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仙女楼变装论坛

cdts.xiannvlou.com
查看: 15972|回复: 1

伪娘小生活:给老公穿女装-8

[复制链接]

2008

主题

2361

帖子

9609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09

花容月貌

发表于 2014-8-7 17: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录,结交更多同好姐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汪恺离开家后打车去了酒吧。刚才的来电是自己有阵子没见过的死党曹东兴的电话。汪恺在一间同志酒吧的包间内见到了搂着一个二十来岁小男孩的曹东兴,此外还有一干圈里人。

  众人见汪恺来了,曹东兴还没说话,一个烫着夸张的鸡冠头的三十多岁的人,对着汪恺叫道:“四五个月没见到你汪少来这里,还以为你娶老婆生孩子、退出江湖了呢。”鸡冠头叫老A,是开服装店的。搂在他怀里的从头到脚完全是阴性美的小受叫张泽,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是老A的GF。

  汪恺一把拽过了老A怀里的张泽,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并且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后笑道:“你们俩还好着呢?都快两年了吧。我今天听胖子说你和小张同学分手了我才来的。你们到底分了没分啊。我快等不急了。”

  老A又将张泽从汪恺怀里拽了回来,说道:“你少打我老婆的主意了。告诉你,你没戏。”说完老A搂紧了张泽后,深情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和泽泽发过誓一辈子在一起的,谁也不背叛谁。”说完深情的吻起了张泽,两人还在包间内越搂越紧。当中表演起了激情热吻。

  包间内的众人顿时尖叫了起来。汪恺在起哄鼓掌的同时却瞄着曹东兴抱着的小男孩,小男孩却没跟着曹东兴起哄,完全一付不屑的样子。而且这个小男孩虽然是男装,但嘴唇上抹过淡色口红的,脸上也打过粉底,只是用妆不浓而已。若有若无的却更显性感。显然曹东兴找的还是个伪娘。而且这个伪娘不但相貌出众,几不下于宁云林,并且眉宇之间透出了股难言的冷艳媚态。此时一个小包间里,几个直男都不时的偷看着这个伪娘。

  老A压着张泽没完没了的吻着,就差脱裤子当众嘿咻了。一个满身肌肉的光头在老APG上用力的抽了一记,用着浓厚的东北口音叫道:“你们有完没完?我鸡皮疙瘩都掉满地了。你们要搞上厕所搞去。少在大伙面前玩肉麻。给老子滚蛋!”这个身材敦实的光头,大家就叫他光头。听别人说他在上海开了一家东北菜为主的餐厅,生意还很红火。但光头自己从来没承认过,说的人也只是在偶然间在这家饭店吃饭,看见光头在训服务员。汪恺和曹东兴玩的小圈子都是些小有身价的老板。光头阻止了两人,坐到了汪恺身边说道:“你小子这阵子上哪里去?大伙都念叨你呢。没你在气氛还真差不少。还在为之前生意上的事情想不开?”

  光头还在三年前和汪恺打了一架,因为光头当时的GF背着光头勾引了汪恺,汪恺还真来者不拒的上了那个小受。那时候生意正顺的汪恺也年轻气盛,仗着自己从小练过拳脚,打的长期健身的光头躺在了地上爬不起来,自己却没吃一点亏。却不想之后和光头不打不相识的成了好友。汪恺甩了颗烟给光头后说道:“刚开始是这样的,不过后来心情好了。发现没事闲在家里也挺不错的,看看书、电视和视频挺清净的。整天泡这里也没多大意思。”

  光头笑骂道:“我就不信你小子能改邪归正。”说完对着一个穿豹纹紧身衣和短裙黑丝的伪娘叫道:“晶子,你今天归这位汪哥了。他要你今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是我兄弟。”

  晶子大急的发嗲道:“不嘛,哪有你这样把自己老婆让人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不要。”光头对着晶子一瞪眼,她立马老实了,装着委屈和不愿意的样子坐到了汪恺的怀里。汪恺捏了捏晶子的下巴,还在她脸上亲了口后对光头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光头随意的一摆手、自个跑去拿着麦唱起了歌。晶子见光头忘情的唱着,还背对着自己。晶子看着汪恺说道:“你还挺帅的嘛,我叫龙晶晶,是北京人哦。你叫什么?”汪恺听她的口音却不像是北京的,应该是河北、山东一带的口音。像这样傍有钱人的兼职伪娘和妓*女差不多,总是说自己来自经济发达地区来抬高自己卖的身价。

  汪恺拍了拍龙晶晶的大腿说道:“你自个去玩吧,我和我朋友有些事情要说。”龙晶晶生气的在汪恺胸口打了一记,怒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人。”旁边一个兼职伪娘却趁机的说道:“那晶晶你呢?你又没蛋切和没用激素,你不是还养着一个老婆嘛。你是男是女啊?”

