但对于依婷来说就是场噩梦了,继父对她横竖看不顺眼,没少打骂依婷。依婷的母亲这时想将依婷送还给她的亲生父亲抚养,但被依婷也已另组家庭的亲生父亲给严词拒绝了。那年在亲生父母之间如被皮球般踢来踢去的依婷才十三岁。不过好在自己好心的小姨接受了自己。小姨当时有个六岁的女儿,而自己的丈夫是名狱J,常年在青海工作,一年难得回来几个月。而且小姨为人很好,人也长得非常漂亮,这段日子是依婷最快乐的时光。那段日子依婷承担了在小姨不在家的时候带妹妹的任务,那个时候依婷总将自己的妹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为她扎很好看的辫子,为她选很漂亮的衣服。并且依婷常常趁家里没人的时候穿上小姨的衣服,模仿着漂亮的小姨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三个人如同三个幸福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宁云林看到了这里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和姐姐生活在一起的快乐日子。)当时行为举止已经非常女性化的依婷,虽然被小姨和亲生母亲说了好几次,但亲生母亲一个月见不了自己的大儿子一两次,而小姨也不知道该怎么改变依婷的行为举止,总想着依婷长大了就会自然而然的好了吧。平日里娘娘腔的依婷在学校里常常受到男同学的欺负,但女同学们却和依婷很好,依婷也爱和女同学玩跳皮筋、踢毽子等游戏,却从来不喜欢参加各项男生活动。依婷在十九年那年考上了上海的一所普通大学,但这一年也成了依婷命运的转折点。小姨父从青海回来了,不大的小姨家容不下依婷了。依婷平时只得住在学校的男生宿舍,到了寒暑两个假期却成了她最头疼的时刻。那个时候依婷只得哀求自己的亲生父亲、母亲和小姨,轮流的收留她居住。到了大学毕业,依婷有了工作,虽然是个上海本地人,却如宁云林这样的新上海人一般租房居住了。独立生活后的依婷的日子虽然不在为生存发愁,但内心的煎熬却越来越让她难以忍受。在此期间,她被花言巧语的帅哥骗了自己不多的储蓄,之后又遭受了第二任男友因为要找女人结婚的毅然抛弃。两年前在公司和一个上司发生关系之后,半年后偶然间被公司的其他同事知道了他们的基情,也知道依婷是个喜欢暗地里穿女人衣服的伪娘。公司高层不得不将依婷辞退,这个时候的依婷便开始了完全的女妆生活。并且做了去势手术,虽然之后终于有公司肯接纳了依婷,但她却成了公司中的异类和怪物。但这一切的歧视和压力,她都坚持下来了。现在的她只等着攒够手术费后毅然的飞往泰国进行手术。

  宁云林自从加了依婷的QQ后,只要依婷晚上在线,两人单亲家庭成长起来的伪娘总有说不完的话题,两人的共同的点实在太多了。只是宁云林柔弱的性格却没有勇气如依婷一般完全女妆,在别人眼里如个怪物般的生存在这个大都市之中。现在的宁云林将依婷奉为知音和偶像。而且依婷和宁云林另外一个偶像台湾的唐燕一样,是名程序设计师。当晚宁云林等到九点半才等到依婷的上线。两人兴高采烈的聊了一个多小时,依婷发了条消息。

  “妹妹,你明天有空吗?”

  “嗯,怎么了?”

  “和你认识了这么久要不出来见一面吧?”

  “好啊,终于能见到姐姐你了!!!”

  当晚的宁云林兴奋的直到深夜三点才迷迷糊糊的睡去。第二天早上七点,宁云林被自己的手机闹钟吵醒了。她快速的刷牙和洗了把澡,看了看时间不到八点,宁云林争取在一个半小时内将自己打扮齐整。宁云林翻出了自己平时不舍得用、最贵的化妆品、丝袜等打扮起了自己。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将自己打扮完了。宁云林打开门的一刻,却有些害怕。虽然她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居住了一年多的时间,但女妆外出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大部分是在夜间。宁云林刚下楼时,就遇见了隔壁的邻居上楼。宁云林急忙低下了头,加快了自己的下楼步伐。好在邻居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宁云林暗暗的松了口气。

  刚出小区时,宁云林看见一个戴着墨镜、头上裹着严严实实的丝巾,就如个阿拉伯妇女般的人物走进了小区。但看身形却像自己的室友小蓝。小蓝也注意到了宁云林女妆外出。

  走了过来对宁云林说道:“你要出去?”

  宁云林只是“嗯”了一声。

  “能先等我一会儿,帮我下忙吗?”