  龙晶晶听此脸上顿时变色,“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那个伪娘的鼻子骂道:“你个死骚货、死太监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

  龙晶晶还没冲上去,汪恺就厉声怒道:“你们要闹给老子出去闹!”

  两个兼职伪娘才老实了下来。汪恺坐到了曹东兴的旁边。曹东兴对着自己怀里的伪娘说道:“这就是我和你一直提起的汪恺,我的发小,我俩快认识二十年了,给你汪哥敬杯酒。再介绍下自己。”

  小伪娘拿起了杯啤酒对汪恺细声细气的说道:“汪哥,我叫李家维,叫我维维就行了。还在通大读大三,山东聊城来的。我从小胃不好,也不会喝酒。只能意思意思。你别见怪,你也随意。”

  维维有理有节的说完将自己的酒杯和汪恺将手中的啤酒瓶碰了一下,喝了一小口,汪恺一口喝尽后笑道:“原来还是个顶级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我和胖子都是野鸡三流大学毕业的。”汪恺心中却不以为然,这个圈子里哪有刚认识就将自己名字和真实身份告知他人的。这个维维十有八九和那个龙晶晶一样,捏造个名牌大学生的身份来抬高自己的卖价。以前自己也遇见过这样的,也宣称是上海某名牌大学的大学生,结果这个伪娘是个农民工出身。

  维维细声奶气的说道:“一直听兴兴说起你,说你读大一就自己创业了。我们这些只会死读书的和你差太远。像汪哥你这样的,就是不读大学我们也比不了你的。”

  “听他瞎说,那个时候也就在淘宝上开了家小店,发发照片,左手进右手出的倒腾些东西而已。当时网上做我这行的人少而已。放现在就不行了,像你们这样在校读书的开网店的就不少了。当时我赚了也就运气而已。”

  维维本来还想和汪恺聊下去,但在乎曹东兴的感受,缩回了他的怀里不在说话。汪恺见此对这个谈吐有度和会察言观色的维维有些刮目相看了。

  曹东兴在旁对着汪恺笑道:“最近你怎么样,还素着呢?要维维帮你在她们的大学里也找一个吗?现在大学里漂亮的小受可多了,维维系里公开的同志就有两对。都见怪不怪了。”曹东兴说完转头看着维维说道:“这个汪哥怎么样?比我强多了吧,大帅哥一枚,还会功夫,看古玩更是一看一个准。标准的能文能武,现在只是在调整期,绝对的黄金潜力股哦。你不是说你在你们学校的小受里前五都排不进嘛,那帮你汪哥也找一个。比你漂亮的找不到,和你差不多的也行。”

  汪恺见了自己这个好兄弟的草包样,看样子把自己的事情都向这个刚认识的维维说了。心中恨铁不成钢,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我最近还想清静段时间。”

  三人闲扯了一阵,都是曹东兴的话语,汪恺只是应付着曹东兴,而维维只要不提及自己,一句话也不主动插进来。一副温柔乖巧的样子。汪恺揉了阵肚子,装着有些不适。还装模做样的跑了趟包间里的卫生间,出来后对曹东兴说道:“胖子,我晚上大概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你送我回去。”和汪恺相识已久的曹东兴自然知道汪恺是什么意思。转头看着维维说道:“我送你汪哥回去。你在这里玩着,如果他们散了,你就自己上附近的宾馆先开房等着我。把宾馆和房间号发我手机上就是了。”

  两人刚出了酒吧,曹东兴就要说话,汪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曹东兴才住嘴了,跟着汪恺拐了个弯,进了个小区。汪恺说道:“你和李虹琳从南美度蜜月回来才半个月,怎么又玩起这个了?你忘了你现在已经结婚了,你爸之前怎么让我关照你的?”

  曹东兴嘟囔道:“现在结婚了玩这个多了去了,你以为我爸自己老实啊?他在外面包了比我年纪还小的女孩大半年了。我没和我妈说罢了。”

  汪恺听此不知道该怎么和曹东兴继续说下去了。只是摇了摇头。转了个话题说道:“你和这个维维是怎么回事情?”

  汪恺说到这里,胖子兴奋了起来。说道:“我在公司没事的时候上网认识的。一周前出来见的面,后来回去一查,还真是个通大读经管专业的在校生。发现她和其她小受不太一样,挺内向挺老实的,我问她什么事情,她都告诉我了。不像其她的伪娘,整得像无间道里的间谍一样整天遮遮掩掩的。更不像小蓝这个骚货,花了我的钱还整天对我吆五喝六的。维维长得也比小蓝强多了,刚才你也看见了整个包间里,她就化点淡妆就是最漂亮的了。”

  汪恺没想到曹东兴竟然会说这个维维内向老实,汪恺刚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个维维。远比那个外强中干只会咋咋唬唬的小蓝精明了。汪恺见胖子兴高采烈的说完了。反问道:“那她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

  胖子听此脸色一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维维和我说,他老家的母亲有病,家里又很穷。只要我能每月给她两万的现金,她就愿意跟着我。并且保证不出轨,出轨的话就把之前收我的钱全退我。还给我立了字据。这个价格不贵,以前那个小蓝,虽然没明着要我钱,但整天买这买那的,一个月三四万都不打不住。如果不是维维她家里等着用钱,她这相貌有点耐心,还怕找不到比我更有钱的,你说是吧?”曹东兴说到后来又兴奋了起来。

  汪恺打断了曹东兴的话头,怒道:“你才有病呢!这种陈腔滥调你也信?现在的字据值几个钱?她如果在外面找人了,你是不是还上法院告她?你爸没教过你,别说字据了,现在就是公司对公司敲了公章的合同都差不多和废纸一样!”