  “怎么了?”宁云林好奇的问到。

  小蓝看了看左右,揭开了自己的头巾。脸上又是一阵鼻青脸肿。宁云林看的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明白小蓝是要自己帮她如上次一般,涂抹跌打药。也想起了昨晚小蓝下楼时为什么是一脸紧张和痛苦的表情了。宁云林看了看表,但再看看小蓝此时的样子终于不忍心,陪着小蓝又折回去上楼为她涂抹跌打药了。

  小蓝在宁云林面前脱光了自己,伤势似乎比大半个月前更重了。宁云林边帮小蓝抹着药,边心疼的说道:“上次你的伤刚好没多久,怎么又这样了?”

  小蓝叹了口气说道:“为了赚钱,还能是为了什么啊。我这样吃一次苦头就有一万块钱,伺候好了那个变态狂,他还能多给我几千块、甚至一两万的额外打赏。现在外面兼职的伪娘这么多,这么个有钱的主,我不要别人抢着要呢。我现在就卖这个变态佬一个人。每月赚的确比那些几百块就能卖掉自己的烂P眼赚的多多了。一个月也就吃上这一两次苦头就行了。”小蓝说完,却想起了当初和曹东兴在一起的日子。当时自己如女王般的颐指气使的花着曹东兴的钱,他却总是顺从自己。而自己却不知道珍惜。以为自己穿上女人衣服就该做个女王。现在这样又何苦来着的。

  宁云林听此也是一阵无奈,上次听到小蓝赚得的钱数,宁云林心里多少还有些不平衡。现在却感慨这个小蓝的生活不易了。

  宁云林在小蓝这里耽误了半个小时,乘坐地铁怕第一次与依婷的见面就迟到,宁云林咬了咬牙,在路上打了辆出租赶往与依婷约定的地点见面。宁云林所住地区是闵行,算是上海的市郊了。住这个偏远的地方也无非是图房租便宜而已。依婷大概是出于和宁云林同样的缘故,也是住在上海的郊区,却是在宝山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上海的两头。今天依婷约在了自己住的附近与宁云林见面。宁云林坐了一个小时左右的出租到了两人指定的见面地点。在宁云林到达半个小时前,依婷给宁云林打来了电话,询问自己到哪里了。宁云林问了下出租车司机后说还有半个小时就到。自己穿个褐色的蓬蓬裙裙和黑丝。依婷说自己染的一头亚麻色的长发,穿一件绿色上衣。半个小时后宁云林到达约定的地点。掏出租车费用时有些心疼了,一百七十多元。几乎是她一个星期的伙食费。但宁云林到了之后举目四望,却并没有见到一个亚麻色长发穿绿色上衣的女人在等自己。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不见人来,宁云林不由的有些泄气了。早知道这样自己就坐地铁来了。

  宁云林刚想打电话给依婷,在远处终于见到了一个身材十分高挑的女人,也抬头四处张望着。远看一头飘逸的长发、窈窕的身材几如模特。在她身边不断川流得男性大多比她矮上半头。宁云林虽然见她是亚麻色的长发和绿色上衣却还不敢确定这就是依婷。那人也见到了不断注视着自己的云宁林,款款的向她走来。一扭一挪的步伐虽然尽显婀娜,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刻意走着T台模特的步调却显得太过做作。宁云林向她笑着摇了摇手。依婷向她报以一笑,也是风情万种。但走近一细看,依婷的各种缺陷就暴露出来了,她虽然打扮的很讲究,但全身上下还带有不少男性特征,比如脸盘过大、棱角过于分明、手和脚也显得比正常女人大很多。脸上虽然打了不少粉,但还是能看出不少的粉刺,皮肤也有些粗糙,脖子上围了根丝巾,应该是喉结还是比较明显的。依婷是那种细看不如近看、近看不如远观的TS。但她说话就丝毫听不出女音了。

  依婷主动的说道:“你就是霖霖妹妹吧?”

  “嗯,你就是依婷姐姐吧?你长得真漂亮。”

  依婷的净身高应该在180CM左右,再穿上高跟足有185CM以上了。宁云林的身高就164CM,也没穿高跟鞋出来,只能抬头仰视着她和她说话。

  依婷笑道:“我没你漂亮。真没想到你长得这么美,比真女人还真女人。不过你不会打扮、你看你的眉毛显然是没修过,女人嘛都是靠打扮出来的。”

  宁云林被依婷说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姐姐,我现在只是个CD,哪里像你已经以个女人的身份生活了。前阵子我吃了两个月的药,最后还是被别人劝住了。平时我都不怎么敢白天出来伪街的。只敢在家里穿穿女妆。和你比自然是差远了。”

  依婷拉着宁云林的手说道:“最初伪街我也和你一样担心,走在大街上都是低着头的。和别人说话也是小声小气的。其实伪街没什么的,马路上顶多被人多看几眼。而且你这样的,别人根本看不出是个女生,你不用担心的。我们出来伪街,又不是出来做小偷的,没妨碍到别人怕什么。”