  曹东兴被汪恺训的有些不高兴了,掏出颗烟点着了嘟囔道:“她再给我戴绿帽子,要么别让我知道,我不知道也眼不见为净。知道了大不了再分手就是了。能损失几个钱?反正该玩的都玩了。”

  汪恺叹了口气说道:“胖子你还当我是兄弟的话就听我几句话,不管你现在怎么玩,先把你老婆的肚子搞大了,把孩子生下来再说。这样即使以后你的事情包不住了,就是离婚了至少在你爸妈那里能有个交代了。还有你即使要在这圈里继续玩下去。就学学光头,自己任何事情都别在圈里说。以前你和维维说过的也就说了,以后的事情你别图嘴上痛快和显摆。少说为妙知道吗?你和我不一样,我一个人就是家了,无牵无挂的,没任何顾忌。你家里是家大业大的,还就你一个宝贝儿子。还有玩的时候安全工作做做好。把他妈的套子给戴紧了。”

  曹东兴听此,笑了起来说道:“你真他妈的啰嗦,不过有你这个兄弟真他妈的好,除了我爸妈,你比李虹琳都对我好。你能和我说这些话,我知道是为我好。”

  “少他妈的肉麻,弄得我要和你搞基一样的。我可看不上你的胖PG。回去哄你的维维吧。”说完汪恺在曹东兴的胖PG上撩了一脚。曹东兴屁颠屁颠的回去了。汪恺看着这个温室里长大的大少爷却是一阵无奈,心想日后只得自己多和他联系联系,以免这个在上海的异姓兄弟真出事了自己才去擦PG,到时候麻烦不去说了,擦不了才是最头疼的。也怪不得他的父亲这么担心这个宝贝傻儿子会出事,让自己看着他。

  汪恺拐到了酒吧门口正要打车回去,却看见一堆人围着看热闹。汪恺只见两个女的互相撕扯着头发,一听互相之间的叫骂声就知道都是伪娘了。周围一圈人都在起哄看热闹,却没一个上前劝架的。人妖本就是个西洋镜,两个人妖在一起还互相打架,这种难得的好戏自然吸引了周围一大圈人。再一细看,竟然就是前面在包间里的龙晶晶的那个太监伪娘。太监伪娘似乎占了上风,虽然自己的头发也被龙晶晶揪着,但自己单手抓着龙晶晶的长发,一手不断的殴击龙晶晶的脸部。没一会龙晶晶就被太监伪娘打倒在地了,太监伪娘跳到了龙晶晶身上,不断的用指甲抓着龙晶晶的脸,口中还不断的骂道:“让你这臭婊子整在背后叫我太监,让你叫我太监………………。老娘我今天把你下面的东西废了,让你也做太监。”正在这时一辆巡J摩托开了过来,J察喝道:“你们干什么?”算是挽救了龙晶晶被废的命运。汪恺看了这一幕摇了摇头,打车离去。

  但汪恺坐在出租车上时,汪恺想起了刚才那个维维深邃的目光和绝佳的相貌,怎么会看上曹东兴这个在大上海只能算第三流的富二代?况且由于曹三胜不怎么放心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没给他多少钱,也没让他有权力直接动用公司的钱。真是如维维说的家里急钱用,她就迫不及待的卖身于曹东兴?像维维这样气质的小男孩,应该不是出生在贫困之家。这种鬼话汪恺是打死也不信的。汪恺忽然想起了前阵子看过的国外一条新闻。一个同志由于自己的不检点,感染上了艾滋病。却更加疯狂在圈子里找炮友报复,一年半的时间,他得病后可查的炮友就两百多,其中中彩的有一百多人。汪恺想到这里不由的后背冒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掏出手机给曹东兴拨了过去。电话响了好久曹东兴接起了电话,汪恺还没说话,曹东兴就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怎么这个点给我电话?我正在宾馆里的卫生间洗澡呢。有什么事情快说!”

  汪恺没想到两人已经去了宾馆,只得停止了自己想说的,问道:“维维洗了吗?”

  “你问这个干嘛?她让我先洗。”

  “你洗完了,等她洗得时候出房间,找个没人的地方给我电话。”

  “他妈的,弄得像特务接头一样的。好了我有数了。”

  十多分钟后曹东兴的电话来了。汪恺兀自不放心的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呢?”