  刚和依婷见面的宁云林感觉和依婷极为投缘,两人就在马路上的长条凳上坐下聊了起来。聊了一阵,依婷又看了阵宁云林后说道:“你这样漂亮,但化妆的经验不够。走,上我家里去,姐姐给你重化。”说完拉着宁云林的手去了依婷在附近的租住的房子。依婷租房在一个老式小区的一楼。是带煤卫的单间,却显得有些阴暗潮湿。而且依婷似乎不善于处理家务,家里弄得乱糟糟的,衣服也是东一件、西一件的放着。但依婷的梳妆台上,却放满了琳琅满目的化妆品。宁云林见此一阵欣喜,看着依婷说道:“姐姐,我单位的一些女同事的化妆品都没你多,你真是比女人还女人。”

  依婷听得一阵高兴,有些骄傲的说道:“我们本来就是女人。”依婷说完,两人都爽朗的笑了起来。这种气氛只有同类人之间才会有的。接着就是依婷帮宁云林化起了妆。果然依婷的化妆技巧很熟练,先是用镊子帮宁云林拔了一阵眉毛、然后是打底、扑粉………………。一个多小时后,宁云林再看自己已经是焕然一新,看得都有些让宁云林自己不舍得从镜子里移目了。依婷将自己的头凑了过来,从镜子里看着宁云林说道:“姐姐的手艺怎么样?”

  “嗯,和职业化妆师差不多了,以后姐姐你要多教教我。”

  “行,不过你自己要多来看我。我虽然是上海人,但家里的人差不多都不和我联系了。我周末在家很无聊的。”

  “我也是,以前还有些同学聚会什么的。现在结婚的结婚、忙事业的忙事业。我在家也很无聊的。”

  “你不是有个室友吗?”

  “她和我不怎么合得来,有一次我差点被她卖了,好在有个人出头帮我。不过她也挺可怜的,现在在外面兼职,伺候一个有严重SM癖好的人,每次都要被揍的很惨。”

  依婷不屑说道:“这种鸭根本算不上是伪娘,她们只是穿上女人的衣服卖*淫而已。这些人自尊都不要了还谈什么女人?真丢我们伪娘的脸。现在12点多了,小区对面有家盖浇饭做的不错。走,我们吃饭去。”

  宁云林刚和依婷出了她的家门,门口一个老太太就沉下脸瞪着依婷说道:“小周啊,不是以前和你说过。你租这里的房子不能带乱七八糟的人上这里来吗?”

  原本神彩飞扬、一脸自信的依婷,忙陪着笑脸解释道:“这是我的同事,刚来这里坐了一个小时而已,马上就走。”

  老太太瞥了宁云林一眼后,对着依婷说道:“你这不是第一次了,无论男的来、还是女的来你每次都这么说。上周刚说过你,再有下次,大家脸上就都不好看了。”老太太说完就转身进了依婷隔壁的房间了。

  宁云林见老太太进门后小声问道:“姐姐,这是你的房东,就住你的隔壁?怎么这么凶啊?”

  “我半年前租她家的房子,看房和签合同时穿的是男装。她们不知道我是TS,我想只要每月付清房租就行了。我女妆也没碍着他们。不过他们知道了之后却觉得我怪模怪样的横竖看我不顺眼,但当时也没拉下脸皮说什么。后来我带了几次其她的姐妹来这里。一串伪娘走在一起,都引起了小区的居民的围观了。那些多嘴多舌的邻居都在劝我隔壁的房东别把房子租给我了,所以他们一直在刁难我。本来我想你这么女人,她们看不出你是个伪娘的。所以就带你来了,没想到她还是要找茬。他们是又不想陪我的违约金,又想提前赶我走罢了。”

  宁云林听此也是一阵黯然,自己还没女妆,就因为长得矮小、秀气,平时举止也颇为娘娘腔。在公司里都被人取了绰号叫“宁妹妹”“大姑娘”。而这个女妆生活的依婷的压力更是可想而知的了。

  两人吃完饭,依婷提议两人坐地铁到上海最繁华的淮海路去逛逛。宁云林欣然答应了,以前宁云林逛这些地方从来都是男装,也都是一个人。并且只敢看着,今天有依婷的陪伴,宁云林胆气才壮了起来。两人坐着地铁,在地铁里一路聊着,宁云林不时的看着四周人的眼光。而依婷似乎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嗓门也说越粗,引得不少人的注视。依婷却毫不在意这些。宁云林看着神态自若的依婷,紧张的心也慢慢的平稳了下来。和这个依婷在一起,似乎伪街成了一桩自然而然的事情。宁云林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温暖只有同类人能给予自己的。

  两人去了淮海路上的上海时代广场里逛着,里面动辄成百上千的商品,对于收入六七千元之间徘徊、还要负担房租和日常开销的宁云林而言有些奢侈了。而之前的宁云林来这类商场只是敢看上一看,别说试衣服了,连对营业员询问的勇气都没有。穿着男装多看了几眼,都怕被别人当成变态狂。宁云林的女妆和化妆品大多都是在淘宝上买的。自从那对姐妹夫妻分手后,宁云林再没胆子出街买女妆了。但和依婷在一起这一切都不成为问题了。依婷不但鼓励着宁云林大胆的试穿,还传授了宁云林很多搭配衣服的心得。在这方面依婷很有一套。

  宁云林正在一个品牌专卖店内兴致勃勃的听着好为人师的依婷传授女儿经和帮宁云林挑选衣服。专卖店的营业员却对只挑不买的两人逐渐失去了耐心,并且好像看出了依婷是个伪娘,一个营业员用着职业性的口吻对两人说道:“两位顾客不好意思,本店的产品只提供女性试穿。”刚才还沉浸在依婷话语里的宁云林,听了顿时浑身发烫了起来。两人出了专卖店,另外个营业员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对她的同事声音有点大的抱怨道:“脑子不正常的,自己不男不女的,还滔滔不绝的教别人怎么做女人。”宁云林听了这话几乎要伤心的哭了出来。依婷却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拉着宁云林的手依然款款的在商场内走着。淡淡的笑道:“别理她们,等我们完美了之后要比她们更女人。这些卖衣服的营业员自己都买不起几件这衣服,还有什么脸来说我们。”

  泄了气的宁云林说道:“我现在的收入也就六七千,还要负担房租和给老家寄钱,自己还要存上一点。我也买不起几件这衣服的。我不求能买这样的名牌衣服,只求我在外面逛的时候,这些营业员把我当个正常的女孩子。别来说我就行了。”

  依婷却如发现了新大陆般新奇的看着宁云林笑道:“哎呀,我的傻妹妹,你怎么这么傻啊。我的工资和你差不多。但我的衣服和化妆品大多是让我男朋友买的,你长得这么漂亮还要自己花钱买衣服干啥?就拿刚才那两个营业员来说,哪里是嫌弃我们是伪娘,只是知道我们买不起这些嫌弃我们烦了而已。下次我带着我男朋友来买,到时候看她们还敢放一个P不。”

  宁云林没想到这个依婷满屋子的女妆和化妆品竟然都是她男友买的。宁云林有些羞愧的说道:“我还没交过男朋友呢。依婷姐你男朋友真有钱,能帮你买这么多的女妆。”

  依婷却有些兴奋的说道:“姐姐我目前还没这么好的运气遇到真正的高富帅。我的那些衣服是好几个直男帮我买的。对了你以后交到了男友千万别要他们主动送上来的东西,他们自己买的不是淘宝上买的便宜货就是七浦路那种地摊市场买的。然后再哄你说花了很多钱买的。以前我遇见过个不要脸的直男,明明买的是几十块的假货,但却弄了一张正规大商场的发票来骗我。他们要送你东西,你带着他们逛商场当场买。不然就不要。”

  宁云林听此皱着眉头,得这样一来自己和小蓝又有什么区别。依婷似乎看出了宁云林的心思,不屑的说道:“这有什么,现在那些正常女孩交男友,带男友出来逛商场,不也让自己的男友或者情人掏钱埋单的。她们能这样我们凭什么不能。”宁云林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让宁云林向自己未来的男友开口主动让他帮自己买东西,自己是绝没这个脸皮开口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08

主题

2363

帖子

9721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721

花容月貌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17:38:01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宁云林和依婷在有些看法上不尽相同,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喜欢和这个姐姐在一起的。和依婷在一起,宁云林变得胆大了起来,也能学到自己之前未想到和学会的做女人的方式。两人正兴致勃勃的逛着依婷的电话就来了。是她公司的领导说客户的系统有些问题,让依婷赶过去处理一下。依婷和这个温柔的宁云林也很合得来,今天逛的很是开心。依婷对着电话喃喃的说道:“刘总,我现在和朋友正好有点事情了,你能不能让其他的同事赶过去处理一下?我从春节到现在还没完整的休过双休呢。”

  电话那头的刘总说道:“小周啊,我当初聘请你进公司,是顶着很大压力的,你要珍惜这份工作啊。”

  依婷垂头丧气的说道:“好的,我明白了刘总,我现在就去。”依婷挂了电话,无奈的看着宁云林说道:“外面的公司是把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我们公司倒好,别说让我享受女人的待遇了,就欺负我是个TS,就把我一个人当畜生用。其实这个客户的系统维护根本不是我负责的。昨天想着好不容易能休个双休了。所以才约你的,没想到还是被叫去加班了。明天估计也没法歇着了,真是对不起。”