  “宾馆的安全走道里,没人能听见我们说什么。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和维维办事前做过体检吗?”

  “嗨,你说的就是这个。你也别真当我是二百五了,这种网上勾来的货色我一直很小心的。这种事情谁他妈的敢马虎啊?我亲自看着她上医院做的测试后才和她上床的。”

  汪恺听此提着的颗心不由的掉了下来。“好了没事了,我就问问这个事情。你安心的玩吧。”

  挂了电话的汪恺刚笑自己杞人忧天。但再想起维维的那深邃的眼神却越来越感觉不对。还有曹东兴这个企业家独子的身份,是特别容易招惹心怀不轨的人给他下套往里钻的。

  周日的下午,汪恺赶到了曹东兴的家。此时新娘子李虹琳回了娘家。曹东兴大概是昨晚折腾了一宿的缘故,在家呼呼的睡着午觉。佣人知道汪恺和曹家的关系,放了他上楼也不去管他了。汪恺知道这个兄弟的睡劲沉重,一个午觉往往能睡上四五个小时。不然怎么会长这一身和年龄不相附的肥膘。汪恺见李虹琳不在家,拧着他的大耳朵将正在留着哈喇子、做着大头美梦的曹东兴从床上揪了起来。

  醒了的曹东兴顿时狂怒道:“你他妈的发什么神经?昨晚我洗澡洗了一半你给我打电话。今天老子睡到一半,你就这么闯进来了。”说完又躺下蒙上被子睡了起来。

  “你起来不起来?不起来信不信我拿盆凉水浇上来?”

  曹东兴坐了起来,闭着眼睛的骂道:“有屁快放。放完了滚蛋。”他连衣服也不穿,就这么光着上身,坐在床上。肥厚的脂肪使他丝毫不觉的三月的凉意。

  汪恺却见到曹东兴巨硕的乳房觉得好笑。用力的抓了把,笑道:“你他妈的这一个胸就比你老婆那一对还大了。”

  曹东兴睁开眼睛怒道:“这叫佛乳,福相!你懂不懂?别以为你有两块硬邦邦的胸肌就了不起。弄得和卖P眼的鸭子差不多!”

  汪恺不再和曹东兴说笑,详细的问起了他和维维的详细情况。

  曹东兴却有些不乐意了,说道:“你他妈的是不是看上维维了?你直说啊,我让给你就是了,不就是一个小受嘛。我没这么小气。”

  汪恺听此气不打一处来,又用力抓了把曹东兴的乳房怒道:“你他妈的真以为天上掉了个馅饼就砸你嘴上了?当心是个铁饼!你不要我管我就不管了,但话事先说清楚了。维维再像小蓝这样的闹腾起来,你他妈的别再来找我帮你擦PG!”

  曹东兴虽然有些稀里糊涂,为人却不蠢。被汪恺这么一说,有些醒神了。问汪恺要了支烟,在床上抽了起来,边抽边和汪恺说起认识维维的详细经过。

  但汪恺听完了,虽然不能确定维维为什么找上曹东兴的,疑心却更重了。也一边抽着烟、一边自言自语喃喃的说道:“像他这样的小三,还是同性小三。怎么整天让你上她学校公开接她,还在学校附近逛街、看电影和吃饭、和去她租的房子?弄得一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的架势似的?”汪恺说完了,又看了眼曹东兴。心想:“你又长得又不帅,反而肥头大耳的,像极了二师兄。开的车也就一辆三十多万的日本车罢了。像你这样的小土豪在通大这样的知名学府里根本没啥好显摆的。”

  但汪恺这么一说,曹东兴一拍自己的脑门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道:“你说这个李家维会不会是被学校里的她原来的BF甩了,拿我来气他原来的BF?怪不得我看她的行为举止根本不像什么穷人家的孩子。从来不和我计较什么三瓜俩枣的小钱。昨晚开了房,我开房钱忘了没给她,她也没主动来问我要。”

  汪恺被曹东兴这么一提醒,觉得这个可能性有些靠谱。现在说三年一代沟是半点也不假的。像维维这些90后的基友,找同志常常弄得大鸣大放、轰轰烈烈的。快赶上男女生又哭又闹谈恋爱的架势了。而汪恺这些85后却做不出这些举动来。再往前推些年纪的人搞基差不多就和偷偷摸摸做贼一样。汪恺为曹东兴担的心还有些放下,说道:“真是这样的话,你这猪头样还是真捡了便宜了,这小家伙估计就是找你这样的猪头来气原来的BF的。你小子还真是被馅饼砸嘴上了。我说你小子一点都不笨啊。刚才你说的我都没想到你到想到了。你这家伙不是没脑子、是懒得动脑子!以后凡事多想想,妈的你又是个富二代土豪,本来盯着你的苍蝇、蚊子就多。你再这样整天没心没肺的,有的你苦头吃了。”汪恺说完了在曹东兴比孕妇还大的肚子上抽了一记后说道:“睡你的大头觉去吧。老子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08