  宁云林听着依婷如此说着也是替她感到不公,却只得说道:“姐姐你安心去吧,今天能和你在一起半天我已经很高兴了。”

  “那下次等我空了再约你。”

  “嗯,只要姐姐有空就叫我,和你在一起真开心。”

  宁云林平时周末也是一个人在家渡过的,顶多室友小蓝无聊时,会来找自己显摆显摆她新买的奢侈品。然后在自己面前宣扬一番她是如何“成功”的做个真女人的。当时的宁云林并不觉得如何孤单。但今天依婷的突然离去,让宁云林顿时感到空落落的,她又独自逛了一阵,不想穿着女妆就这么回去。宁云林想起了前阵子答应汪恺穿裙子、黑丝给他看的。而此时被依婷化妆一番的、又难得女妆外出的宁云林也颇为想让别人欣赏一番。作为男生的宁云林还有一干大学时的男女同学死党可以引为好友,但作为女人霖霖,自己的好友除了这个刚认识的好姐姐依婷外,恐怕就要算这个救过自己的直男汪恺了。

  这天上午,尹素琴带着儿子钟尹骏去了她的父母家了。钟明宇借口加班,等妻子走后,就地取材的拿了妻子的几件衣物和若干化妆品,上了自己的汽车。停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将自己打扮了一番。尹素琴身高171CM、钟明宇身高173CM,单论身高,其实两人并不怎么般配。作为男人的钟明宇和妻子一起出去逛街或者拜访亲友、出席活动总是强令妻子穿平底鞋,而自己穿内垫高的皮鞋。因为本就高挑的妻子,让矮个的钟明宇很是伤男人的自尊。但从自己另外女人的一面来看,这就太好了。妻子精心购物来的衣物,也同时成了钟明宇的装备。除了鞋子外,算是资源充分利用了。打扮有气质、有品位且不失时尚感,有自己穿着打扮风格的尹素琴潜移默化的成了钟明宇女妆时效仿的偶像。钟明宇的穿着风格也是一直在暗中跟着妻子走的。

  在车上收拾完了自己,钟明宇给高志飞挂去了电话。高志飞先把电话摁了。钟明宇在车上坐等着高志飞给自己回拨过来。但一刻钟过去了,自己的手机悄然无声。钟明宇又给高志飞拨了过去。高志飞又摁掉了。又过了一刻钟钟明宇继续拨过去,高志飞第三次摁掉了钟明宇的手机。钟明宇将自己的手机往副驾驶的皮椅上重重的一砸。自从高志飞的父母来上海居住后,高志飞的时间似乎格外不够用。平时下班后要时不时的去看看父母,周末也起码抽出一天来去父母那里待上一天尽孝道。之外的一天那只能留给了他的正牌妻子常钰。钟明宇虽然知道这是高志飞有情况接不了自己的电话,但今天的见面是两人约好的。这个点高志飞应该在新家老老实实的等待自己到来,我们平均一周才见上一次,这也影响到了你的家庭?我的要求很过分?小三、自己还是个同性小三,这个滋味让钟明宇现在是越来越难以承受了。她漫无目的的在马路上开了一阵,手机始终未响,钟明宇到了一个路口停下汽车将汪恺的手机号取消屏蔽,给半个月未联系的汪恺拨去了电话。

  自从半个月前从沈阳回来,钟明宇再也未联系过汪恺,并且将他的手机屏蔽了。沈阳的几天相处对于钟明宇来说是激情四射的,年轻、帅气、强壮的汪恺让钟明宇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新奇和刺激。而且虽然这个年轻的男人让钟明宇感觉到琢磨不透,这很让自己对他产生好奇。但作为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钟明宇,再回到了上海之后很理智的选择了断绝了这一切。沈阳之行只能是自己的人生插曲。自己已经有了份不错的事业,有了个美丽、知性且有一定家庭背景的妻子,有个聪明可爱的儿子。还有个优质、成熟且彼此之间有了感情的同性情人。无论作为男人还是女人,自己都可以算是成功了。再有一段感情,要把握三方的平衡,钟明宇感到力不从心。当然圈子里性速食的事情比比皆是,贞操这玩意无论在同志圈子里还是伪娘圈子里都快成了笑谈。但钟明宇却接受不了这些。而且沈阳的那几夜激情,让钟明宇再面对高志飞时如个负罪的之人一般。这阵子钟明宇在高志飞面前再无任性,反而开始顺从起了高志飞。两人曾经有过约定,相互之间在婚姻之外只能保持这一段感情。钟明宇相信高志飞是做到了,但没想到自己却先出轨了。但虽然钟明宇、高志飞彼此都有家庭,但作为女人的钟明宇已经将高志飞当成了丈夫,而高志飞还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小三!