主题

2361

帖子

9609

积分

仙女姐姐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609

花容月貌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17: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一上班,宁云林在地铁口的早餐摊前,依然没见到褚逸达的身影。中午吃午饭时候宁云林在食堂也没见到褚逸达。宁云林不由的一阵失落,也许之前的事情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又或者真如汪恺说的,哪有在自己公司内部搞基的。这阵子宁云林是满脑子的褚逸达,无论见到他或者没见到他,都会有很多的想法。但将近下午三点左右宁云林接到一条褚逸达发来的短信“今天我还要去我同学那里吃晚饭,能和你一起走吗?”

  宁云林见了这条短信顿时热血沸腾了。按了半天才按完了“行,我准点下班。”这简单的六个字的短信。宁云林一分一秒等着下班。不过今天的时间不知道为什么走得特别慢。宁云林犹如熬了两年一样才熬过了这两个小时。下班后宁云林出了办公楼就不再装淡定了,几乎是跑着往地铁口快步走去。刚出厂区时,一个人在宁云林背后叫道:“小宁!”宁云林这个时候一阵皱眉,心里难得骂起了脏话:“谁他妈的这个时候找我啊。”转身看去竟然是褚逸达。褚逸达快步走了过来,小声说道:“你这么走这么快?下班后有事?”

  宁云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告诉他实情?这话她自己绝对说不出口的。只是红着脸说道:“………………没什么事情。”

  褚逸达听此也似乎安心了,小声的说道:“那就一起走吧。”

  “嗯。”宁云林走在了褚逸达的身旁。两人一路聊着,一开始还有些话说,但两人都不是什么善于言辞之人,地铁刚开动没多久就没话说了。褚逸达趁下班地铁高峰,紧紧的挨在宁云林身旁挤着。宁云林大着胆子抬头看了眼褚逸达,却发现他的脸也很红。但随着挨着宁云林身体的时间增加,褚逸达的胆子也慢慢变得大了起来,仗着身高优势注视着下方的宁云林,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两人坐了十五六站地,终于到宁云林要下车的地铁口。

  褚逸达下了车,却拉住了宁云林的手,宁云林急忙一缩。却没有移步,褚逸达说道:“我们找个地方边吃晚饭、边聊吧。”

  “你不去找你的同学?”

  “我同学其实不住这里,上次和你这么说只是想和你一起下班罢了。”

  宁云林听此浑身开始发烫。紧张无比的随着褚逸达进了一家小饭馆。褚逸达进去后说道:“有包间吗?”

  老板娘爽快的回答道:“有,不过最低消费三百。”

  “行,开上一间吧。”

  宁云林却拉住了褚逸达说道:“不要这么浪费钱,随便吃点,待会有什么事情到外面边走边聊吧。”

  两人就在小饭馆的堂间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褚逸达点完了菜,看着宁云林却始终低着头。又见饭店自己旁边的两桌没人。褚逸达大着胆子小声说道:“小宁,我挺喜欢你的。”

  宁云林此生第一次遭到男生表白,整个脸胀的像个大红苹果一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呼吸却越来越沉重了。褚逸达见宁云林不说话,又说道:“小宁刚才我说什么你听见了吗?我说我挺喜欢你的。”

  宁云林良久之后才说道:“可你和我都是男的。”说完了宁云林竟然哭了起来,宁云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此时哭了起来。褚逸达急忙给宁云林递上了纸巾说道:“你很讨厌我?”

  宁云林用力的摇了摇头。却还是在哭泣。褚逸达见此才安了心,说道:“其实现在这种事情很正常的,没什么的。”

  宁云林这才抬起了头,泪眼汪汪的看着褚逸达说道:“其实你知道吗?我内心是个女人!我虽然每天穿着男式的衣服出门,但里面都穿了丝袜、蕾丝内裤和胸衣的。我不是同志,你懂吗?”

  褚逸达听此却更加喜上眉梢了,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喜欢上你,就是因为你平时长的就比许多女孩还漂亮和秀气。脾气、性格也像个女孩子。现在的女孩子也没你脾气这么好的。”

  “但我又不是个真女人,我是困在男人身体里的女人你懂吗?”

  “你们这样的叫异装癖,你这样的叫CD。我早知道的,你相信我,我会把你当真女人的。”

  “那你家里的父母怎么交代?你就一个妹妹,家里就你一个男孩。”

  褚逸达没想到自己和宁云林还没正式开始,宁云林就想得这么远。褚逸达为宁云林的碗里夹了一阵子菜后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我在上海,父母在石家庄的农村,他们一时半会儿也管不了我。”

  两人吃完饭,漫无目的的在宁云林家附近逛着。褚逸达再去拉宁云林的手,宁云林却没有拒绝。说道:“你真能把我当个女孩子吗?”

  “嗯,你平时男装就比许多女孩漂亮了。人也好,不像现在的女孩这么势利眼。”

  “我们这样的哪能去和人家正常女孩子比。”宁云林哀叹完了,却更紧的握住了褚逸达的手。褚逸达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也用力的握紧了宁云林的手。两人十指紧紧相扣着,再不说话,似乎通过手的接触就能交流彼此心里的感应。

  这个时候两人踱步到一个阴暗角落,褚逸达忽然抱住了宁云林吻了起来。宁云林第一次被人亲吻,即没有拒绝,也没有迎合褚逸达。只是用鼻子大声喘着气、浑身上下都随着自己的心跳一震一震的。褚逸达的胡茬扎的宁云林的脸很疼,褚逸达嘴唇也很厚,他用力的吻着自己,宁云林的嘴唇就感觉牢牢的吸在褚逸达嘴唇上似的、但她却很享受这样的感觉。这就是自己的初吻?感觉太好、太美妙了。自己终于被男孩子亲吻了。

  慢慢的宁云林的牙关松了开来,褚逸达的舌头也伸了进来,先是褚逸达翻动着宁云林的舌头,逐渐的宁云林也大着胆子尝试着用舌头迎了上去。两根舌头紧紧的搅动在一起,宁云林的双手也渐渐的搂紧了褚逸达的后背,并且越来越用力,这个时候宁云林感觉到了自己的丹田部位被褚逸达一根硬硬的东西顶着。宁云林却更加激动了。

  褚逸达的嘴从宁云林的嘴上移开了,从宁云林的脸匣上逐渐往脖子处亲了起来,口中还气喘吁吁且激动的说道:“小宁我爱你、你真的太好了………………。”

  宁云林站着享受这一切,闭着眼睛喘着粗气说道:“别叫我小宁了,叫我霖霖。”

  “霖霖我爱你、霖霖我爱你………………你真美。”褚逸达一边吻着宁云林、一边动情叫道。

  两人干柴烈火的纠缠在一起,褚逸达似乎有些忍受不住了,贴在宁云林的耳边说道:“今晚你做我的女人好吗?”

  宁云林只是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两人分了开来。褚逸达解开了脖子上衬衫的扣子,大声喘着粗气,说道:“我租的房子,不是单间,房里还有个室友。去你家行吗?你家不方便的话就开房。”

  宁云林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褚逸达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XT也硬了起来,支起了一个小帐篷。虽然自己断用激素快一个月。但好久没有勃起了。宁云林见此却感觉天塌地陷一般,也不知道为什么挣开褚逸达就飞快的跑了。

  褚逸达快步追上了宁云林扳过她的身子急道:“你怎么了?你觉得这样太快的话我可以等的。”他不明白宁云林在一瞬间反差如此之大究竟是怎么了。

  宁云林哭着哀嚎道:“不是的,不是你的错………………,你不懂的,你放开我。”宁云林说完拼命的挣扎开了褚逸达的怀抱飞奔着回去了。不明所以的褚逸达只是在身后一声声的叫喊道:“霖霖、霖霖……………………。”宁云林听着褚逸达的这一声声的叫喊声,却哭的更厉害了,也奔跑的更快了。

  宁云林一路哭着飞奔回到租房中,一进外屋就从厨房里操起了把菜刀,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她前所未有的感觉到XS多出的一点是那么的丑陋、恶心。宁云林内心狂喊道:“你这个多余的东西为什么长在我身上!这是为什么!”现在她心里只是一个念头,就是想把这个丑陋的东西怎么用刀除去。正在这个时候房门开启了,小蓝还未完全进屋,就叫道:“霖霖啊,刚才我上超市买东西,看见你和一个………………啊呀我的妈呀,你这是要干什么?”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小蓝从超市买来的东西全部掉在了地上了。小蓝和宁云林同住快半年了,却从来未见过宁云林如此狰狞恐怖的面容,还脱光了裤子提着把菜刀就站在厨房。小蓝又尖叫了一声,地上的东西也不要了,转身就跑了。她以为宁云林是犯神经病了,怕宁云林一刀把自己宰了。

  小蓝这一声尖叫似乎使宁云林有些清醒了过来。她放下了菜刀提起了裤子,又将小蓝掉在地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回到了自己的屋里颓然的往自己的房里一躺。泪水却又流下来了。

  小蓝刚才在超市门口见到了宁云林携手一个男的一起走着,便是一阵兴奋。心想原来这个宁云林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背着汪恺也在外面找男人。汪恺知道了这事情那就有热闹看了。(在小蓝心里,宁云林就是汪恺的情人和炮友,不然怎么上次汪恺肯为宁云林掏钱。)但小蓝又转念一想,经过这半年的相处,其实这小宁为人特别老实,屡次受自己的欺负也没反抗过什么。后来也没仗着汪恺的势来压过自己。前几次自己被打伤了,还是她帮着自己抹跌打药的。小蓝想到了此处,内心较量了好一阵,才放弃了看热闹的想法。反而想回去提醒宁云林该怎么保密,再传授和炫耀下自己偷情找备胎的心得。