  汪恺的电话接通了,汪恺有些欣喜的说道:“终于等到了你的电话了。”

  听到了汪恺的声音,钟明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愣了片刻之后开门见山的说道:“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

  “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汪恺将自己家的地址报于了钟明宇。两人便挂了电话。这个时候高志飞的电话来了。

  高志飞愧疚的说道:“刚才不好意思,我父母在我车上,不方便接电话。”

  钟明宇听到这里却没有说话,心中再想是不是待会再打电话回绝了汪恺,并且再次将汪恺的手机屏蔽掉。没想到正在这个时候高志飞继续说道:“不过我两点以后要赶回去,陪常钰出席场宴会,是她老板组织的公司骨干的员工和管理层的家庭聚会。我不去不好。要不待会我们快点?”钟明宇听到这里心一凉,说道:“你今天这么赶就算了吧,以后再约。”

  “哦,那再过几天吧。下周三,常钰正好要出差,我抽空好好的陪陪你。”高志飞虽然说的沉重,但彼此之间已经相互熟悉的钟明宇却从高志飞的语气中听到了如释重负的轻松意思。今天的约会似乎已经成为了高志飞的负累。钟明宇挂了电话感觉到了自己无奈和灰暗,但往汪恺家驶去时的对高志飞的负罪感却轻了大半。

  钟明宇到了汪恺的家门口敲了半天的门没人开门,刚被高志飞放了鸽子的钟明宇不由的怒从心气,掏出了手机给汪恺拨了过去,汪恺的手机铃身却从楼下响起了。钟明宇转头看去,汪恺提着两个塑料袋,袋子里面装了几个餐盒从楼下走了上来。

  汪恺还没等钟明宇对自己发火扬了扬自己的手上的袋子说道:“不知道你今天要来,所以家里没什么准备。又看马上要到饭点了,所以到外面饭店买了几个菜,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钟明宇兀自强词夺理的说道:“我又没说过要上你家吃饭,就想看看你这小子怎么样了而已。我马上就走的。”

  汪恺笑了笑没去理会钟明宇的刁蛮,说道:“进屋说吧。”

  钟明宇进了汪恺的家,没想到他的客厅出席的简单,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就完了。其余的却是一堆石头和一个玻璃门的橱柜里塞满了小锦盒。钟明宇不由的踱步过去看了起来,看了一阵转头看着汪恺说道:“上次那一方砚台、一方印章你就要卖十万,这屋子的东西全卖了,恐怕你能再买两套这样的房子了吧。”

  这个时候的汪恺正在厨房里,没回答钟明宇的话,只是说道:“我冰箱里有可乐和橙汁,也有啤酒和黄酒。你喝什么?”

  “我开车来的,橙汁就行。”

  汪恺先后从厨房里拿出了两双碗筷和一罐橙汁与两罐啤酒和简单的做了个蛋花汤后才说道:“当初买这些都觉得比市面上的行价便宜不少,所以就不计算的拿下了,没想到却把自己的资金压死了。这东西有价无市,除非甩卖,不然变现可难了。”

  “你还自己做过生意?”

  “呵呵,不是做生意的料,买卖干黄了,所以只能老老实实的打工了。”

  “还真看不出你这小小的年纪都做过老板了。”

  汪恺皮笑了一下说道:“loser而已。饭菜全部弄好了,过来吃饭吧。”

  钟明宇坐到了桌子边,没有动筷上下的打量起了汪恺。

  汪恺却用放电的眼神和钟明宇对视眼神,钟明宇白了汪恺一眼,嗔道:“神经病。”

  “你知道我有神经病还来看我。那你今天是来慰问病人的喽,慰问品呢?是你自己?”

  “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没有慰问品。”

  “马上春天就要到了,待会我可要发病了。”

  “去死吧。”

  下午四点钟明宇在汪恺家折腾完了。穿着男装从汪恺家出来了,装着下班赶到丈母娘家去吃晚饭了。一路上却拿着高志飞和汪恺进行着比较。高志飞风度翩翩,谈吐虽然不失风趣,却有理有节,显得稳重而成熟,并且很会照顾自己、哄自己开心。而汪恺这个足足比高志飞小十一岁的小家伙。他从来不顺着自己的意思行事,却总能把自己逗得很开心。和他在一起最不缺乏的就是自己的笑声了,当然了这个小家伙也时常把自己弄得尴尬无比。并且他出色的身体素质、高大强壮的体格。在“性”这个问题上绝不是中年人高志飞能望其项背的。在这方面让钟明宇感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若两个人必选其一,钟明宇还是义无反顾的会选高志飞。三年来的感情这绝不是和自己刚有几夜情的汪恺所能比肩的。而且成熟男人总有年轻人不可比拟的优势。钟明宇感觉高志飞在把自己当小三,补充他家庭婚姻不足的同时,自己也将汪恺当成了自己和高志飞之外的小三,补足高志飞不能给予自己的某些东西。