  但看了刚才一幕,小蓝再也忍不住了。一路惊叫着飞奔下楼,就拨打了汪恺的电话。汪恺看到是小蓝的来电,以为这家伙还是不甘心胖子的事情,想借着什么事情敲胖子的竹杠。汪恺皱了皱眉头接起来了电话。但刚接起电话就听见小蓝在电话那头神色慌张的说道:“汪哥不好了,宁云林疯了,她真的疯了…………”小蓝语无伦次的说着。

  “到底怎么了?你把话给我说说清楚。”

  “电话里说不清楚了,反正你快来吧,再不来恐怕要出事了。”

  汪恺挂了电话,本来不想赶过去的。毕竟他和宁云林也不过萍水相逢的数面之缘罢了。上次在小蓝家救了宁云林上医院也不过是不忍心当面见死不救罢了。汪恺估摸着大概是小蓝又惹了宁云林,并且把这个老实丫头惹急了成豹子了,小蓝招架不住了才向自己求救的。这就和前几天自己在同志酒吧门口看到的两个伪娘为了点琐事大战一场的道理一样。这种事情在圈里见怪不怪了,自己也不是小蓝和宁云林的什么人,不想凑这热闹。但汪恺在家捧起了书又翻了几章后,又想起了刚才小蓝惊慌失措的语气,担心起了宁云林。宁云林两次来自己的家里和自己一番长谈,却又什么事情没发生的就走了。这样的朋友自己似乎还真没有。宁云林真发老实人脾气了把小蓝宰了也不是闹着玩的和自己所愿意见到的。汪恺扔下了手中的书,先给宁云林打了电话。却是长期的无人接电话。汪恺更加担心了,跑下楼启动了自己的车往宁云林租住的地方赶去。

  汪恺刚到楼下,就见小蓝坐在花坛的石阶上。汪恺怒道:“你他妈的又怎么惹这个宁云林了?”

  小蓝急忙摇手道:“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管我的事情。”

  “到底怎么回事情?”

  “我告诉你,你可别对我发火啊。”

  “快说!”

  小蓝咽了口口水,又看了眼汪恺,大着胆子说道:“刚才我上超市买东西,看见宁云林和一个男的,手拉着手在压马路。我回来本想问问那个男的是谁,再劝劝她别那么骚,有你这么好的老公怎么还不嫌够呢。但我刚开门还没说话,就看见宁云林拎着把刀,还脱光了自己的裤子。脸上的样子别提多吓人了。”

  “后来呢?”

  “后来我就逃了啊,她发神经真的把我宰了。谁给你打电话啊。到时候你戴了隐形的绿帽子自己还不知道…………。你说对吧?”

  汪恺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不想解释什么。对着小蓝说道:“走,和我一起上去。”

  小蓝的头摇的像波浪鼓一样说道:“要上去你上去,我可不上去。前面我被她的样子吓死了。”

  “把你家的房门钥匙给我。”汪恺拿过了小蓝的钥匙,飞奔着上楼了。

  汪恺进了开了外屋,见宁云林的房门也没关,汪恺借着月光看见宁云林躺在自己的床上。房里灯也没开。汪恺进去了,打开了宁云林房里的灯。宁云林才意识到屋里进来人了。而且来的是自己的知心好友汪恺。汪恺坐到了宁云林的床边,如往常一般刮了小宁云林的鼻子笑道:“宁宁怎么了,哭成这样,生谁的闷气呢,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也不接?”汪恺把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着平缓和自然,以免刺激到宁云林。

  宁云林刚才手机响了好久,起先几个电话都是褚逸达打来的,宁云林不敢面对褚逸达、也不知道该如何与褚逸达说。只得将手机放在一旁仍由手机响着。此时宁云林在床上用着泪水涟涟的眼睛,看了汪恺一阵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头扎到了汪恺的怀里。汪恺只得抚着宁云林的背轻声说道:“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没事了。”不一会儿汪恺的胸膛上的两层衣服就被宁云林的泪水浸湿了。宁云林却只是哭着,什么话也不说。汪恺见她哭得不停,一边抱着宁云林,一边轻轻的抚着她的背脊柔声说道:“刚才听小蓝讲,你和一个男孩手拉手在附近走着。那个男孩就是你上次和我说的小褚吧。他刚才欺负你了?”

  宁云林在汪恺的怀里哭道:“没有,他很好。只是………………。”宁云林却说不下去了。

  汪恺现在也被宁云林弄得有些一头雾水了,他原本以为是褚逸达对宁云林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汪恺此时却只能平静的说道:“到底怎么了,你信的过我老汪的话,就和我说说。不想说的话,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不是的,汪哥你是好人,你是我来上海之后见过最好的人。只是………………。”宁云林又哭了一阵,等自己情绪稍微平复点后才将事情哭着说了。最后说道:“我现在这样真的没法面对小褚。我想到下面这玩意就恶心,我不是同性恋,我想做个真女人。但我现在又不是女人,这太恶心了。”

  汪恺听明白了宁云林的意思,却不知道该怎么开解这个宁云林。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把下面切了就完事了?汪恺始终认为这种阉割手术有些无聊。但这话从自己这个直男的性观感角度来向宁云林说简直是火上浇油。汪恺只得继续轻抚着宁云林的背。

  “汪哥,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变性,变性之后再找男友。不然我现在这样真的无法面对他们。”宁云林语气坚定的说道。

  “那你在老家的妈妈和姐姐怎么办?”

  刚才还坚定无比的宁云林听到汪恺提到了自己的母亲和姐姐,一口气又松了下来。长长的叹了口气后说道:“我也不知道。汪哥你说该怎么办?”

  汪恺思索了良久后说道:“不管怎么样,这是件大事情。我想你先这么打算吧。即使你要手术,也要十几万的费用了。我想你现在也没这钱对吧。等你攒够了这钱,到时候再想这事情怎么样?现在你想的再多,就是你母亲和姐姐答应了,你也没钱手术,不也白搭?你这事情长着呢,也不是今天你发愁就能愁出来的。”

  “那现在小褚怎么办?”

  “呵呵,你就和他拉拉手、亲亲嘴就这么心疼他啊。他真爱你,就是十年八年的也会等你。不爱你,你手术的再完美不也没用。反正你现在这样也没办法面对他。你就这么和他说吧。”

  宁云林听此沉默了良久后,叹了口气说道:“也只能这样了,就不知道小褚愿意不愿意等我了。现在谁会有这耐心啊,再说他也就刚认识我。”说此宁云林又哭了起来。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喜欢自己的男孩,并且自己也对他有感觉。刚开始却就要结束了。

  汪恺替宁云林擦着眼泪,没正经的说道:“他不等你,老汪我给你垫底。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吧。”

  宁云林看了眼汪恺后认真的说道:“汪哥,不管你怎么看我。我把你当哥哥的。但你不能乱想其他的事情,我们不可能的。”

  汪恺听此莞尔大笑,自己的一句没正经的玩笑,宁云林却这么认真。汪恺捏着她的鼻子轻轻的摇了摇。说道:“我要想把你怎么着了,你的那个小褚恐怕现在就要滚出上海回老家了。”

  宁云林也笑了起来,看了汪恺后说道:“我以后还是叫你汪哥行吗?”

  “随你”

  “再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老叫我宁宁不叫我霖霖呢?”

  “你不觉得叫霖霖的人乌泱乌泱的,俗的要命。你本来就姓宁,名字里有宁字音的要比林字音的少多了。我还是觉得叫宁宁好听些。”

  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若有若无的敲门声,小蓝在门外扯着嗓子却不敢大声的叫道:“霖霖、汪恺你们都没事吧?”

  汪恺放下怀中的宁云林,为小蓝开了门。笑道:“我俩现在别提多好了。今天谢谢小蓝大美女给我报信了啊。改明儿我单独请你吃饭。就我俩。”说完汪恺在小蓝脸匣上吻了一口,又看着她的眼睛放了下电。说完转头看着宁云林说道:“宁宁,你汪哥今天和你古德拜了。”说完向宁云林飞了个飞吻,扬长而去。

  汪恺走后,小蓝大着胆子看着屋内的宁云林一阵,见她神色已经正常了。小声的说道:“你真没事了?”

  “嗯,刚才只是发神经而已。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谢谢你刚才通知汪哥来看我。你刚才掉在地上的东西我帮你都收拾好了,放在灶台上。你看看有什么摔坏的,我买来赔你。”

  “这个不用了,以前也没少蹭吃蹭喝你。汪恺没把你怎么样?”

  “把我怎么样?为什么啊,他一直对我很好的。”

  “他不吃醋你和那个男孩的事情?”

  “什么和什么呀,你想哪里去了?我和他真没什么的。我就把他当大哥哥看。他也把我当个小朋友看待而已。”

  “你真不是他的GF?”

  “我只把他当大哥哥,却不喜欢他这样的做BF,他虽然人很好,但太花了,心眼也太多。我喜欢简单、阳光的男孩子。”

  小蓝听此觉得这个宁云林单纯和理想化到脑残的地步了。上海这样的欲望大都市,简单、阳光的男孩子,差不多能和傻B画等号了。这种傻B也只有脑残的日剧、韩剧里有,要么是性无能。还和汪恺这样的人来哥哥妹妹那一套,这个小子是吃素的?汪恺怎么也转性了,开始玩起了柏拉图?小蓝觉得他们两个都整瓶整瓶的吃过脑残片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