  汪恺在自家的阳台上看着钟明宇驾车离去。他能感觉到今天钟明宇是有了不开心的事情才突然来找自己的。当初在沈阳的时候汪恺就没信钟明宇对男人没有感觉的论调。并且很敏感的感觉到了钟明宇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同性情人的。因为汪恺在和她聊到有些敏感的事情的时候她总是很坚决的说没有。这种极力否认的态度本身就说明事实往往与宣之于口的话语背道而驰。汪恺想起了前阵子小蓝在曹东兴婚礼当夜的“备胎论”。没想到自己这么快的就成为了钟明宇的备胎。

  汪恺的思维要比同龄人冷静的多。七岁作为知青子女离开自己的父母来到上海,十岁自己的母亲去世没多久父亲就另娶新欢了。十六岁外公、外婆先后去世后就独自一人生活。十八岁在应对高考的时候,还要和开发商、动迁组周旋,以谋求自己的最大利益。高考刚结束没几天就因为外公、外婆的老宅动迁意外的收到法院的传票和自己在上海的几个至情舅舅对簿公堂。大一下半年,边读书边在网上卖老家宣纸、宣笔的汪恺算是第一批上网卖文房用品的电商。刚赚了点钱,自己的父亲就听继母的撺掇,说自己做生意挣了大钱,不用父亲再花钱供自己读书了。当时还不满二十岁的汪恺就开始独自养活自己了。之后虽然自己的生意随着前几年电商市场井喷式的爆发增长和国内掀起了文房热的双重东风赚了不少钱,并且在大学还未毕业的时候就成立自己的实体公司。但没几年就遭遇了下属因为自己的管理不善,钻自己的漏洞坑骗自己的钱,从而导致了自己的公司出现了亏损,这个时候汪恺又值自己一心做大,盲目的进货,在高档地段用高昂的租金,开了大型的实体文房雅玩店,再加之当时很多自己没想象到的因素一起爆发,导致了自己的资金链断裂。无奈只得在半年前低价分批的转让了自己的网店、实体店和大部分库存。自己不再是老板之后没几天,大学时期就认识的未婚妻就离自己而去了。也因为有过这样的经历让汪恺显得比同龄人成熟、理性的许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08

主题

2363

帖子

9721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721

花容月貌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17: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钟明宇刚走,宁云林的电话就来了。

  “宁宁大美女,你终于想起给我老汪打电话了啊。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怎么会呢,上次不是你送我上医院我还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呢。你现在方便吗?我想来看看你呢。”

  “那要看你穿没穿裙子和黑丝了。”说完汪恺在电话里做了一番流口水的夸张声音。

  但宁云林听得是一阵脸红:“你就爱吓唬人。”声音也小了许多。

  汪恺没想到宁云林被自己的几句玩笑就吓唬住了,不由的在电话那头莞尔。呵呵笑道“来吧,我老汪不会糟蹋了你的。你还不放心的话,我家里有玩SM的SK,你一进门就给我戴上了就是。”

  宁云林刚敲开了汪恺家的门,汪恺就拿了卷封箱胶带开了门,站在门口递给宁云林后,伸出双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很久没玩SM了,不知道SK放哪里去了。你就用这个凑合凑合吧。缠上个四五圈,就是超人都挣不开的。但事先说好了,你走的时候要帮我剪开这玩意的。”

  宁云林看着汪恺一本正经和甘心受刑的样子捂着嘴笑了一阵说道:“老汪你真会开玩笑。”

  汪恺却更加认真的看着宁云林的说道:“不是的,我第一次见你的男扮女装,都没想到你能漂亮成这样,你没发现我看你的眼神都直了?我自控力很差的,到时候我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你说怎么办?”

  宁云林被汪恺这阵七荤八素的话逗得脸又红了,说不出话只是站在汪恺的家门口。汪恺见宁云林这副样子,也不在和她开玩笑,拍了拍她的脑袋让她进门了。

  两人落座后,汪恺给宁云林拿出了灌橙汁说道:“宁宁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漂亮?老实交代是不是除了我还见了其他的直男?”

  宁云林喝了一小口橙汁后有些不自信的说道:“我今天真的很漂亮?”

  “漂亮极了,不过有些小问题?”

  宁云林急忙抬头说道:“什么问题?”

  “你的妆不是自己化的吧?化太俗气了,其实你素颜就很漂亮了,化妆反而显得画蛇添足。”

  “不会啊,我皮肤有些黑,还是化上点妆比较好。”

  “现在流行黑色,这是健康色。再说了你这长相是典型清纯、温柔型的,化这妆显得太过了。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今天是不是去相亲的?你告诉我是的,我也能彻底的死了对你的心。”

  “啊呀,你胡说什么啊。我今天是见了一个姐妹。和她很聊的来的,这妆也是她帮我化得。所以才穿成这样的。”

  “呵呵,我本来以为你会说是特意穿给我看的。原来是会姐妹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还没有竞争者。”

  宁云林听此,脸上有些露出尴尬的表情了。汪恺马上笑道:“好好,不和你开这种玩笑了。刚才是我的不好。”

  “不过我还真有件事情要来请教请教你。我公司好像真有个男孩子开始追我了。”宁云林说完偷偷的观察着汪恺的表情,看他有没有露出生气或者吃醋的表情了。如果这样,自己下次再也不来他家了。

  汪恺只是神色自然的说道:“他追你?他知道你是个伪娘了?”

  “当然不知道了,不过我穿着男装就挺娘炮的,公司里上上下下都叫宁妹妹和大姑娘。”

  “说说他怎么追得你?”

  宁云林将半个月前出差徐州和之后褚逸达的行为对汪恺详细的说了。

  汪恺听完了,笑道:“那看样子我们的宁妹妹好像对这位褚老兄动心了。”

  宁云林脸色一红,却没有否认。说道:“我刚才也把这事情和我刚认识的姐妹说了,他说褚逸达为人应该不错。不像其他的直男,没见几面就向伪娘提开房要求的。都有些纯情小男生的意思了。但他在老家父母双全,家里只有他一个男孩,剩下的一个是妹妹。他迟早要回去结婚的。这事你怎么看啊老汪?”

  汪恺看了一眼宁云林掏出了颗烟抽了起来说道:“你刚和那个依婷认识,怎么就把你的事情和她说了。忘了上次我和你说的这个圈子里人大多都挺复杂和龌龊的?尤其是自己的隐私,要保密住了。”

  宁云林却对此不以为然,说道:“依婷姐不一样的,她有正经工作的,不像小蓝那样的。而且我和她的身世很像,她不会是坏人的。”

  汪恺见宁云林的这副样子,也就不再说下去了。她知道了这个宁云林看上去胆小、柔弱,骨子里却有股难言的倔劲。自己再说这个依婷的不好,反而会适得其反。再者自己也确实没接触过依婷,说不上她为人是好是坏。

  “那位褚老兄是好是坏,现在还不能这么下结论。一来你们时间接触不长,光凭这些怎么能下结论说他为人好坏?二来你们还是同事关系,他想在自己公司内部搞基,不可能像网上约炮伪娘这么毫无顾及的。至于你说他家庭原因什么之类的,其实这个圈子里每个伪娘都会面对的问题。你以后接触下去的直男基本都这样的。谁没有父母啊,又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尤其是那个姓褚的这年纪,又没结过婚的。”

  宁云林听着虽然一阵无奈,却也频频点头,但看着汪恺反问道:“那你呢?如果真遇上了一个你很爱很爱的伪娘,你会不会娶她?”

  汪恺笑了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宁云林,这个圈子里谈结婚?脑子有病吧。自己到见过几对同志还煞有其事办过婚礼的。但没多久就分道扬镳各过各的了。不过汪恺看着宁云林的一脸真挚,自己又该向这个情窦初开的伪娘如何说这些呢?告诉她一旦进了这个圈子就和性还有虚情假意离得相当的近,但却要从此和爱说拜拜了?

  汪恺想了一阵说道:“等我遇见再说吧。”说完汪恺心中却也在想,如果真遇上了这样能让自己刻骨铭心爱上的伪娘,自己该怎么办?这样的伪娘这世上又有没有?

  宁云林在汪恺家吃了晚饭,两人一直聊到晚上。宁云林从诸如刘磊结婚,和同事胡见峰的暗中联系,包括小蓝的遭遇都一一向汪恺说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有些内向的自己到了汪恺面前却有说不完的话。在宁云林的内心,将这个与自己认识没多久的汪恺当成哥哥一般。即使是姐姐依婷都无此信任的感觉。而汪恺也难得听这些琐事听得不烦,耐心的一直听着宁云林说着。这个时候汪恺的手机响了。汪恺接了电话之后,拧了把宁云林的鼻子后说道:“小家伙,老汪有点事情不能陪你了。我送你回去吧。”

  宁云林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已经过八点半了。对汪恺说道:“不用了,我住的挺远的,你一来一回的耽误事情。我自己坐地铁回去挺方便的。”

  汪恺拍了拍宁云林的脑袋说道:“自己回去注意安全,时间可不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